煤三方交易利益链揭秘:掺假煤炭流入电企--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煤三方交易利益链揭秘:掺假煤炭流入电企

胡仁芳

2011年06月16日09:41    来源:《证券日报》     手机看新闻

  一位煤炭企业营销经理透露,掺假煤炭存在巨大利益,这是电厂内部人员和煤企的一场交易。

  “同一家火电厂化验从不同煤矿拉去的两车煤,出来的结果是,人家的煤热值有5000大卡,咱的只有4800大卡。并且,行内人一看就知道,化验结果为5000大卡的那车煤中明显掺了许多煤矸石。”刘彤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他是一家煤炭企业的销售经理。

  然而,对于煤炭企业和火电企业,刘彤所说的问题已经成为这个行业公开的秘密。煤炭企业惨杂使假的方式之一就是把一文不值的煤矸石碾碎,混在优质煤炭中销售给火电厂。

  这样已经掺假的煤炭竟能轻松进入电厂,还能卖到一个好价钱,“这就是电厂内部人员与煤企的交易了,肯定是收了其中一家的好处费。”一位煤炭行业专家指出。

  而煤炭中间商,也就是“倒煤商”则成为中间维系这种交易的重要推手。

  煤矸石:固体废物却有着煤炭的身价

  “现在的煤矸石都找不到,直接掺杂在煤炭中当成煤卖掉了!可不像以前煤矸石都是没人要的,矿上都当垃圾随便处理了。”刘彤对记者指出。

  昔日,作为在采煤和洗煤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物,煤矸石一文不值,而今,在煤炭价格一路扶摇直上的过程中,煤矸石的身价更是一路狂奔,直接与煤炭价格齐平。实现的方式便是如刘彤所说,披着优质煤的外衣,卖出优质煤的价钱。

  据公开资料显示,煤矸石就是在采煤和洗煤的过程中排放的固体废物。是一种在成煤过程中与煤层伴生的一种含碳量较低,比煤坚硬的黑灰色岩石。

  “搞煤炭的人都懂,煤炭是有纹路的,颜色比煤矸石要黑。”刘彤指出,“并且煤矸石很重,煤炭轻些。”

  从煤炭开采来看,若生产1亿吨煤炭,就会排放1400万吨左右的矸石。从煤炭洗选加工来看,每洗选1亿吨炼焦煤,就会排放2000万吨左右的矸石;每洗1亿吨动力煤,排放的矸石量有1500万吨。

  而以2005年为例,国内各类煤矿生产煤炭总量为1045亿吨,排放的矸石量约为20亿吨左右。若这20亿吨的煤矸石中有一半被掺杂在煤炭中卖掉,以现在接近最低价约500元/吨的重点合同煤价来计算,对煤炭企业来说,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

  而这些掺了煤矸石的煤炭运到电厂可能要比不掺的煤炭更能卖出一个好价钱,看似有违常理,但在现实中是存在的。这也就是刘彤向记者指出的另一个问题。

  煤质化验中的猫腻

  “两个矿都要卖煤给同一家电厂,细看,你发现别的矿运去的煤炭中有不少煤矸石,但电厂化验出的结果却是人家的好。”遇到这种情况,刘彤表示,“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可以选择不卖。”

  化验出的热值看似差距不是很大,而不同热值的煤价却远不是毫厘的差距了。

  在秦皇岛港6月15日交割的几笔动力煤中,记者了解到,热值为5000大卡的一笔订单,它的成交价为756元/吨,热值为5200大卡的成交价为793元/吨,热值为5500大卡成交价为845/吨。

  也就是说,你运去的煤炭热值实际上有5200大卡,但只给你5000大卡的价钱,平均一吨煤损失37元。若热值为5500大卡,按5200大卡计算,中间的损失就在每吨52元左右了。而另外一家,煤炭的实际热值可能远远低于化验出的热值,却能以高价成交,相反每吨多赚了几十元。

  煤炭的热值可能并不是化验人员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但是否掺入了煤矸石以及煤矸石掺入的多与少,对于从事煤炭以及火电的内部人员来说,看出个大概也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鉴于煤矸石与煤炭还是有明显的区别的,对于买家火电厂来说,怎么能看不出来?

  “看出来也不会说的,肯定是人家给了电厂相关人员好处费了,之前早已经通过气了。”刘彤指出。而他的观点,一位煤炭行业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认同,并且指出,“这中间是有利益关系的,已经是这个行业公开的秘密了。”

  “交易煤”拉出的三方利益链

  供火电厂使用的煤炭分为三种,一是重点合同煤,二是交易煤,三是市场煤。

  中间的交易煤则是维系煤企内部人士,电企内部人士以及“倒煤商”之间利益关系的重要载体,它的价格介于重点合同煤和市场煤之间,比重点合同煤高一些,比市场煤低一些。

  “其实也就是惯了一个名而已,”一位接近政府监督部门的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但这中间涉及到的利益关系却是相当复杂。其中,‘倒煤商’是中间的重要推手。”

  而本报记者曾在煤电系列报道《煤炭物流有成本黑洞 倒煤利润三方均分》中已经指出了,在煤炭交易过程中三方分成的现象。而该接近政府监督部门人士也表示,“这也就是他们明知道煤质不好还要买的原因。”

  同时,他也提到了自己曾经有一次去辖区所管电厂调研工作时,电厂人员指出,库存煤炭煤质一般的问题。他当时就质问电厂负责人,你既然发现了煤质不好,当时化验时就看出来的,为什么还要买回来?“市场上那么多煤,你说他偏偏买掺杂使假的,可见中间是有利益关系的。”该人士对记者表示。

  “倒煤商”是中间的纽带,“他们的关系网都是你想象不到的,重点合同煤你拿不到,但他能拿到。我也有煤,你也有煤,都想卖给电厂,很多人都是找他们来实现的。”

  这样一来,多了一道环节,但却多出三方都要从中得利的人员,那么,这些利益都要在煤价里被消化掉。

  煤价上涨 电厂难辞其咎

  “我曾经开玩笑说过,随便拉出一个电厂的科长都是很大的一个蛀虫。”上述接近政府监督部门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这笔交易中不需要中间人,他们也非得找一个自己的亲属之类出来充当。这样才能有从中间获取利益的理由。”

  那么这样一来,“即使电厂拿到了国家的重点合同煤,但最后成交的煤价每吨还得多出来个30元或50元左右,甚至更多。”

  4月份,湖南出现了火电企业因煤价过高拒绝发电的情况,“他们是真的买不起煤了,”该接近政府人士继续指出,“之所以煤价现在涨到这个程度,发电企业也是有责任的。个别人员自己获利的同时,也搞乱了这个市场。”

  巨大的利益诱惑也使得该位人士用“煤炭电力的黑社会”来形容现在煤炭的营销。“电厂化验,同样的煤,你的热值成了5000大卡,我的只有4800大卡。煤炭营销黑,电厂内部也黑,内外勾结。”

  虽然现在煤炭属于卖方市场,但电厂对煤炭的需求量很大,也很稳定,双方结账也比较方便。这就使得煤炭企业也在找寻各种与火电企业合作的机会。

  只是,目前来看,“这个市场还是很乱的,没有规范。”该接近政府人士指出。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