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部委要求各地清理整治高尔夫球场--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十一部委要求各地清理整治高尔夫球场

张奕

2011年06月23日08:16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5月26日,北京清河湾高尔夫俱乐部。本报记者 薛珺 摄 


  近日,记者从权威渠道处获悉,国家发改委、监察部、国土部、环保部等十一部委日前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发改社会[2011]741号),要求各地开展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并在今年6月底前,将本地区所有球场名单及违规球场清理整治情况进行汇总并上报国家发改委。

  【整治对象】 2004年停批前后所建球场

  这份标明“特急”的文件指出,近期一些地方无视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下称《通知》)和国务院有关文件要求,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占用大量耕地和林地资源,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为保护耕地和林地资源,坚决制止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现象,经国务院同意,在全国开展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

  此次整治的对象包括:《通知》印发前(即2004年以前)未按规定履行立项、规划、用地和环境影响评价等建设审批手续建设的高尔夫球场;《通知》印发后开工建设的高尔夫球场。

  据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统计数字,截至今年5月份,全国共有高尔夫球场600家左右,而在2004年禁令下发时,这一数字为170家。这意味着,有超过400家球场都是清理整治对象。而在北京,2004年仅有不到20家高尔夫球场,目前已有70多家球场。

  【违规内容】 球场占地逾50%为耕地

  此次文件要求,所有球场一律不得占用耕地、天然林和国家级公益林地,占用耕地、林地的必须全部退出,尽快进行复耕和恢复森林植被。

  文件还列出了“重点督办严重违法违规项目”,包括:占用耕地面积超过球场总面积50%的球场、在自然保护区或者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内建设的球场、非法屯垦河湖影响防洪安全的球场、非法占用公共资源建设的球场。

  如果有球场在此次彻查中隐瞒不报,“一经检查发现,一律予以取缔”。

  【补救措施】 “灰色地带”球场或可正名

  不过,这份文件也给大多数长期游走在“灰色地带”的高尔夫球场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文件提出,对违法违规行为已经完全纠正、整治措施全部落实到位的高尔夫球场,可由发展改革、国土资源、环境保护、林业等部门为其重新办理相关手续,并重新从高缴纳相关费用。

  ■ 北京高尔夫球场现状

  北京有多少个高尔夫球场?业内人士介绍,如果按照市内来算,北京市内的球场是70多家,而包括北京、河北、天津周边以北京为主要目标市场的球场大概接近100家。

  北京的高尔夫球场基本按照“一环两带”分布。

  所谓一环就是第一道绿化隔离带,围绕着五环周边,从四环一直到六环周边,这个环上有超过15家球场。

  所谓“两带”,一条带是永定河,一条带是潮白河,潮白河还有一条支流叫温榆河,这两条河两岸有大量的球场。其他的球场零星点缀。

  本报记者 张奕

  以“绿化”之名 高球场从20扩至70家

  在2004年国家停止审批之后,清河湾、奥园等高尔夫球场以不同方式通过审批并正常经营

  在北京,高尔夫球场对环境的影响弊大于利。球场草地的养护要用到化肥、农药、除草剂等,这些药物可能渗入地下水造成水源污染;其次,高尔夫球场需要耗费大量水资源,很多球场并未采用循环水,而是直接抽取地下水或者用自来水浇灌草坪。北京的土地、水资源都是稀缺资源,无法承载太多的高尔夫球场。——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

  高尔夫球场圈起来只有一小部分人交钱可以进去打球,这显然与本来的公众绿地用途相违。公众有权维护自己的权益,要求高尔夫球场重新变回绿地。政府有可能和企业签订了相关的合同,但是在公民权益受损的情况下,合同也是无效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张昕

  【违规】

  鸟巢旁又建奥园高球场

  奥园工作人员林丽(化名)透露,奥园高球场在发改委是以“绿化用地、体育项目”名义通过审批,营业执照上登记“体育俱乐部”。

  近日,本报曾报道“鸟巢旁建清河湾高尔夫球场违规用地被查”,投资方为“清河湾国际高尔夫建设管理有限公司”。

  6月6日,该公司在鸟巢旁投资兴建的另一家球场——奥园高尔夫俱乐部高尔夫练习场,在礼炮声中正式开业。

  据了解,奥园高尔夫球场自2005年动工,到2009年开场,其动工时间和开业时间均在2004年停止审批高尔夫球场之后。

  奥园工作人员林丽(化名)透露,奥园高球场在发改委是以“绿化用地、体育项目”名义通过审批,营业执照上登记“体育俱乐部”。其建设用地是向附近村里租赁的,租期50年。

  2004年国家禁建之后,奥园高球场是以什么名义在发改委立项,又以什么名义从国土部门取得用地资格?就此问题,自6月初,记者多次致电北京市发改委和市国土局核证,并应其要求传真采访提纲。截至记者发稿,近半个月,市发改委和市国土局未予答复。

  对奥园高球场的审批问题,市发改委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

  然而,2004年之后,国家明令禁建高尔夫球场,建设单位又是怎么以绿地名义通过层层审批?

  【方式】

  以绿地名义升级为球场

  在清河湾高球场所在地马坊村,村长陈兆东说,“这片地方是北京第一批绿化隔离带,本来种了杨树,养护管理的费用很大,后来以绿地升级的名义就弄了一个球场。”

  “2004年以后,一个球场要建起来的可能性,在法律上不存在。”一位经营高尔夫球场的高管透露,不过,每个球场都有渠道拿到政府部门的通行证。“猫有猫道,鼠有鼠道。”

  在清河湾高球场所在地马坊村,村长陈兆东说,“这片地方是北京第一批绿化隔离带,本来种了杨树,养护管理的费用很大,后来以绿地升级的名义就弄了一个球场。”

  那么,奥园高球场又是如何操作成功的?

  奥园高球场工作人员林丽说:“北京六七十家球场,没几家是拿到高尔夫用地资格的。但我们球场肯定是安全的,你想想,鸟巢附近这样一块地不是什么人都能拿得下来的。”

  采访中,记者提出看球场在工商局的营业执照和发改委的批文。林丽说,这些文件因为“太敏感”,属于“绝密文件”,只有正式交钱入会后才能提供。

  奥园的会籍价格为46.8万元,年费5000元,目前已有150多名会员。“因为球场的位置很好,政府的人都会来打球。”林丽说,“还有就是商务人士比较多。”

  【核查】

  工商注册没有“高尔夫”经营信息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球场首先要通过当地发改委审批,具体发改委批的是什么项目不一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批文里面绝不会提到‘高尔夫’的字眼。”

  据介绍,现在审批高尔夫球场,“一般用得比较多的是绿地、体育用地、休闲公园等名义。”工商注册中,很少能看到涉及“高尔夫”的信息。

  记者登录北京市工商局网站核实一些高尔夫球场的注册信息时发现,2004年之前修建的高尔夫球场,其工商注册信息会标明其经营范围包括“高尔夫项目”。例如:叠泉乡村俱乐部2003年注册,其注册信息包含了“经营管理高尔夫球场、高尔夫训练场、高尔夫训练学校”等内容。

  然而,修建于2004年之后的高尔夫球场,再没有“高尔夫”三个字。

  记者核查到清河湾高尔夫球场,其在工商的注册名为“北京清河湾乡村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法人“吴国庆”,经营范围为“体育项目经营”。

  奥园的负责人罗锦潮名下注册的北京奥园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2007年)经营范围包括“体育运动项目经营(不含棋牌);园林绿化服务”等。

  除此之外,银泰鸿业高尔夫球场,注册名称为“北京银泰鸿业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器械健身;体育活动项目经营;租赁体育器械;会议服务;承办展览展示”等。

  其实,在北京的高球场,工商注册没有涉及“高尔夫”业务的不只是以上几家。

  【利益】

  村委会每年坐收200万租金

  清河湾负责人介绍,球场每年需付给当地村民的土地租赁费500万元左右。

  在北京,2004年禁令之后高尔夫球场越建越多,这是政府、开发单位、当地村民等多方利益博弈的结果。

  以清河湾高球场所在地马坊村为例,村委会对占地修高尔夫球场表示支持。

  村长陈兆东说,原来马坊村对林地的养护成本很高,效果也不好,“林子里都是别人倒的垃圾,树也死得多。而绿地升级后,绿化比原来强得多,人家管护、绿植都很好。”

  除此之外,经济上还能获益。清河湾负责人介绍,球场每年需付给当地村民的土地租赁费500万元左右。从2010年开始,政府每年仍给被征地村民相应的绿地财政补贴,球场付的土地租赁费也按合同约定逐年升高。

  陈兆东介绍,高尔夫球场修建前,政府每年补贴村里2元/平方米的绿化隔离带养护费。粗略计算,清河湾球场建起后,就马坊村一个村可以坐收超过200万元的年租金。

  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韩烈保说:“2004年之前,每年只修建20个球场;从2004年到现在全国平均每年建设60个球场,唯一的解释就是社会需求。”

  【互惠】

  投资方:“我帮你绿化,你来完成指标”

  另一名资深人士说:“清河湾和奥园建设得非常晚,(投资方)本事大,谁的门路多,就能过得好一点。”

  万柳高尔夫俱乐部建于2001年,是北京第一批在绿化隔离带上建设的球场。总经理詹国勇介绍,当时万柳处于城乡接合部,环境脏乱差,还有沙尘暴。因此,政府决定在四五环间规划一圈绿化隔离带。

  不过,这样大面积的绿化,政府承担起来很吃力。于是,万柳等数家高尔夫球场投资方找到政府洽谈:“我们告诉地方(政府),我来帮你绿化,你来完成指标;你收到国家补贴,我给你税收,一年给你多少钱,我还给你提供就业机会。”

  在此背景下,鸿华、北辰、北湖等球场先后在四五环一带兴建。不过,他们属于2004年禁令前所建,清河湾与奥园则在禁令之后建。另一名资深人士说:“清河湾和奥园建设得非常晚,(投资方)本事大,谁的门路多,就能过得好一点。”

  【根源】

  政府部门节省开支收高额税

  韩烈保说,高尔夫球场成为政府解决绿化问题的一个“聪明”选择。

  高尔夫球场的存在,无形中也成为政府开源节流的捷径。“2元/平米的绿地养护费那是几年前的价格,如果现在政府要自行养护绿地的话,养护费至少4元/平米。”一名高尔夫球场高管透露。

  由此,政府可以省下修建、养护绿化带的大量资金,另一方面还能从球场收取高额税金,企业所得税的税率能达到25%。这些都远高于一般体育项目税率。

  “我们每年纳税2000多万。”清河湾负责人说。

  另外在永定河上游也分布着17家高尔夫球场,也是以生态环保的名义修建。韩烈保说,高尔夫球场成为政府解决绿化问题的一个“聪明”选择。

  据介绍,建高球场给政府省下大笔治理永定河上游环境的费用。“这些高尔夫球场至少得到了水利部门的首肯。”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