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材价格飙涨成药你命 疯狂中药谁助推--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中药材价格飙涨成药你命 疯狂中药谁助推

2011年06月27日09:00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5月27日,浙江省磐安县新渥镇中药材市场的一位摊贩正在展示今年暴涨的太子参样品,去年到今年,太子参价格暴涨了10倍。王定昶 摄

  看得起病却吃不起药 “疯狂中药材”谁助推

  新华网杭州6月25日电(记者黄深钢 商意盈)“就一个月工夫,怎么贵了这么多,连中药都吃不起了。”杭州市民张女士到药店买川贝,打算用来炖梨治疗咳嗽,却发现1克川贝已经涨到了5元多,一般炖梨需要5克川贝,炖一次光川贝就得花上30多元。

  过去一直以“简、便、验、廉”面目示人的中药材,近期涨势汹汹,被网民惊呼“药你命”。坊间甚至流传,有药厂为了降低原料成本,不惜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更引起市场焦虑。

  老百姓:中药成了“药你命”

  记者从中药材市场了解到,常用中药材呈现出“涨”声一片现象。杭州百年老字号方回春堂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去年3月份黄芪进货价格为每公斤30元,目前涨到88元;太子参进价从每公斤70元涨到700元,一年涨了10倍;三七进价从每公斤70元上涨到300元。

  中国中药协会从全国300多个站点收集的数据统计显示,今年5月与去年同期相比,所监测的537种中药材中,有371个品种价格上涨,占总量约69%。其中涨幅超过100%的品种占总涨价品种的12%,太子参、白前、土龙骨等涨幅还超过400%。

  中药材涨价直接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老百姓“看得起病却吃不起药”,而一些经销商和药厂则开始以次充好甚至制假售假。

  “药不像水果,贵了可以不吃,这些中药是不得不买的。现在一个疗程的中药涨价在10多元到20多元,翻了一番。”杭州市方回春堂馆长汪立流说。

  药价的高涨也直接助推了一些经销商和药厂开始以次充好甚至制假售假。杭州胡庆余堂药业有限公司副主任中药师王森泉告诉记者,添加原料已经开始在源头上成为中药材市场“潜规则”。“我们原来加工一斤人参需要5斤鲜人参,现在只要2.5斤。因为在人参产地,原来是蒸人参,现在是用糖水煮人参,让人参吃重,分量一下子就上去了。”他说。


  5月27日,浙江省磐安县新渥镇的药商陈双福正在介绍他刚刚高价收购的中药材浙贝母,他说:“今年的中药材价格暴涨,但他的利润远远不如去年”。新华社记者 王定昶 摄

  药农、采购商、零售商:为维持客户亏本硬撑着

  49岁的陈友德坐在田头,望着脚下一大片浙贝母种植地,深深叹了口气。他所在的浙江省磐安县新渥镇是浙贝母的主产地。

  “现在每公斤贝母是比年初贵了30多元,也才不过90元左右,早几年还涨到过300多元呢。”陈友德说,这些年西药涨了多少中药却一直是“地板价”∩这些年不但化肥农药涨价,连临时雇工工资也从每天50元涨到了100元,如果药价再不涨,农民就只能越种越亏了。

  药农、消费者为何对中药材价格感受大不相同是不是中间流通环节利润过高采购商、药厂、零售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叫苦不迭,安徽亳州中药材采购商刘友福说:“油费、人工费什么都涨,今年是生意最难做的一年,但为了维持客户亏本也得做”。

  刘友福介绍说,川贝现在拿货价一般为每公斤3700元到3800元,出售价格为4100元到4200元。“一公斤川贝运输费大约为5毛,税费要200多元,还有人工费和损耗,每公斤川贝我们也就赚个70到80元。”他说。

  记者了解到,在中药材销售环节中,零售环节加价最大,毛利率在40%左右。汪立流说,对于中药材零售商来说,40%的利润是属于正常范围,现在的中药材涨价已经让他们倍感压力。“现在做的就是亏本买卖。卖出一公斤黄芪我们只能赚4元,这里面还要损耗,还有处方费用、人工费用。”他说。


  5月27日,浙江省杭州市一家中成药企业的工人正在生产中成药。中药材价格的暴涨致使中药企业的成本大幅增加。新华社记者 王定昶 摄

  药价“过山车”现象何时休

  “中药材价格一般5年就有一个行情。”在采访中,不少药农和经销商说,在他们看来,药价坐上“过山车”是常情。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分析说,此轮中药材涨价的直接原因有三个:一是供需失衡。随着近年来社会对中医药的重视程度提高,导致中药材的需求量上升,而近年来自然灾害增加,洪涝、地震、干旱等都造成中药材减产。二是因为中药材储存时间长,也存在部分药农和经销商人为囤积。三是缺乏完善的药材储备,市场调控难度大。

  一些基层干部和专家说,除去这些“表象”原因,深层次的原因就是我国中药材行业发展长期以来存在信息不对称,流通渠道混乱、层层加价,缺乏国家指导价格等问题。

  王森泉分析说,此轮涨价直接促使了不少药农大范围种植中草药,这可能会造成下一轮药价大跌。他预计,黄芪价格很可能在今年年底就会回落。但在磐安,记者随机在田头采访的不少药农认为,下半年甚至明年,药价还要涨。

  此外,中药材流通中间环节过多,损害供需双方利益。据了解,药品零售商一般从医药公司进货,医药公司的供货商则是呈现金字塔状的层层采购商,一般中药材从药农到老百姓手中需要经过8个环节。同样的药品经过中间环节层层“盘剥”,价格相差巨大。

  记者采访发现,胡庆余堂直接向产地采购黄芪、川贝、太子参价格分别大约为每公斤35元、3000元、240元,而记者在零售商方回春堂的进货单上看到,这三种药材每公斤进价分别为88元、4300元、700元。仅在这3种药材中,价格相差最大的便达3倍多。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药用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肖培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药材价格的难题就在于这个指导价如何定下来。因为定价标准就需要有质量标准,但是中药目前就缺这个,这也是一直困扰中药材发展的命门所在。”

  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徐伟伟说,一方面要完善产销对接,优化物流配送,减少流通环节,降低流通费用。另一方面监管部门要加大打击力度,避免以次充好、制假售假、硫磺熏蒸等非法行为,保证中药疗效和群众用药安全。“一些错误消费观念也会助长某些中药材价格,使用中药并不是药物越多越好或者越贵越好,中药就是应该‘简、便、验、廉’。”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