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不必过度“围观”裸婚现象--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加藤嘉一:不必过度“围观”裸婚现象

2011年06月30日08:46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手机看新闻

  


  6月9日,演员文章(左一)、姚笛(右一)看剧组送上的“大存折”。当日,都市情感电视剧《裸婚时代》在北京举行开播新闻发布会,导演滕华涛携文章、姚笛等主演到场。新华社记者金良快摄

  继反映80后住房观的《蜗居》之后,电视剧《裸婚时代》再次引起网络大讨论。

  “裸婚”,即没有房子、没有汽车、没有婚礼、没有蜜月旅行,没有结婚钻戒,双方只需花费9元钱领证就算完成结婚。在中国互联网上,有人坚持爱情至上,更多的则是以亲身经历现身说法,告诫年轻人不要太天真。当代中国人正在以跨越年代和行业的形态,高度、密集地关注年轻人走进社会、实现家庭传承这一过程中,所出现的种种问题。

  一项网络调查称,80%的男性赞成裸婚,而70%的女性觉得裸婚绝对不可行。“安全感”似乎是当代中国人的第一需求。买什么都贵,做什么都难,看什么都烦,去哪里都闷的恶劣环境下,“房子”必将成为安全感的第一来源,车子更多是炫耀面子的途径。年轻人应有的自信似乎被当前现实挤压得支离破碎。

  作为看着日剧长大的日本人,我并不认为裸婚是一种丢脸的行为,我甚至觉得很浪漫。两个人从“什么也不是,谁也不知道”开始,租一个“蜗居”,从零开始,携手像蜗牛一样一步步往上爬。没有比这张“白纸”更加纯白而又令人感到浪漫的事情。

  在日本,也有对“裸婚”的讨论。但与中国不同的是,日本年轻夫妻讨论是否选择裸婚,通常是讨论要不要钻戒、去不去旅行等,无论裸婚与否,房子和车子从来都不是考虑的前提条件之一。

  这并不等于日本人对房子和车子没有兴趣和需求,一味要求结婚时有房有车在物质上不现实,在观念上也没必要,在两个人共同经营生活的旅程中,慢慢考虑,经济条件上允许时落实即可。经历了经济高速增长期的日本长辈们说,对当年的青年男子来说,要有房有车是理所当然的物质需求,甚至涉及到面子问题,当然,也不至于结婚那一刻就要必备。一名60岁的日本某企业老板跟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事,不要做梦。”

  或许对中国年轻人而言,裸婚是基于对现实无奈,而被迫采取的一种现实主义态度。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他们所承受的物质和精神压力不小,比如激烈的就业竞争环境、不断高涨的物价、靠一辈子的工资都买不起的房子、照顾上一代和生育下一代的结构性压力……如果我是中国男人,这些客观因素肯定令人崩溃。

  我并不鼓励中国人裸婚,但我认为以暂时的忍耐来换取未来的幸福没有任何问题。这不是判断好坏的价值问题,而是基于“正视现实,面向未来”的方法问题。至于一名中国男人能否坚持裸婚路线,恐怕取决于如何克服来自社会的压力,即在面子问题上能否挺得住,以及如何克服来自家庭的压力。

  对父母们而言,也应更加理解年轻人,采取更加实际的态度去爱护他们。父母们首先需要了解的是,年轻人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从何而来。在我们看来物质生活丰富,精神生活满足的人不一定就幸福,因为他的幸福感可能来自于流浪。裸婚的出现表明,中国年轻一代的观念正在慢慢转变,社会不必过多“围观”增加其压力。(日本旅华作家加藤嘉一)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