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聚焦钱流:谁解温州中小企业资金之渴--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央视聚焦钱流:谁解温州中小企业资金之渴

2011年07月05日08:51    来源:中央电视台     手机看新闻

  聚焦“钱流”

  温州天石电子倒闭 资产被债主分光

  《经济信息联播》报道,前一段时期,我们栏目曾集中报道过浙江广东一些中小企业的资金困境,有不少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不得不面临倒闭。而下面我们要来关注的这家企业,境况则更加严重,这家企业名字叫做天石电子,在温州乐清市,随着近日的倒闭,这家企业厂内的物资,被众多债主搬运一空。我们的记者在现场看到,天石公司前后共有3栋五六层不等的办公楼,每层都有七八间办公室。据附近的工人说,公司里有点用的材料都被抢空了。大理石铺成的楼梯边缘显得光秃秃的,不锈钢扶手早已不翼而飞,甚至连一楼窗户里的铝合金栅栏都被拆走,埋在墙里的电线也已经被撬走。

  昔日经营有方 天石电子为何一朝倒闭

  《经济信息联播》报道,大家都会想到这样的问题 这样一个原本很像样的企业,为什么突然倒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债

  主?难道他借了巨额的债务么?据记者了解,天石电子所在的地块和厂房加在一起也有上亿元资产,当地人猜测说,企业老板连这么多资产都不要了,肯定是欠了比这还多的债务。这家天石电子的企业到底欠下了多少钱?又是怎么走向倒闭的?

  在乐清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网站上,记者查到,天石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8月,注册资金2058万元,经营范围主要是电子线路板仪器仪表制造、加工、销售。在公司主页介绍里,记者看到,天石公司厂区占地面积6000多平方米,员工有500多人,公司拥有雄厚的技术力量和精湛的制造技术,以高严密的结构和高精度的工艺在同行业中享有很高的信誉。这样的公司实力在公司的合作伙伴中也得到了印证。

  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合作伙伴张未波告诉记者,利润有百分之二三十,这个行业像这样的企业一年轻松赚个三五百万是没有问题的。

  那么这样一家运营良好的企业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倒闭了呢?在乐清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网站上,记者看到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叶建乐。在公司遗留下的废纸堆里,记者正好找到了董事长叶建乐的名片,记者多次拨打名片上的号码,手机始终是关机状态。

  在公司厂区遗留下的资料里,记者看到这样一份签于2009年付款协议,截止2008年底,甲方天石电子有限公司欠乙方机器租金257539元,而这样欠租金、拖欠货款的事在天石电子有限公司似乎时有发生。

  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合作伙伴张未波告诉记者,欠员工工资五六个月的都有, 经常欠货款

  记者在多方了解中得知,天石公司在多个地方都有投资项目,一些项目并没有让天石带来好的效应,成了天石倒闭的导火索。而且天石公司在生产环节上的一个重要手续一直未获批,导致银行对其部分信贷资金进行压缩,公司使用了其他一些非正规的融资手段,可能是造成该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

  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合作伙伴张未波告诉记者,老板经营不善,借了很多钱,战线拉太长,股票亏了,今年股市不好,就亏了。

  温州企业 扩张之路走得太远终成不归路

  《经济信息联播》报道,虽然天石电子的具体倒闭原因和债务情况,目前还有待于政府部门进一步的调查,但我们的记者也了解到,这半年来,温州当地,像天石电子这样倒闭的企业,不止一家,像温州乐清的三旗集团,原来是以电缆为主业的企业,但在货币政策扩张期间,这家企业频频投资房地产、酿酒等多行业,最终破产。还有当地的霸力集团,这家企业南下广西开矿,先后将数千万元砸在了矿上,最终资不抵债、老总外逃。

  一个地区的企业,不断出现倒闭的情况,这的确值得经济界高度的注意和研究,什么原因,让温州的企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究竟是不是外界所说的融资难,难倒了这些企业呢?我们记者在调查中,听到得更多的,是温州企业家说的这样一番话,他们认为,以前社会资金很充裕,一些企业盲目扩张,不熟悉的领域,也盲目投资,如今的现状是银根紧缩,部分企业出现这样的倒闭情况,并不是倒在原有的产业上,而是倒在盲目做大的道路上。

  从2008年开始,温州人开始带着大量的民间资本走出温州,房地产、高科技项目是吸引这些民间资本的重点区域,也有不少资金聚集到买楼、开矿、股市、收藏品、期货、农产品等领域。

  企业人士告诉记者,基本离不开房地产、市场,再有钱的人还得向银行借,明白吗?哪个项目好,大家都愿意做,看到钱谁不愿意做。

  在2010年,乐清市政协曾经做过这样一项调查,被誉为低压电器之都的柳市镇,全镇规模以上的企业,70%以上利润却不是来自电器,而是来自其他投资。温州市人民银行的一项调查也显示,从2003年起,温州市企业家对实体经济扩大再生产就产生了严重的信心不足,更多的企业都把实业当作融资平台,并借力民间借贷,参与投资外省市项目。

  企业人士告诉记者,打个比方说厂房可以升值,产房可以拿来投资,你的公司可以赚钱。  或者叫别人企业担保。投资可以赚钱,厂房升值也可以赚钱。

  《乐清日报》深度调查记者梁梓表示,有一点的跟风,是这样子,还是比较盲目的。因为毕竟大家都说这个一直在涨,有钱赚的,就是很盲目的下进去了,被套掉了,亏掉了,爆仓的也是比较多的。

  成本优势尽失 温州实业资本大转移

  《经济信息联播》报道,乐清目前倒闭的一些企业,问题的症结都是在此前的投资上出现了不小的偏差,外界一直在传言的资金紧张导致企业倒闭的传言,看来有失偏颇。部分企业不爱实业爱投资,不爱本地爱外地,这样的投资扩张理念,在眼下的温州,究竟是一股潮流,还是个别的现象呢?一个实体经济高度发达的温州地区,为什么留不住企业资本,为何会出现这些情况呢?我们到企业发展的背后。

  这位企业主在乐清办工厂已经有五六年了,这段时间,原材料成本的上涨让他备感压力。

  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个是电源线,电线里面的发热元件都是铜的。这个铜,现在可以说每一天都在涨。铜的现在应该是差不多到七万了。应该有七万多。几乎差不多涨价了九千。08年左右到金融危机以前,涨了三分之一多了

  除了原材料的上涨,今年以来的用工荒又导致人力成本急剧上升。

  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我们按照一天八小时的工时算的话,去年是应该大概在1500左右,到现在为止都已经调的了1800元。

  今年入夏以来,温州各县区又陆续出现阶段性的限电现象,一些企业甚至要面临停三开二、停二开三的用电困境。

  汇率、限电、用工、工资、原材料价格,多项因素让温州企业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温州市经贸局监测的数据显示,2011年前三个月,温州眼镜、打火机、制笔、锁具等35家出口导向型企业销售产值同比下降7%,利润同比下降30%左右。这些企业中亏损的占1/4多,仅三成企业利润保持增长。行业平均利润率为3.1%,利润率超过5%的企业不到10家。

  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再说有些产品都是欠帐的。有些六个月进帐或者三个月以后进帐,他的钱已经本身就很紧张了。他投资进去了,特别是有些材料比较昂贵的那种企业,它会越来越难撑。银行的利息还不算,还有高利贷,还款利息包括借款的利息加起来你根本没利润。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企业选择了去外省市寻找更高回报的项目,也有一些企业选择把厂房迁移到西部省份,或者条件更好一点的地方。

  企业人士告诉记者,有实力的企业外流,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民间资金有,都是流到外面去,谁没有几百万。

  《乐清日报》记者梁梓认为,我觉得这个是应该接下去特别是政府部门在转型升级这块需要考虑的,需要一个转型升级的过程。

  谁解温州中小企业资金之渴

  《经济信息联播》报道,乐清原有的实业资本开始大量外移,而另一方面,留下来苦苦支撑的中小企业主,得应付成本上涨、电荒人荒的压力,随着自身产业优势的日益丧失,银根紧缩,成为了压倒这些传统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市场上的钱究竟紧张到怎样的

  程度呢?

  这里是乐清市合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它是乐清3家经过政府批准营业的小额贷款公司之一。这几天,公司总经理金鑫正在发愁,越来越多没法从银行贷到款的中小企业都排着队向他求助。

  浙江省乐清市合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金鑫告诉记者,就是我们现在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就是说以我们现在的规模远远满足不了这种微型企业的需求。

  为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2008年浙江就已经开始试点成立小额贷款公司,规定只贷不存,贷款利率可在银行的利率的基础上适当上浮。但记者统计了一下,乐清共有3家小额贷款公司,可供贷款总额也就在十个亿左右,这个数字对于乐清的上万家中小企业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乐清市处置民间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张守奎告诉记者, 基本上算补充作用,肯定有用,但有多大的作用,在我市来说比例太少了。

  由于政府对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和股东参股资格有着严格的要求,很多民间资金并不能进入小额贷款公司周转,这也就把民间游资挡在了门外。

  浙江省乐清市合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金鑫告诉记者,我们这个等于说程序都是非常严格的,你如果要增加那个注册资金的话,还要经过等于说是省金融办审批的,所以说我们对这一块,就是说你两个亿放在这里,你再融资一个亿,三个亿,你就只能做这三个亿,你如果有多余的钱你要放进来,这有一定的程序的,你要经过省金融办的审批。

  挂羊头卖狗肉 寄售店真实身份是高利贷

  《经济信息联播》报道,银行的远水解不了中小企业的近渴,而小额贷款更是杯水车薪。在正规钱流难以运行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一些民间资本却是暗流涌动。我们的记者在温州调查时,就发现当地寄售店遍地开花,寄售店本来委托贸易的方式,那么温州街头这些寄售店真的是做贸易的吗?他们寄售的又是些什么货物呢?继续来看记者调查。

  在温州乐清的一条街上,记者数了数,短短几公里的路上,就有大大小小五六家寄售店,这些寄售店门脸都不大,店里基本就是几张办公桌,几台电脑,走进店里,记者发现一点不对劲,整个寄售店并没有任何代售的商品和产品宣传单,见到记者,这家寄售行的工作人员并不急着问记者要卖什么东西,而是开口就说起利息,只要记者拿车或房产证过来抵押,就能在这里贷到款。

  寄售店负责人告诉记者, 有的贵,有的便宜,贵的话一般一天三四十块钱,一般都这样,乐清贵点,乐清四十五十,我们直接把车放在那里抵押,一天50元钱。

  记者粗略换算了一下,如果借100万元,一年之后连本带息要还280万元,年化利率居然高达180%。寄售店负责人坦言,寄售店只是个幌子。

  寄售店老板告诉记者,其实车也不卖的嘛,不卖的,车只是个幌子,这是一种民间的非法集资,他这个没有法律保护你,这是钻法律的空子,真的,总的来说这种东西就是钻法律的空子。

  寄售店负责人说,他们在注册的时候,就登记成二手车、二手房、黄金首饰等物品的寄售店,做账时也分内账和外账,以逃避相关部门的检查。因为这样的寄售行注册资金只需要5万元,回报利润又非常丰厚,有点闲散资金的人都盯上了这块蛋糕。

  寄售店老板告诉记者,反正整个温州都差不多。如果真的去政府批,这个贷款是不可能批到你的范围里的。那是不可能的。整个温州都一样。2344一样是什么意思?一样就是擦边球一样,就是擦边球,就是寄售这一行。

  除了这些寄售行,记者还在温州发现,民进资本在这里异常活跃,一些典当行、担保公司也加入了放贷款的行列。

  中共温州市委党校 经济学教研部副教授诸葛隽告诉记者,民间融资的生意,利润会更多,这个有很多管理上的不规范。0317法律上不允许,但是私底下这样操作。因为银行资金比较紧张,贷不到款了,所以出现这种介于非法和不非法之间的这种灰色黑色的形式就非常多了。

  温州市金融办近期对350家企业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今年一季度末,企业运营资金构成中,自有资金、银行贷款、民间借贷三者的比例为56:28:16,银行贷款占比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个百分点,民间借贷占比则提高了6个百分点。温州民间资金规模达6000亿-8000亿元,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刚刚进行的一次民间借贷问卷调查,发现有89%的家庭或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
(责任编辑:徐子涵)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