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价猛涨推物价上涨 专家开出"规模化经营"药方--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肉价猛涨推物价上涨 专家开出"规模化经营"药方

2011年07月13日15:40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看新闻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观察》报道,最近一段时间猪肉价格的涨幅比较大,成为了影响物价上涨的一个重要的因素。7月4日至1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后召开四次经济形势座谈会,分别听取部分省政府负责人、企业界负责人和经济专家意见和建议。温家宝强调,要实行扶持生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增加市场供应,促进市场稳定。

  此前,温家宝在陕西考察时也指出,猪肉消费是群众的刚性消费需求。稳定猪肉市场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有关部门要立即行动起来,尽快恢复和出台扶持生猪生产的政策,向市场发出稳定信号。同时研究治本之策,跳出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实现平稳健康持续发展。

  据了解,有迹象表明有大量的养猪散户正在撤离养猪业,这被认为是推动猪价上涨的因素之一。那么,就目前猪肉价格暴涨的形势来看,大量散户撤离养猪业与猪肉价格上涨之间是不是存在因果关系?猪肉价格暴涨,有没有炒作等其它因素在作祟?经济之声特约观察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认为,养猪户应该正确看待猪肉生产周期,并扩大养猪规模,增强抗波动能力。

  养猪户不应该现在撤退

  主持人:猪肉价格一片涨声,按说养猪户应该是大赚一笔,但是我们看到的报道却说:以明星养猪户、女大学生猪倌郑娜为代表的养猪散户却在这个时候撤离了养猪业。郑娜认为,现在的猪肉价格与像她这样的散户撤离养猪业存在因果关系。大量散户的撤出,让生猪供应减少,推动市场价格上涨。您认为,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撤出?散户撤离养猪业是不是导致猪肉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

  袁钢明:这个不对,养猪户不应该现在撤退,而应该现在进来。因为现在猪肉价格上涨,是养猪户赚钱的好机会。前一段时间,养猪户撤出了,造成猪肉生产的减少,其实这是生产猪肉的一个周期。2008年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到现在2011年刚好三年,我们现在又延续着以前出现过的三年一个的养猪周期。开始先涨,然后进来的人太多,养得太多,又变成了过剩,又变成了降。

  去年3月份的时候,统计数据表明猪肉价格下降了8%,而上个月一下子上升57%。猪肉生产周期造成了很多养猪户承受不猪肉价格的下降。去年,因为价格下降,很多养猪户撤出了,但并不是养猪户的撤出造成了猪肉价格的上涨,而是猪肉价格的下降造成了养猪户的撤出,因为养猪户养下去会亏损,随之就造成了现在养猪的人不够,猪的产量不够,因而造成了现在猪肉价格的上涨。

  猪肉猛涨炒作因素较少

  主持人:除了“猪周期”、天气等因素带来的物价上涨外,有人说炒作是猪肉价格上涨的又一推手。他们说,“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去年以来很多“三字经”都证明了这一点,您觉得现在猪肉价格猛涨,有没有炒作的成分在里面?

  袁钢明:炒作因素比较少。因为猪肉和生姜、绿豆不一样,绿豆的可储存性很强,而猪肉夏天怎么储存?猪肉的囤积需要冷库,成本就上去了,炒作起来不合算。当然,猪肉价格一上涨,很多卖猪肉的人也会趁机哄抬物价。但是,猪肉和生姜、绿豆的炒作完全不一样,因为猪肉是短期性的、可保鲜的能力比较弱,炒作起来不太容易。

  现在养猪成本的上升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叠加因素。比如,最近一段时间粮食价格的上涨,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成本的上升,都是推高猪肉价格上升的叠加因素。但是这些都是是附带因素,主要因素还是生产周期。

  主持人:目前,市场上还有一个传言说,中国大批购进美国猪肉,美国猪肉期货价格开始上涨。据媒体报道,在本周一的交易市场上,美国猪肉商收到4000多个来自中国的订单,引发了美国猪肉价格上涨。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1年4月中国从美国购进1.07亿吨猪肉,与去年同期的360万吨相比有大幅增长。请您来分析一下,我国目前是否存在需要大量进口猪肉的现象?

  袁钢明: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还是合理的。这说明我们现在的市场,或者是流通商,或者是国家的有关部门,他们的反应速度很快。现在这个世界是联动的,不能光靠自己本国的生产来解决本国的需求。我觉得出现这种情况应该是一个好事,有利于减缓我们国家现在猪肉价格上涨的态势。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相反我们还可以对猪肉价格的下降抱有预期,这是件好事。

  主持人:去年韩国的白菜也是因为缺乏,做泡菜的白菜因为大量的需要,价格出现了大幅的上涨,为了应急韩国从我们国家的山东地区大量购买白菜,这个事其实的性质和我们从美国买猪肉的性质是一样的,对吗?

  袁钢明:对,这样很好。现在运输快了,信息也快了,动作都很快。咱们不能光靠咱们自己的农民养猪,养猪还得养三个月才能催肥,还不如靠其他的地方,现在美国那么远都能很快把猪肉运过来,这是一件好事。

  散户多规模小致周期型现象难应对

  主持人:我们再回到最近大家频繁提到、您刚才也强调的生猪产业的周期型现象问题。既然这个周期是无法避免的,那么应该如何应对周期型现象产生的问题?

  袁钢明:很难应对。因为现在问题比较严重,我们国家散户多,散户都是各自分散决策,而且决策的期限又比较短,不是一种长期投资,没有抗击波动的能力。我们在周期的时候访问过个别的养户、散养户,他们说如果是大户就有能力抵抗,明明知道现在猪肉价格很低,但是大型养殖户不会撤出,可以挺过这一关。大型养猪户能有实力挺过这一关,将来高涨的时候他们也能够占到先。所以说大型养猪户可以在低谷的时候不撤出,在猪肉价格上涨的时候能够支撑供给。我们国家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散户太多,养猪户的规模太小,所以我们下一步真正要对抗这个问题,就要扩大养猪规模,要增强养猪户抵御波动的能力。

  主持人:另外,您刚才提到饲养成本的问题,我们能不能够采取一些方式,比如说成规模化经营后可以采取机械化作业,是不是也可以来降低一定程度的成本呢?

  袁钢明:这个很难说,因为养猪不是机械化的问题,而是粮食本身的价格问题。如果要想把成本稳定下来,最重要的是粮食生产要稳定,也就是粮食价格不能随季节的变化波动得太厉害。所以根本上要加强农业生产的生产技术,养猪的机械化不一定能够降低成本,有时候养猪的机械化成本可能更高,因为养猪户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熟悉和渐进过程,我觉得关键是农业生产,或者粮食生产成本要保持稳定。
(责任编辑:聂丛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