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实名制仍有黄牛倒卖车票 检票环节被忽略--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动车实名制仍有黄牛倒卖车票 检票环节被忽略

2011年07月18日08:01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昨日,本报记者从北京站黄牛手中购买的开往长春的D23次动车,票面显示乘客身份为李某。


  6月1日,北京南站,工作人员在验证入站旅客身份。昨日,记者暗访发现,动车查证并不严格。本报记者 杨杰 摄

  今年6月1日起,全国动车组统一实行购票、乘车实名制。

  按照铁路部门的想法,此举将对打击非法贩卖火车票,预防、减少列车上犯罪行为,解决售票难、买票难等问题,提供帮助。

  昨日,本报记者走访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实名制实行月余,“黄牛”的触角,已经伸进了动车组实名制售票的体系之内,即时出票、提前预订、代购,已成为“黄牛”的经营项目。

  而乘车实名检票的环节也完全被“忽略”,车站工作人员“查不过来”的答复,使“冒名”乘车成为可能。

  暗访

  ■ 购票

  不需身份证 加收五六十元

  黄牛之中分上下线,下线掮客每张票提成二三十元

  昨日10时30分,北京站动车组实名车票售票厅内,显示屏提示,当日往长春方向动车已无剩余车票。

  在售票厅驻足的5分钟内,三人先后与记者搭讪,“去长春、沈阳、哈尔滨吗?要哪天的票。”

  “要动车票?你跟我出来。”一位40多岁、略胖的东北妇女看了一眼巡视警员,将记者带出售票厅。

  记者提出要乘坐当时开往沈阳北的动车。胖大姐随即电话遥控,拨了三通电话。

  “今天没(到)沈阳北的了,我这有长春的D73次动车,一等票,355(元)。”胖大姐说。而该车次车票票面价格是299元。

  “绝对是真的(票),根本不用(你拿)身份证(购票)。检票时根本没人看。”胖大姐欲打消乘客“实名制”的顾虑。

  记者与东北妇女交流时,一位20多岁的东北男子将记者拉到一旁。

  “她(东北妇女)是黄牛里的苦力(最下线),手里根本没票,得通过摈缝儿(音,意为掮客),每张拿二三十块钱提成。”小伙子说,“你从我这买,马上就有票。再加30元钱我服务到家,帮你登车。”

  记者借故离开,13时许,记者决定买票,东北小伙在电话中回复“早就卖出去了”。“早”字的声音拉得特别长。

  提前预约 黄牛代购

  黄牛称销售实名制“冒名”车票以订票为主

  电话中,东北小伙称,昨日17时18分发车的D23次列车,还有一张到长春的二等车票。票面价239元,他的售价则为300元。记者购买了这张车票。

  车票上信息显示,这张车票本属于李姓之人。东北小伙称,这张票是在退票处,从即将退票的乘客手中购得的。这是“黄牛”的实名制车票来源之一,多位黄牛说,买这样的车票得碰运气,并不一定每趟列车都有人退票。这样的票源多属即买即销。

  一位“黄牛”提示,如果保证有票,需要提前两天给他打电话。他可以提前让老板通知“里边人”留票。“你拿不着(的票)我能拿着。我在这就干这个的,没这两下子,我挣啥钱?”

  订票是“黄牛”销售实名制票的主要方式,该方式同样不需要订票者提供有效身份证明。记者询问,他们是否用假身份证订票预留。东北小伙随即否认,“全国联网都能查,假身份证不好使”。但他并未回答用何种方法弄到大量身份证明。

  除了预订,“黄牛”还提供代购服务。

  昨日11时30分许,北京西站售票厅内,多位黄牛称,他们可帮忙代购动车票。“黄牛”们说,他们一般都喜欢弄远途车票,对短途车票则不“感冒”。

  一位黄牛表示,购票时需要提供身份证,一个身份证可购一张票。

  昨日14时10分,记者在北京南站售票厅驻足约半小时,并未看到有黄牛兜售车票。

  ■ 检票

  进出站身份均“免检”

  车站及列车员只看票不查人

  北京铁路局公布的实名制乘车实施细则显示,旅客在购票时需要提供乘车人或者购票人的身份证明,进站乘车、退票时需要出示与票面信息相同的有效证件。

  但在昨天,实名制检票这一环节却被“省略”了。昨日17时,北京站内,D23次列车检票。乘客持票通过检票口时,检票员只看了一眼票面信息,便将车票交还,通过的百余位乘客中,没有一人被要求查看身份证件。“查(看)身份证吗?”有旅客特意询问,检票员答复“查不过来”。记者购票所在的10车厢门前,列车员同样“免检”放行。

  随后,记者跟随从长春开往北京(对应班次)动车的旅客出站,在出站检票时,仍无人核对身份信息。一行三名男乘客议论:全程没人查身份,实不实名制有啥用?


【1】 【2】 

 
(责任编辑:聂丛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