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财评:“权威”评级不能太投机 更不能操纵市场--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财评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三)

人民财评:“权威”评级不能太投机 更不能操纵市场

● 李迅雷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

2011年07月22日00:12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一) 美国印钞还债“贼喊捉贼” 紧盯欧亚债务欲何为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二) 美国不会轻易放弃“量化宽松”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四) 美第三次印钞还债带给中国的两个问题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五) 中国该如何应对美国“天量”债务冲击波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六) 美债背后的“阳谋”:彻底打垮欧元 确保美一国独霸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七) 美债紧逼中国缴保护费 转型迫在眉睫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八) 美遭降级市场反应过激 股民成无辜受害者
  关注美债危机系列评论(九) 标准普尔何以引发金融风暴?
  
李迅雷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

  7月18日,惠誉国际评级发布名为《中国:管理和评级》的中国企业特别报告称,35家中资公司在公司治理或财务掌控方面存在不足,其中有18家公司评级处于“BB”级及以下。惠誉宣称,短期内对于中资公司的指控和调查还将持续。而在此之前不久,穆迪也发布名为《新兴市场公司的“红旗”:中国焦点》的报告,报告涉及61家中资民企,并对其中49家给予“红旗”警示:红旗越多,代表潜在风险越大。

  尽管这两家国际著名的评级机构并没有下调上述公司的信用评级,但通过插红旗的手法或提示风险已经使得上述公司的股价出现不同幅度的暴跌。这一方面进一步印证了国际“权威”评级机构的影响力和权威性,另一方面也是给“权威”评级机构一个思考:如果你的影响力如此之大,那么,在你公布报告之前,是否应该考虑一下评级的审慎原则?或许作为商业性的评级机构,就是为了追求轰动效应而选择了这一时机迫不及待地推出一系列针对中国的评估报告,从而进一步强化评估的商业震慑力。

  我的这一推测是基于以下理由:

  首先,下调评级或提出警示的理由各异,为何要密集发布呢?惠誉在4月12日对中国银行业的违约评级由稳定下调为负面;随后的4月14日,穆迪也马上下调了对中国房地产业的评级;接下来的6月份,标普同样下调对中国房地产业及企业的评级由稳定至负面。7月初,穆迪又根据中国国家审计总署对地方政府债务的审计报告及其他相关报告,得出了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少估算3.5万亿元的结论,并将包括银行在内的几十家在香港上市的国内公司的信贷展望转为负面。可见,下调评级和提出警示的逻辑则各不相同,有从信贷质量下降得出结论的,也有从商品供给失衡的逻辑推导的,还有从政府债务规模庞大的理由得出银行坏账率将上升结论的,更有从公司治理、会计制度不符合国际标准等给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提出警示和插上红旗的。

  其次,在短短4个月内,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对中国的银行业、房地产业以及各类相关行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评级下调或提出警示。这恐怕不属于巧合,而属于策划。所谓策划,就是你某些事情随时可以做,但却选择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时机,如在唱空欧洲的背景下,在全球都在关注可能出现的风险点,在投资人面对欧债危机的风声鹤唳,有点草木皆兵的时候,顺势唱空一把中国,所谓的timing。

  第三,把中国主动调控下逐渐显现的经济如期回落的势头当做对危机将发生的警示来发布,这恐怕有点牵强。如房地产逐步形成的下跌趋势,正是我国对房地产严厉调控的结果,也是决策者希望看到的效果,对中国消退资产泡沫是长期利好。我国十二五规划的年均GDP增长目标只有7%,这虽然难做到,但即便降至8%,也会导致各个行业的盈利增速下滑,但增长可以更持续。

  第四,从评估或评级报告的内容看,似乎有点粗糙,与“权威”国际评级机构的地位不相称,这似乎也是由于调研时间过于仓促,急于追求时效性造成的。如穆迪对中国地方债务少报3.5万亿的结论至少不是建立在充分调研和论证的基础上。你可以对地方债务的审计数据提出质疑,但给出一个差多少的结论就是妄断了。再者,即便中国地方债务问题很严峻,也不能因此而下调银行的评级,因为中国不同于欧盟,无论是国力还是政府的偿债能力。此外,在对中国具体企业插红旗的时候,确实很难认可评估机构在对这些企业调研核查方面的成本投入和评估依据的可靠性。

  因此,评级或评估对增加市场信息的对称度、给投资者提供建议是需要的,但选择一个时段集中提供负面报告,则有操纵之嫌。有人指责这些国际评级机构这样做是为了获得不义之财,我觉得关于阴谋论之说还是需要用事实来证明,不能妄下结论。但也希望国际评级机构在给出评估报告的同时,也应该披露关于更多评估方面的信息,这有利于公众对该报告的结论有一个自己的判断,而不是引起群体性恐慌。

  评估和评级是一门专业学问,但并不神秘,报告的质量既取决于运用的方法是否科学合理,也取决于作者的水平和经验,更取决于调研和数据核实方面的严谨态度。因此,对大的咨询评级机构也不用盲目崇拜。毕竟这些西方咨询机构擅长的多是西方国家的主权风险、行业风险或企业风险的评估,在对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独特市场体制的评价方面,介入的时间并不长。以中国证券市场为例,QIFF的投资业绩整体比不过国内的私募基金,而公募基金中,做得最好的,往往都是中资基金,而非中外合资基金。还需要说明的是,评级机构中做中国宏观、行业和企业的研究人员的从业时间、资历和水平是否与其服务机构的品牌一致,这方面读者并不清楚。

  再者,回顾过去几年,全球知名的投行和咨询机构,都纷纷唱多中国、做多中国,凡是上市公司的业务中有中国业务的,评级可以提高,估值可以获得提升。如今却倒过来了。但就中国的实际情况看,无论是企业的公司治理水平还是成熟度都在不断提升,尤其是在经历了股市泡沫破灭之后,估值水平已经大幅下降,可以说,目前中国企业无论在大陆上市还是香港上市,都处在估值水平的历史低点。而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和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长水平,还是比较高的。在这种背景下,唱空中国经济、唱衰中国行业前景、做空中国企业就显得不合时宜。

  


  惠誉称唱空中资企业报告并非恶意

  美国评级机构醉翁之意不在“股”

  从中国概念股到地方债 华尔街“做空中国”悄然转换

  唱空欧债后又出招 美评级机构“猎杀”中资企业
(责任编辑:杨铁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