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的人民币烦恼--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朱民的人民币烦恼

IMF副总裁新官上任就遇人民币纠纷,朱民的压力来得太快。

张璐晶

2011年08月02日08:52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本刊记者 肖翊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璐晶|北京报道

  朱民信奉《孙子兵法》里的一句话:“赢者示弱。”

  与这句话相匹配,朱民的处事风格毫不张扬、行事低调。这和他丰富的人生阅历相关:从装卸工人到“文革”后首批恢复高考的大学生,从世界银行经济学家到中国银行副行长,从IMF总裁特别顾问到IMF首位中国副总裁……

  7月26日,朱民正式走马上任。这是继林毅夫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高级副总裁之后,又一位中国经济学家在国际金融机构担任要职。

  但他任期的第一个麻烦——人民币估值,已不由分说扑面而来。

  经济学界的“生活家”

  熟悉朱民的人知道,除了平易近人之外,善于用“资产”和“价值”分析现实生活中的问题也是他的特长之一。

  在他曾参与的话题中,两则关于为人父母和大学生就业的生活话题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在第一个话题中,朱民表示“小孩永远在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上,但他绝对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

  在另一期为大学生找工作的节目中,朱民则告诫面临选择的大学毕业生,永远要追求让自己的“人力资本增值到最大”。

  面对从“天之骄子”到“步入社会”的巨大落差,他鼓励大学生努力适应。朱民回忆,他16岁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厂里去做一名扛大包的装卸工人,他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适应,在白天满头大汗的扛大包后,他晚上回家还要拉一段小提琴,正是这种巨大的反差成为他后来改变命运的推动力。

  在和家长们、大学生们讨论的过程中,时任央行副行长的朱民不像是一位在金融界叱咤风云的金融家,而更像一位把抽象的经济学理论融会贯通于生活中的良师益友。

  “我只是个小人物

  与生活中的经济学思考相比,朱民更为人熟知的还是其在工作中的专业水准和“四两拨千斤”的运筹帷幄。

  刚刚上任的朱民是IMF的第四位副总裁。这也是自194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立以来,首次打破最高管理层“一正三副”的模式,增设的第四名副总裁。

  而早在2009年10月,朱民调任央行副行长时也引起了彼时一场关于央行副行长超编的热议。面对非议,他始终选择了踏实做事,低调应对。

  不过能让国内、国际组织先后为其“破例”的事,恐怕也只有朱民才能做到。对此,朱民的回答是“我只是个小人物”。

  朱民的低调和不轻易接受采访,并没有降低人们对他的关注。每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他都会成为媒体“围追堵截”的焦点人物。

  在2010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被记者们团团围住的朱民甚至想以自己“不在央行任职了”的理由脱身(当时他刚出任IMF总裁特别顾问不久)。

  在随后的休息区内,朱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全球经济依然在下滑,复苏迹象较弱,但不会出现二次探底的可能,政府的经济政策会起关键作用。”

  同时他还指出,面对金融危机,除了每个国家都要从国家层面做一些改革金融体制的工作外,不同的国际机制如何合作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而他本人就在“为明确全球金融框架、全球中介框架的理念而努力”。

  当被问及中国希望在IMF中扮演什么样的新角色时,朱民认为,很显然希望看到亚洲国家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更强的实力。不过,他也强调,即使新兴经济体的投票权重有所增加,IMF还是由美国和欧洲国家所主导,比治理结构更加重要的是让所有人都参与对话和决策进程。

  显然,他正在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一年前的设想。

  人民币该升值吗?

  对于朱民的上任,国内国际媒体给出了“一边倒”的赞扬之声。但正如朱民自己所言,当社会对你的关注越高、赞扬越多,你肩负的责任也随之增加。

  朱民的上任,被看成是“新兴国家在国际金融市场地位提高”的重要标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对朱民的任命,是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声音的巨大进步。

  截至今年6月,IMF共有187个成员国。去年11月5日IMF执行董事会通过了份额改革方案,2012年改革完成后,中国的份额将从3.72%增加至6.39%,投票权也将从3.65%增加至6.07%,超越德国、法国和英国,位列美国和日本之后。

  不过也有评论认为,朱民当选副总裁象征意义更大。金砖五国在IMF的投票权加在一起还不够15%,只有超过15%才有否决权。中国人的当选说明“金砖五国”实力比以前强大了,但仍难以塑造新的世界经济秩序。

  《华尔街日报》日前发表了一篇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IMF前官员普拉萨德的署名文章。他认为,拉加德上任后朱民的任命,只是对支持她获得总裁一职的中国的回报。他说,朱民的提任反映出中国在IMF权力结构中地位日益重要,也让人们开始担心IMF日后是否愿意对中国政策做出不留情面的评估。

  不过这种担心很快就被化解。在朱民履新前夕,IMF在当地时间21日发布报告,称人民币被大幅低估23%。这一说法令中国与IMF关系处于“绷紧”之中。也成为朱民正式担任副总裁后面临的首个考验。

  IMF发布的这份报告称,人民币按均衡实际有效汇率法、外部可持续性法和宏观经济平衡法衡量的低估程度分别为3%、17%和23%,敦促人民币升值。

  但这一评估结论随即遭到了中国的反驳。中国驻IMF代表何建雄发布了一份长达6页的声明表示强烈反对。何建雄说,中国外汇储备增至3万亿美元以上的一个原因是,美欧的央行将利率压得太低,导致资本大量涌入新兴市场。

  人民币汇率一直是中国与IMF关系中的“敏感字眼”,也是朱民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后不能回避的重要议题。作为一个被人们期许了太多期望的“新官”,朱民如何促成IMF在人民币汇率等一系列相关问题上公正、公平地发挥作用,也让人们颇为期待。
IMF高层大名单


  姓名: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职位:总裁

  国籍:法国

  简历:曾是法国任期最长的财政部长

  姓名: 戴维·利普顿

  职位:第一副总裁

  国籍:美国

  简历:美国白宫经济顾问

  姓名:筱原尚之

  职位:副总裁

  国籍: 日本

  简历:曾担任日本财务省官员

  姓名: 妮玛特·沙菲克

  职位:副总裁

  国籍: 美国、英国和埃及

  简历:曾任世界银行副总裁

  姓名: 朱民

  职位:副总裁

  国籍: 中国

  简历:曾任中国银行副行长,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