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自肥”扭曲财富分配机制--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央企自肥”扭曲财富分配机制

岳振

2011年05月24日14:34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央企自肥”是制度漏洞长期被忽视所形成的监管痼疾,应该建立财务预算公开制度,修复制度漏洞,让央企收益分配更合理、透明。

  伴随审计署“2011年第12至第28号公告”出现的,有三种声音:第一种是审计署自己说“从审计结果看,17户中央企业总体情况是好的”;第二种是被审计央企自己说已经“高度重视”,并称已经采取了措施,尽力挽救审计中发现的财务和投资问题;第三种是民间发出的责问之声,并对央企滥发薪酬福利的监管和投资决策提出诸多疑问。

  在审计署公告中,仅在薪酬福利管理方面,就查出三家央企违规资金近50亿元,其中,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所属单位发放的问题薪酬福利超过1.5亿元;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薪酬管理违规涉及资金超过9.1亿元;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薪酬管理违规涉及资金达38.92亿元。

  审计署说17家央企“总体情况是好的”,这虽然是一种“审慎客观”的激励说辞,但说实话,恐怕难以打消公众心头疑虑。有人抱怨说“央企赚钱也被批评,不赚钱也被批评”,其实这很正常,如果仔细观察央企赚钱的制度支持,恐怕是行政性垄断和市场独享,如果充分放开,有些央企未必是民间资本的对手。也就是说,在不公平占有资源的情况下,赚钱也不光荣,所以其赚钱不是什么能事,更何况,赚了钱也有可能被中饱私囊;央企不赚钱被批评就更是理所当然了,因为占用了资源,同时又浪费了资源,问题的关键还有,这些资源可能是通过不公平竞争获得的。

  对于被审计央企事后的“高度重视”,恐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可同时,也几乎是把自己设置成为靶心了。为什么“高度重视”要等到被查出问题之后,而不是之前?可以这样去设想“违规前传”:在巨大切身利益的诱惑和驱使下,谋利几无禁区,从上到下抱团违规,不惜掉入财务丑闻的泥潭,也要奋力一搏。所以,之前没有“高度重视”,原因应该就在于小团体利益的捆绑与糅合。

  对于本次处于审计风暴中心的央企,尽管“高度重视”来得迟滞了些,但是有此态度,也应该是值得肯定的亡羊补牢之举。国资委也称“高度重视”审计署公布的17户中央企业财务收支审计结果。同时表示,国资委要求企业领导人员带头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严格控制非生产性支出,降低管理成本,把有限的资金和资源用在企业的改革发展上。

  反观滥发薪酬福利问题,其核心在于监管乏力。实际上,在2010年12月颁布实施的《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经济责任审计规定》中有如下的条款,违反即要被追究责任:“授意、指使、强令、纵容、包庇下属人员违反法律法规、国家有关规定和单位内部管理规定的行为;未经民主决策、相关会议讨论而直接决定、批准、组织实施重大经济事项,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浪费、国有资产(资金、资源)流失等严重后果的行为。”

  但是,从审计的结果来看,类似的规定依然被一些央企负责人所忽视。虽然说已经处理了一批人,但是在违法成本上,并不足以阻挡攫取利益的无数只大手。现在,即使公众肯定了“高度重视”,也相信涉案央企的弥补与挽救会有积极效果,但央企及国企的整体信用危机,在短时间内能基本消除吗?

  这让笔者想起最近由一群媒体人发起的“免费午餐计划”,在一些贫困地区,孩子们中午居然是处于饥饿状态,等到晚上才有饭吃。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设施及其服务几乎是一张白纸。

  像基础教育之类的基本公共服务,应该是政府去解决的事情。但设身处地想想看,贫困地区本身的财政能力有限,还常常被腐败吞噬,那么建立基本公共服务的钱从何来?多是靠转移支付。转移支付靠的是国家的整体财政实力,充实这样的财政账户,理应得到央企及国企的资金支持,但我们看到的是,企业低比例地上缴红利,大部分利润留在了企业自己的腰包里。

  当然,企业自身发展需要留足备用资金,基本公共服务也不能完全靠央企作为资金后盾,但是,如果把一个一穷二白的、靠捐赠支撑“免费午餐”的地区,和动辄用上亿上十亿元资金来为自己职工谋取高额薪酬福利的央企相对比,这样的社会差距,总是会让人不愉快的,引发民众大讨论就不足为怪了。

  央企出现这些问题,如果不是审计署的公报,恐怕难以被世人所知,没有查到的也许更加让人吃惊。修复制度漏洞,是审计的最终目的,也是对监管层提出了一项长期任务。“央企自肥”并不是短期毛病,而是长期制度漏洞被忽视所形成的监管痼疾。因此,在所谓“审计风暴”之后,加紧制度建设才是各方应该做的关键之举。

  对此,审计署称已有相关的审计对策。在国资委方面,也应该有明确的制度建设时间表和路线图。监督的制度核心无非就是公开透明,以求公平公正。因此,建立央企“阳光财务”即财务预算公开制度,不失为一个好的建议,至少在预期收益和预算开支之间建立一种直观的路径联系,能让收益分配更加合理,更加透明。

  总之,从央企的所有制性质上看,其财富的分配应该惠及全体国民,而不是动辄拿钱给企业自己的员工发放高额福利,违规使用资金去给员工建房子,甚至不惜使用虚假发票去对冲违规薪酬账务。尽管三峡集团高调宣称其已收回2.25亿元的职工代垫购房款,但“央企自肥”的众多事实已无法改变。财富所惠及的群体只集中在央企内部,导致既得利益以外的多数人难以享受到本可以拥有的好处,扭曲了本就已经不合理的社会财富分配机制,加剧了社会风险,这应该在实际工作层面得到足够重视。(岳振)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