膨化的GDP与GDP的膨化--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膨化的GDP与GDP的膨化

陈兰生

2011年08月10日09:09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GDP增长“不差钱”,GDP增长无难事,我们创造了一个GDP数字奇迹而非价值奇迹。

  近十年来,中国G D P在世界排名中一直是精彩的,先后超越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2010年以多出4044亿美元的G D P超过日本,正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于我们G D P的真实性,我有所怀疑,我是基于这样考虑的:一是G D P高速增长中劳动报酬占比和居民消费率却是下降的,增长的G D P在哪儿?G D P高速增长中经济社会矛盾愈来愈多也愈来愈尖锐;二是G D P是统计出来的,而统计的客体其社会经济活动是相当复杂的,有许多是没有涵盖的。G D P统计方法是世界一致的,这才有各经济体G D P的可比性。但是,如果一个经济体经济活动脱离一般,出现特殊,细枝末节放大,就可能使G D P统计结果失真,与世界上G D P数据不可比,我认为我国的G D P已出现这种状况,G D P的国民可享用性不可比就是佐证。何以至此?

  膨化的GDP

  我国膨化的GDP主要出现在两方面:

  一是大拆大建膨化了GDP。在我国,拆迁、强制拆迁、野蛮拆迁,以至发展到死人事件经常发生。公共建筑拆迁更是随心所欲,20年前的公共建筑已罕见,十年八年的公共建筑拆除不罕见。有官员称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实际上是没有强拆就没有G D P,强拆暴力就是G D P暴力。大拆是为了大建,大拆大建膨化了GDP。建一栋楼用的钢材、水泥、装修材料和劳动力创造了G D P;拆一栋楼用的机械、劳力和垃圾运力又创造了GDP;再建一栋用的钢材、水泥、装修材料和劳动力再创造G D P。结果,一栋楼的建筑统计上可能是2.5栋楼的GDP。

  二是盲目投资膨化了GDP。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标志性工程;全国200多个地级市,183个要建成国际大都市;当今我国在建摩天大楼(152米以上)200座,5年后摩天大楼总数超过800座,是当今美国的4倍;空空荡荡的“鬼城”,开而不发的开发区,无几辆车跑的高速公路,没几架飞机起降的飞机场;来来往往运车厢的高速铁路,没有会展的会展中心,负债累累的大学城;气派豪华的政府大楼,一些县级政府办公大楼能与欧洲中等国家的总统府媲美……这些都创造了GDP,而GDP的真实性要大打折扣。

  那么我国的GDP膨化到什么程度呢?估计膨化部分占G D P总量的1/4左右,即10万亿左右。膨化的GDP对经济社会产生什么后果呢?

  G D P,无论怎么说,它应是国民创造的社会财富,G D P增长应是社会财富增长。经济发展水平国际比较中,G D P总量和人均G D P是最主要的指标。我国人均G D P4000美元,也称人均国民总收入4000美元,跨进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在G D P高速增长中,劳动报酬占G D P比重从1995年的51 .4%降至2007年的39.7%。居民消费率由1999年的46%降至2009年的35%。劳动报酬占G D P比重和居民消费率分别比世界一般水平低20个百分点。这就是说我们创造了一个G D P数字奇迹而非价值奇迹。正如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说,如果一个社会的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是不得人心的,并且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注定会威胁社会稳定。

  膨化的G D P是无效G D P,不能给我们带来收入的增长。但是,这样的G D P也是投入相应的货币创造的,同样在市场上追逐有效价值物,成为通货膨胀的因素。目前我国广义货币M 2/G D P是180%,剔除膨化部分就是240%,通胀压力远大于统计数字。发出的货币覆水难收。

  GDP的膨化

  在中国,G D P增长无难事,增长“不差钱”,这在应对金融危机中有集中表现。

  央行职能错位。中央银行的主要职责是稳定货币价值,人称“央行是物价保护神”。《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货币政策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而促进经济增长的手段就是超发货币,难怪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直言道,过去30年,我们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快速发展。2007年我国广义货币M 2/G D P比值已是1.5,超发货币推动物价上涨2008年初高达8.7%,只是因金融危机而中止。2008年底中央政府4万亿投资计划出台,央行应声而动,2009年M 2增长29.7%,2010年再增长19%,两年增长近50%,而G D P增长19.5%,货币增长是G D P增长2.5倍,致M 2/G D P达183%,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捆(不是一根)稻草,通胀压力无可遏制地爆发,C PI节节升高,以货币币值不稳定促进了经济增长。

  商业银行行政化。国家级和地方商业银行国有资本绝对控股,董事长总经理政府任命,以保增长为己任。因为超发货币经借贷环节才能转变为G D P,中央政府4万亿投资计划出台,商业银行应声而动,迅速放贷,2009年贷款增加10万亿,2010年再增加近8万亿。

  贷款放到哪里?政府和国有企业项目。由此形成投资行政化、G D P行政化。G D P竞争,投资饥渴,饥不择食,有项目要上,没项目创造项目也要上,G D P在项目大上快上中膨化。

  本文提出G D P膨化问题尽管涉及了通货膨胀、超发货币、收入增长缓慢、消费率低、银行行政化诸多问题,但不是经济问题的全部。我国经济问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互为因果。解决问题则重当期轻长期,重局部轻全局,重相机抉择轻制度规则,举措相互冲突打斗。解决问题的举措自身就是导致其他问题的因素,往往一个问题解决了,又带出另一个问题。当前中国,解决诸多经济问题,体制是个纲,纲举目张。改革政府主导型经济体制为市场主导型经济体制要比其他解决方式实在得多。当然,市场主导经济也有企业家误判形成的投资失败,但它可被其他企业家高效投资所化解,这就如熊彼特所说:“一个伟大企业家的正确可以弥补无数企业家的错误。”GDP膨化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也就解决了,或者说其他问题解决了,G D P膨化也就不存在了。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立场,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聂丛笑)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