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来华,请买门票?--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巴西首征“托宾税”

热钱来华,请买门票?

谈佳隆

2011年08月16日07:41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phototex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谈佳隆|上海报道

  7月27日,巴西政府颁布一项金融措施,决定对外汇市场的期货美元交易开征1%的金融交易税。

  这是金融危机以来,第一个向“热钱”开征“托宾税”的国家。

  去年11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曾撰文指出,中国可以考虑对现货市场外汇交易进行征税,并严格限制商业地产领域的外商投资,以此作为遏制短期热钱流入的举措之一。

  夏的言论曾一度引发了人民对于中国是否应该动用“托宾税”应对热钱的讨论。事实上,同为新兴国家的巴西也正饱受美元“热钱”的袭扰,美元贬值造成巴西货币雷亚尔升值,巴西企业担心外贸出口失去竞争力,更担忧外国进口产品乘机抢占巴西国内市场,挤垮巴西工业。

  “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所造成的损害是类似的。中国政府应该抓住机会推动托宾税的征收。”中国银监会首席顾问沈联涛在上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是否应该征收托宾税的问题上,折射出了国际性的政治经济博弈。目前来看,中国监管层仍比较犹豫,并没有明确表态。”

  监管缺失下的套利诱惑

  众所周知,世界上大部分发达国家已实现货币的自由兑换交易,并发展了一系列衍生金融产品,进而形成了全球性的外汇交易市场。但由于外汇交易市场是主权国家货币之间的市场,一直以来都缺乏统一的监管机构。

  此前有一种观点认为,全球日均外汇交易额在万亿美元左右,与单一国家的股票市场相比力量尚微,无法真正控制市场,从而威胁该国经济。

  金融危机之后,整个外汇交易市场的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10年12月,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过去三年间全球外汇市场交易规模快速扩大,目前的日均交易额已达4万亿美元,除了高频交易等技术原因之外,外汇套利交易迅猛增长加剧了全球货币的动荡。

  夏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金融危机之后,全球主要的经济体都靠发货币来应对危机,美国的两轮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美元流动性增加,但由于美国本土缺乏套利机会,大量美元涌入新兴市场国家,热钱推高了这些国家的货币,诱发了这些国家的通货膨胀,加剧了资产泡沫。”

  风险与收益对等是投资的基本法则,然而目前的外汇交易套利却并非如此。目前,仅以存款基准利率来衡量的中美利差已超过3%,加之人民币兑美元今年或升值5%,这意味着几乎无风险套利收益可达到8%。

  “稳赚不赔,全球哪里有这么好的生意。”在沈联涛看来,要防止热钱涌入,只有通过征收托宾税来使得投资收益有起有落。

  不过,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方星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是否有必要推行托宾税仍然有待思考:一方面,如果托宾税的税率很低而套利收益很高是无法抑制热钱涌入的;另一方面,托宾税将触及一些现有利益集团和有些国家的利益,比如说国际性投资银行的利益,这种博弈也会影响托宾税征收的可能性。
“托宾税”动了谁的奶酪?


  “我们已经看到了全球贸易自由化的好处,反对的经济学家很少,而国际金融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全球资本自由化,人民币也已经提出了国际化的时间表,而提出征收‘托宾税’显然是倒退的政策,为了眼前防热钱的目的而牺牲全球资本自由化的愿景是得不偿失的。”某国际知名投行在华高管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显而易见,托宾说作为一种针对外汇交易的税收,客观上会影响从事外汇套利交易的金融机构,这包括本土从事该业务的银行,也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及全球性各大对冲基金

  沈联涛认为,托宾税对政府来说既是税收,也是监管,可以通过征税来了解谁在买谁在卖。

  他表示,以香港经验为例,港元跟美元、港元跟日元、港元跟英镑的交易基本是在OTC(场外交易市场)柜台外的交易,不是在央行里结算,如果征收托宾税,就可以强迫外汇套利者在监控的系统内进行结算,帮助监管层甄别清楚谁在操纵市场,谁在做杠杆交易,一有操纵,要么叫停,要么加税,监管层有很多不同办法控制这个问题。

  早在2009年8月,国际金融危机正在逐步发酵,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洛德·特纳曾经提出通过托宾税来遏制狂热的高频交易,但紧随其后就遭到英国财政部的否认。

  方星海表示,虽然英国金融局有主张重拾托宾税,但英国也不会这么做,因为英国有着大量从事外汇套利和买卖金融机构,征收托宾税势必会受到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

  新兴国家先行,欧盟或跟随

  6月29日,据路透社报道,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计划在2014—2020预算框架下,推出金融交易税,并希望通过征收托宾税,能每年增加近500亿欧元(710亿美元)的预算收入,以期欧盟能够在2014年实现“自给自足”。

  这不是欧盟第一次动托宾税的念头。今年年初,法国总统萨科齐表示,对开征托宾税达成共识是2011年法国担任G20轮值主席国期间计划实现的主要目标之一。

  夏斌告诉记者,全球的基本问题是财政赤字、税收不足。由于金融危机,很多国家通过发债来刺激经济已经债台高筑,通过托宾税的改革方案增加国家税收也有助于减缓财政的压力。

  在沈联涛看来,在托宾税的问题上,欧盟已经表现出支持托宾税的态度。此前,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表示,很多国家现在都在筹备托宾税,如果中国应对不当或者措施不力的话,也会对自己的经济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目前想要进入中国的热钱太多,此时不收门票几时收?现在热钱想进来,你说可以,我给你赚,但是你要购门票。这个时候是中国跟国际谈判的最好时候,你失掉了这个良机,人家就不听你的了,你缺钱的时候是人家跟你谈条件而不是你跟人家谈条件,”沈联涛说,“中国如果推行托宾税的机制,会对财政有利,对监管有利,对未来保持金融稳定有利。”

  托宾税(Tobin Tax)是指对现货外汇交易课征全球统一的交易税。1972年,美国经济学家詹姆斯·托宾(James Tobin,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普林斯顿大学演讲中首次提出的,他建议为保障金融安全,有必要“往飞速运转的国际金融市场这一车轮中掷些沙子”,其“沙子”正是指托宾税。
(责任编辑:乔雪峰)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