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中国下一个黄金十年从这里开始?--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鄂尔多斯,中国下一个黄金十年从这里开始?

2011年08月30日08:40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phototex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维晨|北京、鄂尔多斯报道

  “金融危机就好像一场突然袭击,老师出了难题,全世界大多数学生都考不及格,但是我们交出了满意答卷。”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说,“尽管国际环境对我们提出了严峻考验,但未来十年,仍是中国经济的黄金发展期。”

  “十二五”开局以来,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话题又被重新提起:中国这个持续增长的经济体,下一个黄金十年将从何而来?

  主流学者和企业界人士认为,中国的下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助推器,必然是日渐兴盛的中国西部。

  政策加速西进

  李稻葵认为,成就黄金十年的动力有四。首先是城市化。目前官方公布的我国城市化率是46.6%。城市化在加速,由此带来新一轮的消费和建设。第二个因素是内地在快速发展。第三个因素是产能更新。第四个因素是我国的公共财政健康,有非常巨大的空间来实施一些政府主导的转型政策。

  李稻葵估算,我国政府的资产大概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0%,政府的负债大概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80%,所以资产负债表良好,现金流稳定,财政空间很大,略微释放就能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按照众多研究者的理解,无论是城市化建设还是内地发展、产业转型,正在不断前进的中国西部将成为主要的经济增长动力提供者。而国家政策亦是不断向西前行。

  7月27日,为进一步支持西部大开发,财政部公布了有关税收优惠政策。对西部地区内资鼓励类产业、外商投资鼓励类产业及优势产业的项目在投资总额内进口的自用设备,在政策规定范围内免征关税。自2011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设在西部地区的鼓励类产业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

  与此同时,资源税改扩、资源价格改革、生态补偿机制等众多经济政策正在加速向西前行。

  有研究认为,目前我国已进入西部大开发第二阶段,即西部开发冲刺阶段。这意味着在第一阶段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上实施经济产业化、生态化,通过减税等措施吸引更多的资金进入西部发展当中,可对我国经济发展起到明显的支撑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与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告诉记者:“西部大开发对经济的拉动不能仅依靠投资需求。能够长久提供动力的则是西部的消费需求。而消费需求则主要来自于住房、教育、医疗、饮食等。”

  国家政策的持续“给力”让西部的一些城市分外耀眼。众多省市与经济区纷纷争夺未来黄金十年的起始点。

  6月份,继上海浦东、天津滨海、重庆两江、陕西西咸新区四个国家级新区之后,“天府新区”被写入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按照规划,面积达到上千平方公里的天府新区将形成以现代制造业为主、高端服务业聚集、宜商宜居的国际化现代新城区。同一时间,西咸经济区也提出打造西部开发新引擎的目标。西安、新疆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等也都提出要打造西部新引擎计划。

  在各个城市区域中,内蒙古鄂尔多斯成为与众不同的一个城市。有观点预言,这个人均GDP超过20万元,经济增速长居前列的城市或将成为中国下一个黄金十年的肇始端点。

  投资者看好鄂尔多斯

  这是一个全民快速致富的城市。

  鄂尔多斯(原为伊克昭盟)位于内蒙古西部,总面积8.7万多平方公里,下辖七旗一区,2008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59.13万人。

  大约在本世纪初,鄂尔多斯羊绒产品的竞争优势逐步显现。这样的品牌影响力甚至逐渐成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城市的名片。鄂尔多斯更是成为伊克昭盟的代名词。为了将品牌效应发挥到极致,2001年伊克昭盟更名为鄂尔多斯市。

  在更名后不久,鄂尔多斯地下蕴含的丰富的自然矿产资源被发掘。似乎一夜之间,鄂尔多斯出现了大量的百万富翁和千万富翁。他们或是羊绒老板或是煤老板和矿老板。

  在快速的财富堆积效应之下,这个不大的城市展现了惊人的经济增长速度。

  鄂尔多斯曾经贫困落后,8个旗县中有5个国家贫困县,3个自治区贫困县。近10年来,该地区生产总值、财政收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分别由 2000年的150亿元、15.7亿元、5502元、2453元提高到2009年的2161亿元、365.8亿元、21883元和7803元。2009年,鄂尔多斯人均GDP全国第一。2010年,其综合经济实力进入全国地级市前20位。

  8月3日,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和社科院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中国城市发展》显示,鄂尔多斯市城市科学发展指数排名全国第12位,其中经济繁荣指数66.21,排名全国第一。

  尽管鄂尔多斯属于能源城市,但却正在走出一条不依赖资源的发展道路。当地官方媒体写道:“鄂尔多斯工业之突飞猛进,离不开其最优势的煤、气资源,可是,地下资源总有穷尽之时,鄂尔多斯必须为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这一大命题求解。”

  而这正符合了第二阶段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宏观要求。面对产业转型等方面的要求,鄂尔多斯下足了工夫。

  据悉,仅在2011年4月份的与香港合作的经贸活动中,鄂尔多斯便与香港企业成功签约,涉及新能源、装备制造、新材料等多个领域的19个项目,其中百亿元以上大项目9项,签约总额达1780亿元。

  此外,鄂尔多斯在金融领域方面的建设亦不曾停止。由于该区域民间资本充足,民间借贷发达,国内知名的投资机构纷纷前来落棋布局。这引发了当地PE讲座的热潮和实践热潮。据说,在每场相关PE的论坛上都有企业家要跟全场的人士交换名片。

  当地政府也愿意搭台让企业投资者唱好PE这出戏。鄂尔多斯副市长李国俭表示,希望鄂尔多斯民营企业家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外部的有经验的团队作为普通合伙人管理,在鄂尔多斯注册基金管理公司。

  德丰杰合伙人杨希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第一期人民币基金已经投了60%,近期有募集第二期人民币基金的计划,来这边初步接触一些潜在LP(有限合伙人)。”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京津及华北地区总经理刘纲向媒体表示,鄂尔多斯应该做“LP之都”:“鄂尔多斯的特点是多资金,少项目,更少专业的GP管理团队,所以适合的是做LP之都。目前的人民币基金,LP是一个薄弱的环节。鄂尔多斯政府可以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把民间资本有序引导,进入到专业团队管理的 FOF(基金的基金)中去,把钱投给国内优秀的GP,而不是直接投给项目公司。”

  其实鄂尔多斯政府计划则更为庞大,他们计划将这里打造成“PE之都”。副市长李国俭提出了核心竞争力的“三要素”:包括提供政府的保姆式服务、国内最优惠税收政策及最优化的“有形”平台。他认为,吸引人才落户之时,鄂尔多斯资本绝不甘于仅做潜在有限合伙人,而会谋求自己的PE霸图。然后,当自己的投融资平台初成规模,鄂尔多斯将志在“民间金融中心”。

  今年6月18日,鄂尔多斯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成立。该中心由鄂尔多斯民间资本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民资公司”)进行管理。而民资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分别来自内蒙古鄂尔多斯商汇投资股份公司和鄂尔多斯资本公司,两者又分别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商会和鄂尔多斯市政府的投资平台。

  该中心董事长田永平介绍,除建设PE平台外,民资中心还将设上市公司产业投融资平台,用以兼并收购上市公司,解决鄂尔多斯产业登陆资本市场的瓶颈与限制;同列的机构还包括鄂尔多斯投融资信息咨询中心、征信服务平台、中小企业股权交易所等。
(责任编辑:乔雪峰)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