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通胀具有民生意义(学者论学问)--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反通胀具有民生意义(学者论学问)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杨瑞龙

2011年09月05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为了抑制持续攀升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我国货币政策自2010年开始转向,把反通胀作为首要目标。但最近几个月的经济数据表明,随着银根的逐渐收紧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经济增长的压力开始增大,各地GDP增速开始回调,有些地方中小企业资金面吃紧,生产经营困难。特别是最近受美国主权债务信用评级下降的影响,人们对经济增长的担心在增大。有人认为,应调整货币政策方向,降低反通胀的力度。

  基于对未来通货膨胀压力的测度,货币政策不应当转向。通货膨胀说到底缘于流通中的货币过多。根据测算,只要广义货币(M2)增速在14%以上,流动性过剩问题就难以得到缓解。尽管我国的M2增速从2009年接近30%的高位逐渐下降,但2011年也将达到15%左右,而且2010年中长期贷款所占的比重较高,今年的信贷惯性比较大,加之外汇储备增长造成人民币被动发行等因素,流动性仍然比较充裕。除了货币因素,这几年工资成本不断上升、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农产品进口价格不断上涨以及资源价格持续攀升等也从成本角度推升物价。因此,下半年的CPI上涨压力仍然比较大,货币政策仍需保持稳健。

  有人认为,与9%以上的GDP增速相比,6%左右的CPI仍然在可容忍的范围内;由于我国经济增长模式是投资驱动型的,一旦经济出现下滑态势,导致的后果更严重。因此,他们主张把保增长置于更重要的位置,适当放松银根。确实,目前的GDP增速超过CPI3个百分点以上,但如果深究一下本轮通货膨胀的性质以及通货膨胀对不同收入阶层的影响,就会看到广大中低收入阶层已经很难承受居高不下的CPI了。本轮通胀呈现出明显的结构性特征,食品类、医疗保健类和居住类的价格上涨显著超过其他消费品价格,特别是食品类价格持续快速上涨。在我国,用于测度居民家庭食物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重的恩格尔系数远高于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恩格尔系数在6%—15%,我国则在40%左右。并且,恩格尔系数在不同收入阶层有比较大的差距,城乡低收入阶层大约为47%,高收入阶层只有28%。也就是说,低收入居民每月用于食品的支出占其收入的将近一半。因此,食品类价格快速上涨对低收入阶层造成的福利损失要远大于高收入阶层。这就是为什么面对通货膨胀高收入人群觉得没什么、低收入人群觉得受不了的原因。

  如果引入通货膨胀的财富效应,则中低收入阶层对CPI的不满程度还要更强烈一些。有关调查发现,我国低收入城镇居民的银行存款占其总资产的比重为56.87%,中等收入居民为38.3%,高收入居民为18.89%。股票、基金等有价证券投资特别是房产投资成为中高收入居民通过资产持有结构多元化来规避通货膨胀风险的重要选择,而低收入居民因房产等投资的资金门槛过高而只能把钱存入银行。自2010年以来,银行的实际存款利率一直低于通货膨胀率,因而中低收入居民的资产处于缩水状态。尽管高收入阶层的银行存款也发生了缩水,但由于其超过一半的资产是房产和有价证券,其银行存款的贬值要远小于资产价格暴涨所带来的资产升值。因此,同样的通货膨胀对不同收入阶层所产生的财富效应是不同的,中低收入阶层的福利损失要更大一些。

  所以,权衡利弊得失,还是应该把反通胀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因为居高不下的CPI不仅会对中低收入阶层造成更大的福利损失,而且将进一步拉大居民收入差距;反通胀不仅关系经济的长远发展,而且具有重要的民生意义。当然,仅仅靠货币政策来稳定物价是不够的,特别是面对中小企业贷款难问题,对货币政策进行结构性调整是必要的。从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角度看,需要出台政策措施缓解通胀对低收入阶层的影响,如加大国民收入再分配的力度、对低收入者给予适当的价格补贴等。 

(责任编辑:付龙)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