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财评:税负“心理痛点”在是否公平与税款用途--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财评:税负“心理痛点”在是否公平与税款用途

刘颖

2011年09月09日08:39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精彩观点:税负不等同于痛苦,欧洲一些国家高税负伴着高福利,公民从摇篮到坟墓都由政府关照到了,在那种情况下,税负高但是百姓还是幸福的。我国目前百姓对于税收负担的话题非常敏感,甚至于提高到“税收罪恶论”的高度,而事实上,百姓对税收的心理痛点主要不在于税收收了多少,而在于收的是否公平?税收收入用在何方?我们期待政府在税收的公平性和税款用途上作的更好,税收毕竟是百姓享受政府服务的对价,只有让百姓公平地交税,充分地享受政府的服务,这样才能让百姓感到缴税是幸福的。

  税负是税收负担的简称,对税负的观察有宏观和微观之分。宏观税负是针对政府角度看税收负担,指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个时期内(一般为一年)税收总额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微观税负则是针对纳税人角度看税收负担,是指企业或个人交纳的所得税和财产税占纯收入的比率;也可以用企业或个人交纳的各项税收占企业总产值或个人毛收入)的比率。讨论和思考税负问题,要先找好着眼点——是针对宏观经济度还是针对微观的具体纳税人?影响税负高低的因素有哪些?

  从宏观角度看,为什么有的国家的税负高,有的国家的税负低?为什么有的国家在不同时期税负不一样?这是因为决定税负轻重的因素不是单一的。税率高低不是衡量税负轻重的唯一标准,税收收入绝对额的增加也不能一定意味着税负的加重。税负轻重的决定因素主要包括:

  (1)经济是税收的源泉,决定税收的源泉是否畅旺,税收负担一般和经济发展水平呈正比;

  (2)政治经济体制,尤其是分配体制影响政府收入的规模和方式,也影响税负负担的水平。政府取得收入的形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可以用税收形式,也可以用非税的形式,如国有企业上缴利润形式等等。税收只是政府收入的形式之一,当税收在政府收入中占主要地位,税负相对可以较重;

  (3)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的运用和调整,诸如增收减支的紧缩性经济政策或减收增支的扩张性经济政策,也会带来税负的时期性、阶段性的变化;

  (4)税收制度本身的设计因素,如课税对象的范围是大还是小、税基的宽窄、税率的形式与高低、税收优惠的程度等,也会对税负轻重产生一定的影响。

  所以说,不同国家及其相同国家的不同发展时期,经济水平、分配体制、宏观政策、税制设计存在差异,决定着税收负担也存在差异。而微观税负肯定受宏观税负影响,也受纳税人自身经济行为所影响,比如从事政府鼓励或限制的不同行业,纳税人税负就会明显不同。

  最近再次沸沸扬扬的福布斯公布的我国税负痛苦指数排名的争论,我们要分析一下这个指数的计算,该杂志计算的税负痛苦指数,是把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与企业和个人交纳的社会保险金最高费率相加得出的,只抓住了税制设计中的名义税率因素和社保费率因素的个别层面,没有考虑我国个人所得税是累进税率,要真正能承担45%的税的人微乎其微,也没有考虑影响税负的其他因素。因此这个指数带有明显的管中窥豹、盲人摸象之意味。而我国的税负是否痛苦,只用上述理论分析是不够的,因为百姓讨论税负不会去想其中复杂的经济原理,更多的是谈税负对自己生活的影响和心理感受,这就涉及到与税负有关的另一个话题——税负是否意味着痛苦。

  我国几千年的文化中,税收文化也闪烁着灿烂的光辉,春秋早期的著名思想家管仲就表达了“取于民有度,用之有止,国虽小必安;取于民无度,用之不止,国虽大必危” 的观点。而孔孟为代表的儒家学派对政府“轻徭薄役”理念的倡导和对“苛政猛于虎”的愤懑,让百姓对“薄其税敛”充满渴望。如果说, 衡量税负是否轻重有上述量化的标准,而税负是否痛苦则更多地体现在一些非量化的其他标准上,我们的税负是否让百姓痛苦——这正是值得我们去反思的地方:

  首先,税制的设计和执行是否公平,纳税人是会去进行横向或纵向比较的——相同负担能力的纳税人应该缴纳相同程度的税,不同负担能力的纳税人应该缴纳不同程度的税——这就是所谓的横向公平与纵向公平。税制设计和税收执法都必须重视公平性,否则会给受到不公待遇的纳税人带来税负痛苦的感受;

  其次,税款使用的方向是否合理,税收的来源是取之于民的,而税收的去向要有透明度,要让百姓看到用之于民的结果。纳税人希望看到自己缴纳的税款用于百姓医疗、教育、生活环境和质量的改善,而不愿意看到自己缴纳的税款被大量用于“三公消费”,更不能容忍自己缴纳的税款被用于利益集团、腐败,这会给纳税人带来极端痛苦感受。

  我认为,税负不等同于痛苦,欧洲一些国家高税负伴着高福利,公民从摇篮到坟墓都由政府关照到了,在那种情况下,税负高但是百姓还是幸福的。我国目前百姓对于税收负担的话题非常敏感,甚至于提高到“税收罪恶论”的高度,而事实上,百姓对税收的心理痛点主要不在于税收收了多少,而在于收的是否公平?税收收入用在何方?我们期待政府在税收的公平性和税款用途上作的更好,税收毕竟是百姓享受政府服务的对价,只有让百姓公平地交税,充分地享受政府的服务,这样才能让百姓感到缴税是幸福的。



  作者为首都经贸大学财政税务学院税务系主任、中国税收筹划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税收教育研究会理事

    >> 点击查看更多人民财评

  人民财评往期回顾
    ·人民财评:上市公司凭什么挥霍股民资金放高利贷
  ·人民财评:中国股市如何才能赢得国际定价权
  ·人民财评:重返苹果系"反叛" 细数乔布斯拿来主义
  ·人民财评:谷歌并购摩托 或引发国家级别产业对抗
  ·人民财评:美债危机是面镜子
  ·人民财评:解读中国持有美债数据 走出认识误区
  ·人民财评:欧美信用评级陷阱能否扼住中国经济命运?
    ·人民财评:别急着推中国的“401K”
    ·人民财评:中国应该把握时机增持黄金储备
(责任编辑:李彤)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