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多家银行存款出现负增长 存贷比全面上升--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国内多家银行存款出现负增长 存贷比全面上升

孙春祥

2011年11月02日05:12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6家上市银行陆续公布三季报。多家银行三季报显示,存款出现负增长,5家银行存贷比突破75%红线。银行业会因此缩紧贷款,政策调控是否将会放松?业内专家认为,咬紧75%红线是当务之急。

  现状:多家银行存贷比上升

  三季报显示,大多数银行存款在三季度环比出现下降,南京银行存款下降最多,负增长3.3%,而华夏、中行、宁波、中信、民生、农业等银行也均榜上有名。而在存款增加的银行中,增长最高的是北京银行,为5%。

  据统计,16家银行存款环比负增长1356亿元。前三季度,人民币存款增加8.11万亿元,同比少增2.09万亿元。

  此外,5家上市银行前三季度的存贷比均超银监会规定的75%的红线,交行高居榜首,其存贷比达79.2%,中行、招行、兴业银行和民生银行也均居此列。值得注意的是,股份制银行除了民生和兴业银行外,华夏、中信等银行的存贷比均超70%,接近监管“红线”。

  银行存贷比即银行贷款总额与存款总额的比例。过高的存贷比将使银行风险加大。银监会明确要求,各银行从今年6月起,执行日均存贷比不得超过75%的监管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各大行的存贷比还处于安全区域,但是却呈现全面上升的状态。目前农行的存贷比为56.55%,较上半年上升了1.08个百分点,但仍是存贷比最低的银行。工行存贷比为62.66%,较上半年上升了1.46个百分点;建行存贷比为65.14%,较上半年上升了3.07个百分点。

  原因:贷款多存款少难以破局

  从存贷比的公式上看,存贷比过高无非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贷款增加;二是存款减少。从数据上看,超过存贷比75%红线的几家银行,此前的存贷比也均居于高位,如中国银行2010年底时存贷比为74%,几近破线。有分析人士认为,导致其存贷比破线的原因主要是总体放贷过多。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赵庆明解释,比如银行有100元钱,75元要拿去放贷,21.5元上缴央行当做准备金,剩下的3.5元才是用来给储户取的钱。高额的存贷比将有可能导致银行的流动性困境,银行应咬紧75%红线。

  此外,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理财产品的崛起,也使得百姓不愿将钱放入银行。目前的理财产品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为储蓄性理财,即银行用以揽储的工具。另一类则是信托公司等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有分析认为,由于第二类理财产品占据半壁江山,也成为银行存款减少的原因之一。

  专家:目前不适宜降准备金率

  面对存款缩水,市场上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声音响起。但有专家指出,目前还不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时候。赵庆明表示,银行还可以进行公开市场操作进行逆回购获得资金,以发放贷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也表示,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恐怕要等到明年一二季度经济触底之时。“物价刚刚有所回落,如果这时候下调准备金率,对市场的刺激太过明显。”他表示,下调准备金率则意味着中国经济政策放松的开始,但从差别准备金率上看,应该是微调的时候了,只是在选时机而已。

  晨报实习记者 姜樊

  ■相关新闻

  GDP、CPI将双回落

  学界呼吁明年货币政策“改结构”

  晨报讯(记者 孙春祥)经济增速放缓,通货膨胀进入“拐点”,今年四季度和明年的货币政策该往何处走?对此,学界认为,第四季度乃至明年应该在保持不放松的同时,进行货币政策微调,以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这一轮宏调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阶段。”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昨天在网易金融论坛暨金砖奖颁奖典礼上提出,目前总体上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还应该坚持一段时间,但货币政策调控的手段应该改善。

  杨再平表示,虽然目前没有明文规定银行进行贷款额度控制,但事实上,许多银行的贷款规模受到人为限制,中国经济社会中存在着大量小微企业,这些企业的贷款需求不能得到满足,这样的宏观调控很不科学,有损实体经济。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庄健表示,明年的货币政策走向可能将由今年的适度从紧转向真正的稳健,或者说转向中性,货币政策将作出一些“微调”和“结构性”调整,为的是在控制通胀的同时保证中国经济的适度增长。

  面对第三季度GDP增长降至9.1%的水平,市场传出央行应该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声音。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现在的货币政策没有理由再进一步收紧,也没有理由直接放松,提高利率意味着货币政策收紧,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则意味着货币政策宽松,两件事同时做,就可以使政策继续保持稳定性和连贯性,方向不发生变化,解决当前体制内外存在利差以及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日前表示,虽然今年中国CPI预计增速将达到5.5%的高位,但明年通胀水平会大幅降低,可能下降到2.8%的水平。对此,郭田勇指出,如果明年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那么CPI可能会随之大幅降低,但如果明年经济依然保持8.5%至9.0%的增长,按照这个需求,明年CPI降至2.8%的可能性较低。
(责任编辑:杜博)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