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贱伤农:"姜"谁军 "蒜"谁狠--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菜贱伤农:"姜"谁军 "蒜"谁狠

陈净 实习生 胡哲

2011年11月09日07:59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1月9日,国家统计局将公布10月的CPI数据,不出意外,CPI将再次回归“5”时代。原因很简单,食品价格已经进入下跌通道。以农产品主要产地山东为例,其10月最后一周的蔬菜批发均价同比下跌92.08%,其中生姜、大蒜的跌幅最为显著。

  市场或许已经习惯了农产品“过山车”式的价格变化,但暴涨暴跌背后的广大菜农也习惯了吗?有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农民与市场之间的不对称,加上游资炒作,导致农民种何种作物类似选何种股票一样。“不同的是,买错了庄,股民还可以补仓,农民却浪费了一年的时间和金钱”。

  菜贱伤农

  规模化程度最高的山东姜蒜都赚不到钱,各地分散种植的农户更是苦不堪言

  继山东曝出当地生姜、大蒜批发价分别同比去年下跌九成和七成之后,全国各地姜蒜相继出现“高台跳水”,据《食品商务网》的统计,近日北京、山东、江苏、河北各地批发市场价格大多在每斤1.2元至2元之间,最低为0.2元/斤。去年一路高涨的“姜你军”、“蒜你狠”风光不再。

  陈女士是一家农产品批发店的业主,她经营的店铺是上海农产品批发中心为数不多的姜蒜批发点。她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山东当地批发价是0.6元/斤左右,运到上海后的批发价在1元/斤左右,她再批发出去的价格为1.2元/斤,“关键是每天价格都在变,这0.2元的毛利润也不能保证。”

  据了解,山东省的生姜产量占全国的1/3,当地农业机械化、规模化程度也高于全国多数地区,如果山东的姜蒜都“赚不到钱”,那么全国各地分散种植的农户更是苦不堪言。

  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的张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和往年一样,张先生今年还是种了2亩地的大蒜,他无奈地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看今年的行情,大蒜的收入肯定要大打折扣。”

  张先生介绍,当地大规模种植大蒜的农户并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是种三四亩,最多也不过十多亩。跟专业的大规模种植相比,他们的单亩成本要大,产量要小,因此其价格要比大规模种植高才能保本,目前衡水的大蒜批发价格在1.3元/斤到2元/斤之间,与年初最高时的9元/斤相去甚远。不与山东省比,就连省会石家庄的批发价也在1元/斤以内。因此,受到周边低价的冲击,前来收蒜的人寥寥无几。

  按照张先生的描述,去年行情好,每亩能收入6000元左右,当地大蒜价格从来就是浮动很大,最高的时候每斤能卖上3元/斤,最便宜的时候只有0.7元/斤。每亩地的净成本就超过2000元,另外,种子、施肥等各种成本加一起得近3000元。如果批发价持续在1元上下浮动,今年必然亏损。

  菜贵伤民

  “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并存,当下的批发价暴跌未能体现到终端零售市场

  “菜贱伤农”就一般不可能“菜贵伤民”,但今年二者却同时存在,当下的批发价暴跌未能体现到终端零售市场。《国际金融报》在走访上海市浦东新区的几家菜市场时发现,市场上生姜、大蒜的零售价格均在3.5元/斤左右,相对已经1元以下的批发价,终端价并没多大波动。

  种植户不赚,批发市场不赚,谁在赚呢?陈女士告诉记者,其实每一个环节都不存在大赚。一手采购方以0.6元/斤的价钱收购,经过包装、人工搬运、长途运输贩卖到各省市的批发市场,陈女士以1元/斤的价钱收货,再以1.2元/斤的价钱倒腾给小批发商。这一过程基本都是保本运营。

  而一位小批发商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除去自己的运费和搬运,每天几十斤的批发也无从获益。直接面对消费者的摊主也叫苦,少量的姜蒜并不值钱,按斤卖一天也不能赚多少。

  上述过程不难解释流通怪圈的诞生。对此,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分析师马文峰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实际上市场上的流通环节比这还要复杂,因此有必要简化流通环节,降低因此产生的附加成本。

  马文峰指出,姜蒜暴涨暴跌是有原因的。姜蒜比起其他产品易于藏库,游资很容易炒热姜蒜价格。而今年由于游资撤出与宏观调控加强叠加而加剧了价格跳水。“所谓‘菜贵伤民’,实际就是老百姓最后不仅为通胀埋了单,还为炒作埋了单 ”。

  市场困局

  价格“落水”之后,是否将再次站上“跳台”,同样需要重视

  农产品由涨到跌备受关注,其实价格“落水”之后,是否将再次站上“跳台”,也同样需要重视。多位专家均表示,有必要采取措施防止大起大落的价格波动,毕竟以小农经济为主导的农产品市场难承重负。

  马文峰对此表示,姜蒜作为经济作物,与种植粮食相比,每亩收入高出粮食作物很多,在利益的驱动下很多农民甘愿冒着大跌的风险随市跟进。这就要求建立一个有效的信息渠道,保证农民能准确预知市场行情。同时可以加大对种粮的补贴,适当地缩小粮食作物与经济作物的收入差距。

  事实上,张先生就对记者表示,即使赚一年赔一年,种大蒜也比种粮食强。另据了解,今年全国生姜种植面积比去年增加30%至40%,产量占全国1/3的山东省生姜种植面积就增加50%。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马晓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当前的矛盾是商品贸易市场化与小农生产模式之间不接轨的矛盾。但我国几千年的农业文明导致了今天分散经营的状况,农产品大涨大跌的问题现阶段仍难以根治。

  两位专家都表示,未来农业需要更多引进现代金融、技术和管理方式,更多采用规模化、企业化经营手段。目前地方农业协会、农村信用合作社等组织可尝试全面覆盖,而杜绝游资炒作、加强市场信息对称、推进种养模式变革、优化流通体系都是当务之急,否则食用农产品价格每一次大涨都容易导致经济的“滞胀”。
(责任编辑:乔雪峰)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