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电企火电业务全年或亏350亿 部分集团降薪--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五大电企火电业务全年或亏350亿 部分集团降薪

2011年11月11日07:5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煤价上涨压力巨大,部分集团开始降薪

  李毅

  “不能再亏了,我们大部分电厂都已开始掺烧劣质煤,员工已经开始降工资了。”中国大唐集团公司(下称“大唐集团”)一位负责人语气沉重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据业内人士估算,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全年亏损均在70亿元左右,火电业务总亏损额或达350亿元。

  巨亏350亿?

  大唐集团目前亏损已达30亿元,是自2008年以来亏损最严重的一年。该人士告诉本报,大唐集团旗下共90家火电厂,目前有30家的资产负率已超过100%,其余均在80%~90%的非正常水平(火电行业正常资产负债率在70%左右)。整个集团火电业务亏损面已超过50%,煤炭储备仅够5~6天,目前仅靠银行信贷的支撑,否则旗下多家电厂或难逃破产的命运。

  该人士预测,大唐集团2011年火电亏损额或将达70多亿元。而深陷火电亏损泥潭的并不止大唐集团一家,五大发电集团的火电业务全部大幅亏损,无一幸免。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统计部主任薛静告诉本报,由于煤炭价格高企,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普遍亏损,且四季度亏损将更加严重。同时,由于受制于煤炭供应,五大发电集团中的中电投集团日前也被迫将旗下上市公司漳泽电力(000767.SZ)的控股权转让给山西大同煤业(601001.SH)。

  因此,据该人士估算,五大发电集团其他四家火电的亏损程度应与大唐集团基本相当。如此算来,五大发电集团2011年火电业务总亏损或将达到350亿元。

  连亏三年后患诸多

  该人士称,今年自国家发改委下令严禁重点合同电煤涨价以来,电厂拿到的合同煤价格实际仍上涨了100多元/吨。而煤炭的燃料成本占五大发电集团总成本的70%以上,因此煤价如此上涨的压力令发电企业难以承受。

  自2009年夏秋之交,秦皇岛动力煤价格涨至接近1000元/吨的历史高位后,煤炭市场买卖双方的地位开始发生逆转,彻底变为卖方主导的市场。结算方式也由之前的“先运煤,发电后付款”变为了“先付款,再运煤发电”。尽管后一种方式可以便宜1~2元/吨,但由于火电厂普遍资金链紧张,因此往往无法做到先付款,而只能先运煤发电,再付给高价。如此导致恶性循环,并增添了诸多后患。

  “火电从2008年开始已经连亏三年了,行业利润不只用于扩大生产,还要用于日常安全维护。”上述人士告诉本报。据他透露,目前一些火电厂已将用于大修和维护的资金挪用购煤,增添了电厂安全隐患。

  “三年以来我们今年亏损是最大的,目前几乎所有电厂都开始掺烧劣质煤。”该人士告诉记者。据介绍,发电厂在建设之前的初级可行性研究阶段,对于水源、煤源、入网节点以及锅炉型号的设计都有规定,因此锅炉在设计时要求燃烧固定煤种,对煤的热值、水分、灰分等都有固定要求。

  但由于现在电煤供应紧张,约70%的发电厂无法用上初始设计的配套煤种,已经“饥不择食”地开始大量掺烧劣质褐煤。而这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电厂耗煤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均直线上升,以及锅炉受热面磨损带来的安全系数直线下降。

  病根何在?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电煤价格在国家发改委明令禁止涨价后仍持续上涨,牵扯到地方与中央的利益博弈问题。事实上,对于合同煤价格的明降暗涨,相关主管部门早已知悉,只是碍于中央统调的发电厂与地方国有煤炭企业的利益关系难以调和。

  据了解,五大发电集团均为国务院国资委统一管理的中央企业,大型煤炭集团除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外则均为地方国企。因此,在单纯的煤电博弈外又增添了央企博弈。

  该人士称,五大发电集团目前在发电厂的各方面管理上已经达到国际水平,唯独利润始终落后。原因就在于高企的煤炭价格无法控制。也正因为此,一些民营电厂也因燃料无法保障倒闭。“我们能撑住,因为是央企,有银行信贷的支持,现在集团已经开始降工资了。”该人士最后说。
(责任编辑:夏晓伦)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