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财评:货币政策适时微调“稳增长、控物价”--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系列之一

人民财评:货币政策适时微调“稳增长、控物价”

连平

2011年12月15日08:28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不确定性很大。从物价形势看,尽管CPI涨幅逐步回落,但未来快速、大幅回落的可能性不大,中长期通胀压力依然不小。从经济增长看,预计四季度GDP增速将继续回落,但“硬着陆”的可能性不大。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做好明年的经济工作,要坚持统筹兼顾,切实把握好各项目标、任务之间的平衡,稳中求进。要把稳增长、控物价、调结构、惠民生、抓改革、促和谐更好地结合起来。会议还提出,货币政策要根据经济运行情况,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货币信贷总量合理增长,优化信贷结构,发挥好资本市场的积极作用,有效防范和及时化解潜在金融风险。

  展望未来,发达经济体的主权债务问题和复苏前景不明朗对我国出口增长不利,出口动力可能明显减弱。尽管今年投资增速略好于预期,但未来能否维持较快增速存有疑问。在我国,中央投资占比明显下降,投资增长主要靠地方投资驱动。但在房地产市场严控环境下、开发商拿地积极性不高导致地方政府土地出让收入前景难言乐观,加之银行向政府融资平台贷款谨慎和地方发债受限,明年仍是平台贷还款较为集中的阶段,未来地方政府融资能力受限将会对全国的投资增长构成一定制约。因此,为使经济增长不出现大的波动,货币政策应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正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指出的,货币政策应该继续保持稳健的总体基调,需要审慎平衡、前瞻把握、针对举措和适度放松。审慎平衡就是要综合考虑各方面实际情况,统筹兼顾各类政策目标,避免顾此失彼,处理好稳定价格水平、保持经济平稳增长和促进国际收支平衡之间的关系。前瞻把握就是要充分考虑到前期紧缩政策的滞后影响,在认真研判物价水平、经济增长等关键变量未来走势的基础上,提前做出合理安排,把握好政策操作的力度和节奏。针对举措就是针对经济运行中的突出矛盾和结构性问题,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比如,继续加强对影子银行融资的合理引导和规范监管,使其在风险可控、平稳健康的轨道上发展;信贷向小企业等领域定向放松,缓解中小银行的流动性偏紧状况,等等。适度放松即针对银行体系流动性偏紧问题,运用数量型工具进行一定程度调节,通过市场注入一定量的流动性,缓解流动性偏紧问题,增强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以支持实体经济增长。

  从具体工具的使用来看,与之前的数量紧缩相对应,适度放松也应以数量型工具为主导。这主要是因为在利率、汇率等价格型工具尚未完全市场化的情况下,其使用效果不如数量型工具直接、显著,灵活性也稍差。总体来看,公开市场操作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宜作为明年主要政策使用工具,并配合使用信贷政策引导金融机构合理进行信贷投放,存贷款基准利率保持稳定为宜,人民币升值速度应有所放缓。

  为缓解部分行业的融资压力,避免经济增速过快下滑,对三农、中小企业、战略新兴产业等领域的实施信贷定向放松,进一步采取措施鼓励银行加大对这些领域的信贷投放。

  预计明年经济增长有所回落但仍保持较好水平,实体经济总体信贷需求依然不低;同时,对“影子银行”加强监管、要求表外融资转移到表内,必然会导致部分融资需求转移到信贷上;对小企业、三农、战略新兴产业和国家重点在建续建项目加强信贷支持,也要求银行扩大信贷投放。因此,明年信贷投放步伐可以适度加快。同时,在必要时小幅下调准备金率,每次0.5个百分点,以增强银行信贷供应能力,同时应对可能出现的流动性异常紧张的情况。

  我国未来一段时间内基准利率宜保持基本稳定,首先不应再度加息。这是因为:

  过去十年一年期存贷利率的中间值分别为3.06%和6.39%,而目前3.5%和6.56%的存贷款利率水平已经达到十年来的中性水平以上,历史比较已属中性略高水平;然而本轮物价上涨还只是危机后经济复苏以来的首轮上涨,不排除未来还可能出现第二轮上涨,需要留有进一步上调利率的空间。

  在目前融资需求较为旺盛、信贷供应偏紧的情况下,基准利率继续调高必定会促使银行提高贷款定价水平,从而进一步提高企业、特别是微小企业融资成本,使其生存环境进一步困难。今年以来微小企业普遍感到融资困难和成本过高,各部门正在想方设法缓解这一棘手问题。

  利率进一步上调会对房地产市场和政府融资平台带来新的压力,不利于房地产市场的平稳运行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化解。尽管目前开发商从银行获得贷款约只占其资金来源的五分之一,而从影子银行获得资金的成本十分高昂。至少2013年之前,维持相对不高的利率有助于平台贷款还款高峰期的平稳渡过。

  但是,短期内基准利率似也没有必要下调。自去年2月份CPI同比涨幅超过一年期存款利率以来,实际负利率已经持续近22个月。未来尽管物价呈缓慢回落态势,但大幅回落的可能性不大。利率下调显然不利于通胀预期的管理。另一方面,我国经济增速虽继续回落但尚属平稳,目前尚无必要通过下调利率来刺激经济增长。(作者系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李昉)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