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经济形势严峻 中国中小企业将遇更大困难--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2012经济形势严峻 中国中小企业将遇更大困难

2012年01月03日05:20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1年12月24日,在北京的寒冬,也是世界经济的寒冬,由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经济论坛在中国大饭店顺利召开。

  这一天是西方的平安夜,却是世界经济最不平安之时。欧债危机仍然没有缓解,世界经济继续下行,发达国家经济形势不甚乐观,此情形于中国,是机遇还是挑战?中国会迎来哪些机遇又将面临哪些挑战?中国2012年的经济形势会更好还是更坏?

  随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铁农宣布论坛开幕,一场题为“全球衰退与中国机会”的激烈思想交锋就此展开。

  人民日报社社长张研农在致词中指出,2012年世界经济形势总体上仍将十分严峻复杂,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矛盾和问题仍很突出。“全球衰退与中国机会”这个话题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为社会各界所关注。

  确实,场内座无虚席,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厉以宁,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人民日报社副社长何崇元、天津市委常委崔津渡、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国务院参事任玉岭等,与来自20多个部委及全国各地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企业界人士共300余人,齐聚一堂,求解2012年的经济走向;场外的互联网微博平台上,网友与场内嘉宾进行热烈互动。

  世界经济会好些吗?

  “从发达国家来看,美、欧、日2012年形势特别严峻,但也不悲观。2012年,美国经济还是保持正增长,欧元区的债务危机问题有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日本的增长可能还要高一点。世界经济增长率会下降,但不会低于3%,如果不低于3%,还不是太差。”在国际经济形势较为悲观的论调中,成思危是审慎乐观的。

  在他看来,世界经济究竟下行到什么程度,取决于美国的选举结果,取决于欧元区财政一体化的进行,取决于日本经济的恢复。

  魏建国或许要悲观一些。他认为,2012年形势将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难预测、最复杂、最严峻、最困难的一年。“世界整体政治经济将处于大动荡、大调整、大变革之中,从目前的伊朗形势,北非的利比亚、叙利亚,再到整个俄罗斯。2012年还有五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引人注目的选举和过渡,包括中国、美国、俄罗斯,还有台湾和香港地区。”

  他很担心,欧债危机会不会在2012年导致全球经济的大衰退?“我对它的判断是:判断失误、债务失控、应对失当、信心丧失。2012年3月份是一个坎儿,如果欧洲债务解决不了,可能要退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全球经济衰退。”

  世界经济的下行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的下行,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无可避免。成思危总结了可能的一些坏结果:发达国家需求的减少,直接影响到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它们实行的低利率政策,会对发展中国家造成通货膨胀的危险;由于发达国家要去杠杆化,减少债务,就要从国外调回资金,包括从中国调回资金。“最近人民币连续贬值,实际就是这样的结果。”

  魏建国特别提醒中国的中小企业:2012年将会遇到更大的困难。“2011年虽然难度大一些,但还可以挺一挺,2012年欧盟市场萎缩,中小企业还来不及转型的时候,需要政府扶持一把,在严冬下给它一个温暖的棉被或者暖房。”人民日报社副社长何崇元出席论坛

  中国机会在哪里?

  显然,2012年中国的形势会很严峻。经济学界对“经济下行”的意见是一致的。对于2012年中国GDP增速,最悲观的预测是7%,最乐观是9%。在论坛现场,成思危给出的答案是8.5%,厉以宁和魏建国则预测8%。

  在世界经济一片凄迷惨淡之中,这大概是中国经济调结构促转型的最好时机了。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很明确,就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是采取唯一最重要的政策。”成思危说。

  “在经济繁荣的时候,谁都不愿意调结构。但在产能过剩、部门缺乏投资的情况下,企业要获得进一步的发展,不调怎么行?而且GDP的结构比总量更重要。”厉以宁疾呼,调结构对当前的中国来说已经是生死存亡之道。

  厉以宁认为,“要把经济增长搞上去方法很多,乱采乱伐,经济就上去了,但我们必须要调整经济增长质量,把调整结构放在重要位置。”

  当下中国经济的出路已无异议:从依靠外需转变为依靠内需;从外延型增长转向内涵型增长。

  提了很多年的经济转型、结构调整,必须从纸面的政策上落到实处。这当然需要决策者下很大的决心去推行。

  其中,如何有效地扩大内需是问题的关键。

  在成思危看来,提高人民群众的购买力要有制度性的安排,收入和经济同步增长,不要再减少国民经济分配中人们收入的比例,工资和CPI挂钩,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适度推进信贷消费,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厉以宁强调,扩大内需最重要的是提高工资的收入,但光这个还不够,必须解决老百姓的后顾之忧,政府一定要建平价出售的房子、廉价出租的房子,这是扩大内需的方法。

  其中,“最大的结构要调的是什么?就是城乡二元结构。我们的购买力之所以上不去,城乡收入之所以有差别,原因就是城乡二元结构的存在。”厉以宁认为,农民收入怎么能提高是当前最大的改革。

  任玉岭呼吁,要拉动内需,中国当前要迫切解决四大差距:区域差距、人均收入差距、城乡差距以及行业差距。

  他回顾了过去20多年中国经济大幅提升的两个时间点:一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一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这两次危机使我们的经济地位得到了大大提升,当前的这一次危机对中国来说仍然是一种机遇。”比如,会让我们更好地启动内需,调整结构。

  当然,对于微观的企业,挑战虽多,但机遇也不少。当下,不少中国企业已经跃跃欲试,试图进行跨国并购或是海外投资。

  “走出去靠什么,最近有一些调研说靠抱团。国内有500家企业积极抱团,看哪个国家欢迎。单个民营企业出去是不行的,单个国企出去也会被认为中国有什么企图,抱团出去就可以了。”厉以宁说。

  魏建国持有相同的观点,“当前我们要利用这个有利时机,政府搭台,企业抱团走出去。”
(责任编辑:苏楠)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