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调控目标为什么没实现?--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物价调控目标为什么没实现?

2012年03月06日10:03    来源:《半月谈》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政府工作仍存在一些缺点和不足,节能减排、物价调控目标没有完成……”



  ——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坦率地说道



  2011年初,政府将物价调控的目标定在了4%,然而在经历2011年一年的艰苦努力下,CPI增长从7月6.5%的峰值回落至12月份的4.1%,最终全年的物价涨幅也遗憾地定格在5.4%。究竟是什么让这一轮物价调控如此艰难?2012年,我们又要面对什么样的调控形势?

  “涨”字背后存蹊跷 物价凸显“三大矛盾”

  “在稳定物价方面我们做了大量工作,这是客观的事实,但是有一些工作还没有完全做到位,或者说没有做好,没有能够实现4%这样一个调控目标。作为价格主管部门的负责人,我今天也借这个机会要做自我批评。”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平



  “排骨一个月一个价,最高时每斤涨到30多元,菜、米、肉也赛着跑上涨,口粮开销占工资收入的比重越来越大了。”说起“一日三餐”的花费,北京西城区居民张秀英直叹“太贵”。

  在新一轮物价较快上涨中,食品价格被视为“领头羊”,让百姓感觉“餐桌负担”越来越重。2011年,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4%,其中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1.8%,成为拉高CPI的主要因素。

  全国人大代表、纺织女工张晓燕深有感触地说,对于中低收入群体来说,消费主要花在“吃”上,感受更明显“现在早饭吃一碗馄饨和一套煎饼果子要八九块钱,比前几年涨了一大截。”

  央行发布的2011年第4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显示,68.7%的居民认为,当前物价“高,难以接受”。

  然而在众口称道的粮食“八连增”面前,食品价格的“畸高”不能不说有几分费解。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委员认为“表面上看农业丰收了,食品价格不存在大幅涨价的基础条件,之所以出现急剧攀升,与去年的投机性炒作、一直以来粮食生产结构性弊端,以及调控预警相对滞后都有关系。”

  以粮食生产结构为例,我国的粮食供求关系一直以来处于“紧平衡”的状态,而这个“紧”就“紧”在供应环节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徐小青就曾说过,“在农业技术没有出现革命性变革,人口刚性增长、土地刚性减少、粮食需求刚性增加的趋势下,粮食单产持续提高很难,各种支撑力量已经绷得很紧,能在高基数上保持稳产实属不易。因此,粮食处于供求紧平衡的状态,或者说是极“脆弱的平衡”……

  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之下,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农业科技显得格外顺理成章。

  “产品已提价,公司仍喊亏”

  涉足食品行业的天津华明集团董事长刘乃兰委员已年近七旬,她常常逛菜市场,也感觉当前物价偏高,她道出了“成本上涨”刚性拉高物价的无奈。

  “糖价从十年前每吨1000多元涨到4000多元,另外人工、水电等其他成本也在上涨,食品厂生产的冰激凌出厂价虽提高三四毛钱,但依然利润微薄。”刘乃兰委员说。

  对于成本推动,青岛即发集团董事长陈玉兰代表也深有同感。她说,作为一家主营纺织服装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去年仅用工成本就增加20%。

  融资遭遇“趁火打劫”,也是企业转嫁和推高产品价格的重要因素。天津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告诉记者,由于银根收缩,贷款指标竞争激烈,银行变相“抬价”导致企业融资成本大增,企业只能给产品提价。

  另一个物价推手是国外“输入性通胀”。欧危机发酵,大宗商品价格频繁波动,一些国家滥发货币“救市”,对国内物价上涨形成潜在支撑。

  “如果一些企业难以转嫁上升的成本,必将面临生存压力。”天津财经大学教授王爱俭代表说。浙江省工商联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去年以来,全省三分之二的中小企业成本提升30%左右。尽管部分企业产品提价,利润仍然被“摊薄”。

  “企业的成本变化,直接影响物价走势。”浙江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代表说,中小微企业占全国企业总数90%以上,其产品大都是生活必需品,帮助中小微企业减轻成本压力,就是“保民生、控物价”。

  郑新立委员认为,应当继续推进结构性减税,降低中小微企业经营成本和融资难度;同时要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减少产品提价对物价的冲击。

  “成本上涨是一个因素,但企业竞争力最终还是靠自己。”郝建枝代表认为,企业消化成本上涨压力,不能一味靠提价,更要向产品创新和转型升级要效益。

  “两头诉苦,中间喊冤”

  全国政协委员柴宝成曾做过追踪调查:“菜园子”里收购价每公斤4毛钱、6毛钱的蔬菜,让种植户“苦笑”,但到了市民的“菜篮子”里,却涨到了每公斤2元、4元。

  菜农抱怨“卖贱”,市民抱怨“买贵”,中间环节则抱怨“钱难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现象”?柴宝成委员认为,蔬菜流通环节多、流通费用高是“主凶”。

  这一点也得到刘乃兰委员的赞同。她说,流通环节多,不仅导致层层加价,而且增加了损耗、人力等成本,成为推高食品价格的重要因素。

  “除了环节多,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也是主因。”一些物流行业的代表委员说,长途公路运输返程空载率高,利润三分之二缴了过路费和油费“雁过拔毛”的各种罚款更不用说。

  一方面,超市、菜摊的租金随价攀升水涨船高;另一方面,超市、商场收取名目繁多的进场费、上架费、广告费、店庆费、返利费、促销费、管理费、年节费等,这些最终都成为物价上涨的“推手”。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等人表示,当前国内蔬菜流通成本占最终菜价的三分之二;国内物流总成本在GDP中占21.3%,而发达国家仅为10%左右。挤压流通成本可为“降价”提供空间。(经济参考报,记者 刘元旭 刘敏 王海鹰)

【1】 【2】 【3】 

 
(责任编辑:聂丛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