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月嫂月薪过万 家政妇女收入高于医学博士--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京沪月嫂月薪过万 家政妇女收入高于医学博士

李禹潼

2012年04月10日08:54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龙年出现“天价月嫂”,在北京、上海,她们佣金最高已超过1.5万元。

  媒体或呼吁政府加强监管,或探讨高价月嫂是否“物有所值”,但都忽略一个有趣的现象:月嫂这个连单独职业都算不上的家政工作,为何收入能高于一个医学博士?

  本报记者调查众多产妇、月嫂,以及采访专家后发现,“天价”由两股合力造成,一方面,当代产妇对婴儿护理常识匮乏,盲目迷信月嫂的专业性;另一方面,月嫂公司夸大月嫂服务的专业性,并用“月嫂证”、简单培训等方式,打造出一个“新职业”,赚取高额佣金。

  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李大经表示,月嫂工作技术含量低,构不成一个新职业。但“天价”只是市场行为,政府不应干预,应让市场自身调节。

  有专家说,年轻的宝爸宝妈,自学一些护理常识,多保持些理性头脑,天价泡沫,自会破灭。

  龙年吉祥,生子扎堆,各地月嫂价格也在疯涨。北京、上海收费最贵的月嫂,佣金已超过1.5万元。其人力成本,远高于一个经过多年专业培训的医学博士。

  然而在专业人士眼中,月嫂只是个普通的家政服务工作,连单独职业都算不上。

  “我们的社会怎么了?”章蓉娅,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在谈及这个话题时懊丧地嘀咕了一句。

  她是个冷静的旁观者,没有卷入到抢购月嫂服务的市场中。她的宝宝四个多月。月子期间,她只是请父母过来搭把手。

  相比章蓉娅,张钰没有那么冷静。

  这名27岁的公司白领,已怀孕7个多月。3月20日,她在市场转了一圈,发现龙年月嫂价格“贵得离谱”。她马上给老公打电话,“赶快!找个靠谱的月嫂,涨幅快赶上黄金期的楼市了!”

  “产妇都疯了?”

  产妇张钰在医院发现母亲们都在请月嫂,其中特级月嫂11800元,而4个月前才6800元

  张钰坐月子的观念是从母亲那儿继承的。

  母亲叮嘱她,月子期间不能出门,不能下地,不能开窗,不能沾水,不能洗澡,不能看书看电视……不能这个不能那个,诸多禁忌。

  虽然是80后,但张钰相信这些。

  张钰担心孩子出生后的手忙脚乱。那么小的孩子,连抱都不知道怎么抱,她坐月子又不能累,怎么给孩子换尿布,听说还要观察黄疸。张钰和丈夫商量,必须找个专业月嫂。

  张钰母亲不同意,她坐月子时,压根没听过“月嫂”一说。她强调,自己可以来照顾张钰。

  张钰不相信母亲的育儿理念,认为落伍了。她看同事请的月嫂,又是给新生儿做操,又是给产妇催乳按摩。这些母亲肯定不会。

  自打张钰去朝阳妇幼保健医院做产检,每次都能碰见来拉活儿的月嫂。

  3月20日上午10点,一个四十多岁,皮肤黝黑,身材健壮的女人迎上来,问张钰要不要请月嫂。她称自己叫王姐,河北人。

  王姐说,她做了五六年的月嫂,经验丰富,还会做月子餐。这是张钰产检以来在医院碰到第六个前来兜生意的月嫂。

  与前几位一样,王姐始终强调,龙年月嫂是稀缺资源。“你看看这排队的孕妇,比地铁一号线的人都多,晚了就请不到好的了。”说着话,王姐把公司宣传单塞进张钰怀里。

  看着王姐指甲缝里残留的黑泥,说话时唾沫横飞。张钰摆摆手,转身走了。“太能说了,不靠谱。”

  瞅准一个孕妇上厕所的功夫,她找了个座位坐下。几乎每次来产检,楼道里都挤满了孕妇,从分诊台到楼道转弯处,叫个号,护士都要扯着嗓子喊,跟菜市场一样。

  旁边两个孕妇在聊天,说今年是龙年,估计分娩量会超过20万。她们也在找月嫂,发现好月嫂难找。

  张钰溜了眼手里的价目表,特级月嫂11800元。她清楚地记得,四个月前,传单上印的是6800元。

  张钰有些坐不住了,心里想,“产妇们都疯了。”

  盲从,还是盲从

  吴莉请月嫂只因她们会催乳、会做月子餐;产科医生章蓉娅说,这些专业性被社会夸大了

  张钰开始逛各种妇婴论坛,上面的内容看得她心惊肉跳。

  有月嫂给宝宝吃安眠药;有月嫂挑拨婆媳关系;有月嫂用冰水拍打宝宝的脸。

  张钰看到两则最离谱的帖子。一则是,有月嫂要求雇主每天煮鸡汤给自己喝,并要求雇主每天保证月嫂两个苹果,每天晚上要看两集电视剧。

  另一则是,一个月嫂样样都好,却借口老家有事,把客户“辞”了。原来,这个订单是五个月前以6000元的价格签的,如今接到一笔9000元的单子,月嫂就“跳户了”。

  月嫂花费比保姆高出几倍,服务又不“专业”,张钰很纠结。

  张钰给好友吴莉打电话,向她取经。两年前,吴莉请过一名4800元的高级月嫂李阿姨。电话里,吴莉却向她倒出一大堆苦水。

  “千万不能找这个阿姨。”吴莉的声音几近控诉。

  面试的时候,李阿姨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一到家里,承诺就不兑现。说是会催乳,结果只按摩了两天,没有达到催乳的效果。说是自己会做十多种可口的月子餐,整个月子下来就做了两种,酒糟鸡蛋和鲫鱼汤,吴莉一说不好吃,她就不做了。最主要的是,李阿姨居然给宝宝穿纸尿裤都不掏边,一点也不细心。

  吴莉当时请月嫂的情形,和许多产妇一样,一是周围很多朋友都请,二是相信月嫂能提供专业服务。吴莉承认,当时有些盲从,没有细想,那些所谓的专业服务到底意味着什么。

  让产妇最看重的有两项服务,催乳和做月子餐。

  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章蓉娅说,其实这两项服务的效用,都被社会夸大了。

  在医学上,70%产妇的母乳都是够的,30%产妇母乳不足,需要催乳。最有效的催乳方法就是让宝宝多吸,"宝宝是最好的催乳师"。

  此外,产妇要多喝水,注意休息,营养均衡。相比之下,手法按摩等外部刺激的催乳没那么重要。

  章蓉娅认为,产妇的饮食也没宣传得那么特殊。最主要的就是少油,清淡,多喝水,多喝汤,多蛋白质摄入,营养均衡。"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月子餐有些夸张,炒作的成分居多。"

  张钰承认,这些知识,她并不了解。

  1999年"月嫂"诞生

  下岗工人刘京云开办公司,培训出专门护理产妇和新生儿的月嫂,细分了家政市场

  对于一万五的天价月嫂,刘京云也觉得不合理。

  "月嫂"市场是由刘京云开启的,1999年她创办国内第一家月嫂公司,据说"月嫂"这个名字也是刘京云起的。

  在月嫂公司前,国内只有月子中心。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月子中心通常租用三星级以上宾馆,邀请儿科专家做顾问,定期为母婴做检查,有的还有产妇形体恢复课,防止产后忧郁症的心理咨询讲座。那里普通的工作人员也都是助产士、护士。

  但月子中心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

  那个年代,一个月子坐下来,收费万余元。到月子中心来的多是明星,高薪员工,还有足球队员、企业经理、网络工程师的夫人。

  1999年,下岗工人刘京云在北京医院照顾生产的同事,她感觉,北京很多老家是外地的产妇,身边没人照顾,创办一个月嫂公司,为他们提供服务,将有很大市场。

  "当时只想细分一下家政服务市场。"刘京云说。

  她请的都是北京籍的退休幼儿园老师、医生及下岗女工,并找来妇产医生、儿科医生、营养师给她们培训,使其成为具备产妇和新生儿护理常识的月嫂。

  刘京云定的月嫂价格,高于保姆价格。

  那个时候,请个保姆才280元,而刘京云把月嫂价位定到了900元。即便最初2年,公司亏损,刘京云也没把月嫂价格降下来,"不能降,价格体现着月嫂的价值。"

  2001年之后,月嫂日渐被市场接受。

  2003年,张玉香看到刘京云的创业故事后,成立了深圳第一家月嫂公司。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月嫂公司的发展前景,纷纷开办月嫂公司。2005年,遍地开花的速度已经超出刘京云的预期,并在2008年达到了井喷。

  "虚假"的职业化

  各种公司从事月嫂培训,发放"权威"证书;专家表示,"月嫂"技术含量低不构成一个职业

  许多月嫂公司都试图让"月嫂"变得更职业。他们提供相关培训,并以公司名义颁发月嫂证。有了月嫂证,月嫂身价自然抬高。

  山西长治来的程鸣凤正在考月嫂证。她在一个月嫂公司报的培训班,价格是1200元。

  此前,她做了五六年的育儿嫂。

  程鸣凤算了笔账,在北京市场上,她做高级育儿嫂的报价是4000元,如果转行做月嫂,初级报价就是4800元,几年后,到了高级,可达到6800元甚至更高。

  给程鸣凤培训的老师叫李枫,四十多岁。做月嫂培训前,李枫曾是单位会计,下岗后,一位好友开月嫂公司,邀请她来做月嫂培训。

  为了讲好月嫂培训课,她专门去做了一年多的月嫂,摸索经验。

  采访中得知,很多培训师都是老月嫂出身,真正请产科医生或营养师来做培训的也有,但很少,上课的时间也很短。

  李枫什么都教,产妇乳腺护理,催乳,新生儿脐带护理,二便观察等,涉及的都是一般医学常识。她用的是公司自编的教材。

  "月嫂有多少专业技术性?"李枫反问记者,她说,月嫂的技术含量低,大多都是挣辛苦钱。

  对于这个"技术含量低"的工作,参与培训的单位则是五花八门。

  广州有媒体报道,当地权威培训机构有3家,市人社局下属的广州市就业训练中心、市妇联和市总工会家政培训基地。

  北京靓婴堂在它的加盟招商广告中,也强调了自己的资质,"由劳动部独家授权月嫂职业认证"。它颁发的月嫂证上印着"职业培训证",和"职业鉴定证"仅二字之差。

  北京靓婴堂的"月嫂证"上印着"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字样,并有该中心的盖章。

  该中心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下属事业单位。靓婴堂收取的月嫂培训费分别是,1680元、1880元和2680元。

  该中心职业鉴定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靓婴堂颁发月嫂证,那是培训部门的事儿。目前月嫂根本不是一个职业,也没有一个相关的职业标准。

  国家规定,新职业申报时有两个必备条件:不少于5000人、稳定的从业人员规模,拥有自己独特而核心的职业技能。

  "月嫂工作谈不上专业,目前来看,不可能单独成为一个职业。"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李大经说,月嫂只是家政服务员类别下的工种,它只是比钟点工、保姆等其他工种的文化水平、外在形象略好一些。

  "百团混战"推高价格

  大量小公司涌入月嫂行业,发动广告战,以抢夺市场,并借生育高峰推高价格

  张路军是在2008年进入月嫂行业。他目睹这潭水,如何从清澈变为浑浊。

  那一年,他给妻子请了一个月嫂,并发现整个行业还处于低端经营。他便从外资电信公司辞职,找了几个同学入股,开办月嫂公司。

  此后的一两年,更多月嫂公司如春笋般冒出。好几个原来在张路军公司做客户经理的,都"单飞"了。

  这些月嫂公司各有各的生存途径:有的是老月嫂,带着几个姐妹,靠一些老客户和去医院拉活;有的依靠人脉关系,"吃定"一家医院,通过医院介绍客户;也有的靠广告投入,在百度等搜索网站购买关键字和排名广告位。

  一些刚成立几个月的小公司可能宣传成十年老店;公司里没人懂外语,却自称是涉外经营的国际公司。

  张路军形容现在的"月嫂"产业,"是一个百团混战的时代。"

  行业竞争加剧,也推动广告成本增长。张路军发现,不少月嫂公司每天在网络上投放的广告费达两三千元,是三年前的几十倍。

  于是,月嫂公司纷纷抬高月嫂价格,摊薄成本。龙年伊始,年前还是6000元的档位,年后就涨到8000元。

  "不涨价怎么行?如果维持原价,月嫂都会跑走。"张路军觉得,龙年天价月嫂,某种程度是行业合力所致。

  月嫂也在有意无意地抬高身价。

  苏州街33号公寓是知名的"月嫂大厦"。这栋大厦里,有大大小小十几家月嫂公司。有经验的好月嫂,是各大公司争夺的紧缺资源。在这里,月嫂的档案重复率相当高。不少月嫂都挂靠在好几个公司,哪个公司给的高,就去哪个公司。

  限价还是促销?

  青岛一月嫂公司向媒体公布自己公司价格,并称为"行业指导价",吸引来不少客户

  各地月嫂涨价,有媒体呼吁,政府应加强监管。在此之际,山东媒体爆出,青岛对月嫂发出限价令。

  媒体称,2月初,青岛市妇女就业创业指导中心出台了各级别家政服务员指导服务价格,以指导和规范家政服务员的服务价格。其中,价格最贵的为状元月嫂,4000元/月。

  3月22日,爱心大姐服务社的单经理告诉记者,消息是他们公司发布的,所谓限价令,是媒体误读。

  单经理说,他们只是向媒体公布了服务社的月嫂价格。

  但单经理公布价格时,把自己公司的月嫂价格,称之为"行业指导价"。

  他解释说,因为他们公司在当地的市场份额最大,他们只是想告诉顾客,现在市场太乱,但他们不会涨价。

  爱心大姐服务社,是青岛市妇联成立的中介服务机构,受青岛市妇女就业创业指导中心管理。

  单经理说,公司在公布了"行业指导价"后,用户明显比以前多了。

  青岛一业内人士说,这不是借限价之名,来给自己公司促销吗?

  3月27日,记者致电青岛爱贝佳月嫂公司,当询问起金牌月嫂的价格时,工作人员依旧给出了8小时四千多元的报价,高出"指导价"近千元。

  理性,泡沫才会灭

  产科医生章蓉娅说,产妇、婴儿护理常识都很简单,可以自学,消费不应盲目

  对于目前出现的天价月嫂,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李大经表示,他反对政府干预,应该由市场主导,通过供求关系的杠杆来调节。

  章蓉娅说,只要产妇多些理性,自学些护理常识,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天价"月嫂失去了盲目追捧,便会理性回归。

  有妈妈常问章蓉娅,不请月嫂我根本不会照顾宝宝,怎么办?章蓉娅告诉她们,其实月子里的宝宝最省心,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照顾宝宝的活加在一起无非就是换尿片、喂奶、拍嗝、外加脐带消毒和洗澡抚触。

  唐晓辉和刘丹丹便是一对理性的小夫妻。

  今年1月,宝宝诞生,唐晓辉的妈妈从贵州老家来到北京。按计划,唐晓辉的妈妈白天坐月子餐,照顾刘丹丹和宝宝,唐晓辉下班回来换班。

  实施两天,唐妈妈感觉有些累。于是,唐晓辉请了个不住家的保姆,负责买菜,打扫卫生,洗衣服,一个月2000元。价格是普通月嫂的一半。

  刘丹丹则在怀孕期间,便买了育儿百科全书,产后恢复常识等书,学习了好几遍。一些重点注意事项,还都画了红线。

  在他们夫妻俩的分工里,刘丹丹产后以照顾自己为主,抱宝宝等体力活儿交给唐妈妈和唐晓辉。

  为此,唐晓辉也做了准备。每天下班后,他推掉饭局,赶回来陪老婆孩子。最开始,他也不会抱孩子。唐妈妈指导几次,他也熟练了。

  张钰离分娩还有两个月。她听了上述故事,开始冷静思考。

  "保姆肯定是要请一个,毕竟我老公什么都不会,买菜、做饭都不会。"沉思半晌后,张钰说。

  53%产妇雇请月嫂是因为她们专业

  本报调查北京近百名产妇,他们来自媒体、国企、教师等行业,有80%产妇请的月嫂价格在5000元—8000元;10%产妇请的月嫂高于8000元;而没有人请的月嫂是低于3000元。大多数产妇认为月嫂价格4000元—6000元为合理。

  40%月嫂因为收入高才做这一行

  本报调查北京近百名月嫂,她们年龄从36岁—53岁不等。这些月嫂中,有20%的来自农村;46%的月嫂曾是下岗职工。其中60%的月嫂每月收入在5000元—8000元,20%的月嫂收入在8000元以上。没有一个月嫂的收入在3000元以下。

  问卷调查/实习生李禹潼
(责任编辑:乔雪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