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央行:难逃再宽松--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日央行:难逃再宽松

多家机构此前预计,日本央行将在4月27日的议息会议中扩大量化宽松规模5万亿日元

2012年04月10日09:00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日本央行自4月9日起开始召开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消息人士透露,在审视其2月推出的扩大资产购买规模以及引入通胀目标的影响后,日本央行在本次会议上不会推出额外的货币宽松举措,并将维持基准利率不变。

  不过,日本央行或许只是选择在对经济状况进行更加彻底的评估之前“按兵不动”。鉴于金融市场形势以及日本政界的强烈呼吁,未来该央行仍可能采取进一步措施令通胀升至1%的目标水准。多数市场人士表示,4月份将成为日本央行转变货币政策立场,即采取更加激进的货币政策关键时期。根据摩根士丹利三菱日联证券、瑞穗证券、三井住友日光证券此前预计,日本央行将在4月27日的议息会议中扩大量化宽松规模5万亿日元。

  量化宽松待“加码”

  日本央行在2010年首次推出量化宽松政策,规模为30万亿日元。迄今为止,该行已4次“加码”。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来,日本政界人士都在向日本央行施压,要求其实施更多措施改善该国长期陷于通缩的状况。

  日本央行在今年2月作出最新回应。2月14日,日本央行在当月议息会议中意外扩大量化宽松规模至65万亿日元,并表示,该行的货币政策目标在于短期内实现1%的通货膨胀率,中长期实现2%的物价上涨。这一举措一度扭转了日元升值的态势。

  尽管如此,来自日本国会要求任命更加激进的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呼声越来越大。4月4日,日本国会上院否决了日本政府对央行政策委员会委员的提名,而原因竟是在野党认为,被提名者法国巴黎银行驻日本首席经济学家河野龙太郎在放宽货币政策方面的主张不够积极。

  法兴银行驻日本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卓治分析称,政治因素将是此次日本央行“加码”量化宽松政策的直接诱因。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学者庞中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推动日本进一步量化宽松的重要因素是日本国内紧迫的政治局势。野田内阁眼下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增税法案能否在本届国会获得通过,将是野田佳彦能否继续保住首相宝座的关键因素。而日本最大反对党自民党不断加强对野田佳彦的批评,指责他没有努力消除日本通缩局面,而是提高消费税税率,进一步加深通缩的风险。

  真正复苏路还远

  “能否恢复灾后经济,不仅关系到野田政权的生存,更关系着日本将来的命运前途。而眼下日本财政空虚,要想复兴日本经济,就得多方筹措资金,但日本政府已是囊中羞涩,拿不出更多的钱来,只能继续量化宽松,寄望于日本央行不断发行债券、不断增印钞票,以刺激大众消费以及吸引企业增加信贷规模,从而缓解目前日趋紧张的通缩态势。”庞中鹏分析到。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财务省4月9日发布的2月国际收支初值显示,反映日本与海外的实物、服务和投资等交易情况的经常项目盈余11778亿日元,扭转1月时意外出现逆差的状况,但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了30.7%。综合分析,汽车等出口增长带动贸易收支时隔4个月实现顺差,这是此次经常项目再现盈余的主要因素。

  庞中鹏表示,此次日本贸易盈余并不能说明日本就步入经济良性循环轨道,日本经济真正恢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事实上,根据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数据,日本2月出口额为52477亿日元,进口额为51456亿日元,出口额仅仅比进口额多1021亿日元,只不过是略微增加而已。“随着日本核能发电出现大量缺口,日本火力发电所需的液化天然气需求会急剧增长,肯定会导致液化天然气进口大幅增加,致使盈余幅度同比下滑”。

  庞中鹏认为,鉴于日本经济的沉疴重症的属性,通过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只能是解燃眉之困,从长远角度来看,日本经济完全复苏,还需出台其他战略性综合措施,而不仅仅是增印钞票这样的简单短期举措。
(责任编辑:乔雪峰,聂丛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