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地变成“唐僧肉” 为啥种地“没出息”?--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聚焦粮食安全系列报道之一

耕地变成“唐僧肉” 为啥种地“没出息”?

人民网记者  张彬

2012年04月12日08:16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新开镇为了建一座滑冰场,成片的耕地被抛荒,附近百姓议论纷纷:以平整的耕地换一座滑冰场,值吗?网友陈先生向人民网反映,这种蓄意破坏耕地、将耕地用于商业开发的做法必须被遏止。

  据记者了解,河北省廊坊市郊区,几十亩耕地被铁栅栏围成一圈,两三年未见动静,保安人员说,这里将要被开发成商业楼盘。湖北荆门市某区政府为将某酒店卖出,将该酒店附近的几十亩耕地作为附加条件卖给碧桂园做商业开发。

  总有人打耕地的主意,因为卖地收入高

  上述事例,在全国不知还有多少。越来越多的耕地用于城市建设和商业项目,已成为影响粮食安全的一大隐忧。国家提出,坚守18亿亩耕地的红线。保护耕地成为政府近几年的一项重要的工作,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是耕地日渐减少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各地城镇化速度的加快,工业用地增加,都在蚕食农民的耕地。

  一位当年在西安当过知青的王老先生这样回忆,1995年西安南至电视塔,北至龙首村,西三桥,东灞桥,周围全是庄稼地。过了16年,2011年的时候,西安南边到了秦岭山脚下,北边到了渭河草滩,西边到了西咸交接,东边到了浐灞新区。城区面积扩大了至少一倍。别的地方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城市规模的迅速发展,到处建房子,修公路,盖工厂,蚕食了多少良田。如果放眼全国,耕地减少更是有目共睹。

  2012年2月份,中国人民大学等学术机构对全国农地的调查报告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43.1%的中国农民经历了至少1次征地,而在17.8%的征地案例中,被征地农民反映地方政府采取了强制征地拆迁的手段。

  报告还显示,有12.7%的失地农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而9.8%的失地农民虽然得到了补偿承诺但还没有到位。报告称,近年来农村土地征收数量呈逐年增加的势头,且征收价远远低于土地的实际市场价值,仅为政府卖地价格的几十分之一。

  数据显示,1999年以来,64.7%的失地农民得到了一次性的现金补偿,平均金额仅为每亩18739元,而征地卖地的平均价格则为每亩778000元,是征收价格的40多倍,而其中的差价大部分成为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政府出让土地成为耕地减少的直接原因。全国人大代表李详红指出,中国缺少集中、优质大规模的耕地,加上粮食在流通环节的滞后发展,已成为阻碍我国粮食大发展的瓶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指出,中国坚守18亿亩耕地面积不动摇。靠什么守住18亿亩“红线”?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建议,对新增建设用地征收耕地占用税,由此形成国家耕地保护基金,其收益按比例补贴给承担耕地保护的地区和农民,同时加快健全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使其财政收入和水平逐步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蔡继明同时建议,积极推进城市化进程,让进城务工的农民真正变为城市居民,彻底脱离农村土地,使农村户均耕地达到适度规模经营的最低要求,这样才能调动广大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确保粮食产量稳定增长。

  没人愿意种地,因为种地收入太低

  近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组以“缺席者”为主题的照片,说明农村“空心化”现象:田间水渠边,老人独坐,旁边是两张空椅子,留给在外打工的两个儿子;农家小院中,老两口带着孙子,全家十余口人出外打工或上学,留下一地空板凳……照片反映的劳动力流失后农村空心化现象,是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加快的过程中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去年,我国的城镇化率首次超过50%。而据统计,第一产业从业人员占比也下降到38.1%。“十亿人口,八亿农民”的局面已不复存在。

  四川武胜县的农民种田,如遇收成好,一亩田可获纯收入200元左右,10亩也只有2000元左右,不如在城市打一个月工挣钱多,如碰到年成不好就血本无归。在我国北方很多地方也是如此,更多的农民选择外出打工,家里只有老人在种田,纯粹种田的青壮年农民寥寥无几。一位吴老伯说,在家种田的大多是有手艺的人(指木匠、石匠、泥匠),没手艺的人都外出打工。如今80后、90后的孩子根本都不去种田,好多外出打工的人家都把自己的田地出租给别人来种植。

  今年,粮食产量实现八连增,粮食增产离不开中央财政支持。统计数据显示,2004年至2010年,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投入从2626.2亿元增加到8579.7亿元,年均增长21.8%,其中与粮食生产相关的投入从1029亿元增加到4575亿元。财政部预计,2011年中央财政“三农”支出有望超过1万亿元。

  国家虽然在持续加大三农投入和补贴农民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但农民收益的增幅远低于种粮食成本的增幅。农民种粮收益低的事实未有大的改观。

  程国强认为,2012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连续9年以“三农”问题为主题,形成了完整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体系,也逐步建立了“三农”投入稳定增长的机制,关键在于落实,把已有的政策变为现实。要完善和强化对种粮农民的各项支持政策,进一步提高主要粮食品种最低收购价,增加粮食生产直接补贴。稳定农业生产资料价格,降低粮食生产成本,提高种粮比较效益。加大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力度,建立完善的主产区和主销区产销协作和利益协调机制,进一步调动地方政府,尤其是粮食主产区重农抓粮的积极性。

  全国政协委员、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认为,政府要以较高的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然后以平价出售,这样既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和价格的平稳,又大大提高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和收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俊近日也表示,现在农民种粮的效益非常低,粮食主产区种粮吃亏的问题也非常突出,国家要逐步增加对种粮农民的补贴,同时也健全对粮食主产区的利益补偿机制。
(责任编辑:乔雪峰、刘阳)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