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中有啥粮,心里才不慌?--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聚焦粮食安全系列报道之四

仓中有啥粮,心里才不慌?

人民网记者 张彬

2012年04月15日08:47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聚焦粮食安全系列报道:
系列报道一:耕地变成“唐僧肉” 为啥种地“没出息”?
系列报道二:大豆之殇:“洋豆”驱逐中国良豆           
系列报道三:跨国粮商“跑马圈地”粮油定价权或旁落

  春节刚过,黑龙江省佳木斯某粮库院内,一排排高耸的圆筒式粮仓内盛满稻谷,附近是被白雪覆盖的金黄色稻谷堆,一堆就是50万-60万吨。一旁高高的烘干机正在吞吐着烘干的稻谷,底下的传送带正把烘干的稻谷直接运送到粮仓内,烘干机旁五六个工人在忙碌着。每逢收粮高峰,烘干机一开就是24小时。

  湖北荆门直属库里,一排排高大立筒式粮仓有三四层楼高,里面装满了稻谷。人走在粮仓上面,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金黄色的稻谷颗粒。

  在老百姓眼中,传统粮库更像一个圆筒状的仓储,大量的人工劳动与每年的坏粮成为粮食保管最头疼的事情。每年不断重复翻粮、晒粮都是必须要靠人来做的。而如今的粮库实行现代化管理,一般需要20-30人即可。从粮食入仓到仓储直至最后粮食进入市场,整个都是一个高度机械化与自动化的过程。深圳新沙粮库更是实现从码头到粮库之间全自动化运输。

  粮食安全是一个国家的生命线,而粮食储备是生命线最基本的保障。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1年粮食产量数据统计显示,2011年中国粮食总产量达到57121万吨,比2010年增产2473万吨,增长4.5%。中国农业连续丰收8年,粮食总量不断增加。这为国家增加粮食储备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粮食储备中存在的不足或问题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思考。“中央储备粮中,成品粮的库存规模不足10%,”湖北某直属库主任这样说道。在记者走访的多家直属库中,很少看到大米的储备,看到的更多是原粮如稻谷、小麦、玉米等。

  江西南昌万年直属库主任江林然表示:“加大对成品粮的储备,有利于国家调控粮食市场,而原粮到成品粮还需要几个环节,如遇重大危急事件,调度往往赶不上最佳时间。”

  “库里没粮,就完不成国家交付的储备任务,势必会影响周边各城市居民生活问题,也就无从谈起‘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局面。坐落北京这样大城市旁的直属库,如果手里没有一些成品粮,根本不可能做到稳定社会民生局面,”河北省三河市直属库主任季方清认为。北京市粮食局副局长杨牧表示,成品粮储备关系到北京老百姓生计问题,尤其当出现像“非典”那种紧急事件时显得尤为重要。

  国家粮食储备局原局长高铁生认为,在粮食流通环节,由于市场化推进缓慢,造成国家在粮食物流方面的资金投资没有形成令人满意的合力,重复建设比较严重。另一方面,由于目前国内上至中央、下至地方的粮食储备仍是以原粮为主,对粮食的深加工还处于初级阶段,对粮食和食用油价格的调控能力大打折扣。

  在谈及中国粮食安全与储备时,高铁生认为,中国的粮食储备应该将经营和储备很好地结合起来,才能使储备更好地为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市场稳定服务。他同时指出,目前国内的粮食调控体系仍不够健全、完善。

  尽管存在上述不足,中国粮食储备出现的重大变化还是得益于1998年的粮改。

  自1998年粮改、特别是2000年中储粮总公司成立后,中国在粮食储备与轮换方面都有了很大提高,尤其是粮食储备管理方面,无论从硬件设施、管理水平、高抛低吸的运作方式都取得了很大成绩,节约了国家财政支出。粮改体制理顺,粮库人员分流,粮食储备精细化管理等,都是国家粮改后的重大变化。更重要的是,初步形成了国家在遭遇重大自然灾害等紧急情况下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局面。

  财政部一位官员这样评价道,粮改以前,每年粮食系统需要靠财政补贴很大的数目,黑龙江一个省就要近11亿元的补贴。如今,国家实行中央储备粮垂直管理体制、储备粮经营轮换财政包干,不但解决了长期依靠财政补贴的局面,还确保了“三农”服务有可靠的抓手。

  位于广东省东莞麻涌镇的新沙港口是全国粮油交易的基地之一,这里是国内粮食与粮油价格的风向标,只要港口集中到船,一周内的粮、油价一准会平稳;如果港口存粮不多,粮价必然升高。正如相关业内人士所说:“中央储备粮虽不能直接决定粮食市场,但在稳定粮价、促进国家实施调控方面起到了杠杆支点的作用”。

  据记者了解,从南方城市来看,粮食储备也是有保障的。但在大豆、玉米等个别品种,还需要一定进口来维系平衡,尤其是在销区更为明显。据广东省农业部门统计,广东2011年需求玉米大约1300万吨,而实际整个广东省玉米产需缺口相当大,95%以上的全靠外省购入和进口来维系供需平衡,大豆几乎全需要进口,由此折射出中国一些销区在个别农产品品种上对进口依赖程度较大。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认为,对粮食深加工产品,必须限制出口。

   背景链接:

  粮改前地方管辖国家粮库亏空成常事


  在1998年以前,国家粮库管辖权归属地方,由各省市地方进行管理。那时,中国的粮食储备成为老大难问题,粮库管理长期处于混乱无序状态,中央在急需用粮时不能拿到所需粮食,粮食储备存在坏粮、粮库亏空以及财政支出出现年年亏损的局面;地方任意调动国家储备粮食,管理问题、粮食轮换问题、粮价不稳定等系列问题频现,导致中央政府下决心改革储备粮管理体制。

  一位在黑龙江粮食系统工作30多年的魏姓处长告诉记者,在粮改以前,黑龙江省从国家财政每年要拿近11亿元,用于补贴该省粮食系统亏空与人员开支。如此多的财政补贴还没有把国家粮食管好,出现了震动全国的“90库亏空”等3起粮食被挪用的事件,使国家遭受了巨大损失。

  种种问题迫使中央不得不改变做法,2000年国务院决定成立专门的管理机构——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储粮),由国务院直接管辖,实行总公司—分公司—直属库三级垂直管理,从体制归属上先理顺关系,为后来的国家粮食供给与调控理顺了思路。

  确保中央储备粮数量真实、质量良好,调得动、用得上,是中储粮的主要任务,服务“三农”、确保粮食安全是中储粮公司的基本职责。10多年来,中储粮也是这么做的。中央储备粮权属于国务院,中储粮公司只是管理机构,对中央储备粮具体经营管理负总责,严格执行国家粮食调控任务,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奠定了基础。

  目前,中央储备粮实行垂直管理模式,开展专业化管理,缩短了粮食流转环节,保证了国家急需时调得动、用得上。规定大米、玉米、稻谷不同粮食品种2-3年进行轮换,确保了粮食储备常储常新。

  此外,还结合产销区的不同情况,实施产销合作,针对产区供粮容易销区买粮难问题,直接在垂直体系内实施产销合作,保证了产销区粮食流通需要,还降低了成本、节省了开支。

  粮改以来,实现了国家、农民、粮食企业 “三赢”的局面。通过粮改,国家节省了开支,提升了粮食管理水平,确保了有粮可用;对于农民来讲,最低收购价的政策出台大大提高了农民收入,从根本上解决了农民“卖粮难”的问题,“10公里”辐射圈方便了广大种植户。相对于国家、农民受益,粮企在整个运作过程中既得到国家储备政策的支持,又能在稳定市场中获得可靠的粮源。
(责任编辑:孟哲、王静)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