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经济增速“东慢西快”现象--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透视中国经济增速“东慢西快”现象

刘铮、侯大伟

2012年04月22日10:55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新华网北京4月22日电(记者刘铮、侯大伟)7.2%,东部经济大省广东一季度经济增速低于全国0.9个百分点。

  13.1%,西部经济大省四川一季度经济增速高于全国5个百分点。

  虽然部分省份一季度数据仍未公布,但就全国总体而言,东部地区增速放慢、西部和中部地区增速较快的格局日益明朗。“东慢西快”局面为什么会形成?对中国经济发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今年一季度,成都京东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国际高端订单量超计划完成,销售额同比增长75%。总部在北京的京东方,早已把移动显示中心(液晶面板4.5代生产线)布局在成都,不仅为企业发展开辟新天地,更为西部经济发展增添新活力。

  “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较快,主要是承接了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主要还是靠投资拉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分析认为,东部一些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继续发展遭遇土地、劳动力、销售市场等瓶颈制约,于是向中西部地区转移,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正在改变中国区域经济格局。

  今年一季度,在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9%、增速比去年一季度回落4.1个百分点的情况下,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6.9%,加快了0.4个百分点;东部投资增长18.9%,回落了2.7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分析指出,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要比东部落后,特别是基础设施和工业基础差距较大,目前正处于“补课”和追赶阶段。

  要实现全面小康,中西部必须加快发展,奋起直追。据四川省有关部门测算,到2020年四川要与全国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GDP年均增速需高于全国4个百分点。在这一过程中,中西部经济增速较快是自然的。不仅是四川,今年一季度,陕西经济增长13%,贵州预计增长15%以上,安徽增长12.3%,江西增长11%,均大大快于全国水平。

  “东部地区增速明显放缓,既受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外需不振影响,也受国内房地产市场主动调控的影响,是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必然结果。”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分析认为。

  东部沿海经济高度外向,国际金融危机持续发酵、世界经济复苏曲折,对东部经济冲击远远大于中西部,相关人士直呼遭遇“转型阵痛”。

  例如,广东外贸依存度高达114.8%,今年一季度外贸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了27个百分点,只有4.3%;江苏外贸增速只有0.3%,回落22个百分点;浙江外贸增速也只有5.2%,自2010年以来首次跌至个位数。东部过于依赖外需的经济结构问题进一步凸显。

  国内一线城市主要集中在东部,房地产调控对一线城市的房价、固定资产投资、相关消费、相关产业发展乃至整个经济增速的一连串影响更大。

  今年一季度,北京经济增速为7%,比上年同期回落1.6个百分点。其中,房地产投资增长8.7%,回落了5.3个百分点。北京市统计局测算,房地产限购影响去年北京经济增速0.5个百分点。今年房地产调控政策坚定不移,对北京等一线城市经济增速影响持续。

  “如果城市发展长期依赖房地产,是没有可持续性的。房地产调控非常必要,一些代价是不得不付出的。”许光建说,在经济转型过程中,东部地区正在“盘整前进”,增速放缓就是这种“盘整”的反映,在“盘整”的过程中,正在一点点地积蓄创新驱动的新动力。

  “在这一快一慢之间,反映出中国区域经济形成了梯度发展。从区域不平衡逐渐走向平衡,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在动力。”王军分析强调。

  中国经济发展,不仅面临城乡之间的不平衡,而且还存在区域之间的不平衡,不平衡就是发展空间。

  “武汉作为‘九省通衢’副省级城市,去年全年工业销售收入才8500亿元左右,而县级市江苏昆山的工业销售收入就有8000亿,武汉未来发展空间有多大呀。”叶青举例说。

  今年前两个月,武汉及周边地区新批外商直接投资项目资金5.9亿美元,同比增长近1倍。去年,这一地区签署的项目总投资相当前几年的总和。

  “产业转移,可以使中国劳动力等资源禀赋比较优势能够长时间延续下去,但也会给原来就比较脆弱的中西部生态带来较大压力。中西部地区一定要注意加强环境保护,产业转移不是简单复制,否则就会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王军提醒。

  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加快发展,东部地区未来之路该怎么走?

  许光建认为,经济发展一向引领全国的东部地区肩负重任。北京、上海等要把更多精力放在发展金融等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和总部经济上,而东部广大地区成熟的制造业优势也不能轻易放弃,要在提升技术管理水平、提高附加值上做足文章。东部未来发展空间同样是很大的。

  “东部要给中国经济发展闯出一条新路,中西部地区要为经济发展增添后劲,中国经济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就在于此。”王军总结说。

  
(责任编辑:魏倩)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