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信心从哪儿来(3):市场“乱象”多 购物不轻松--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消费信心从哪儿来(3):市场“乱象”多 购物不轻松

本报记者 吴秋余

2012年05月03日07:4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蒋跃新绘

消费环境好坏对消费者的消费信心有直接影响。当前,我国消费环境建设还存在很多薄弱环节,农村消费、网络消费等领域的消费“乱象”仍然不少,如何让老百姓花得放心、买得舒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农村市场:称心商品难觅

  平常在村里或者镇上买的食品、饮料、香皂什么的,很多都是容易让人上当受骗的劣质货:比如假扮成青岛啤酒的‘青鸟啤酒’,假扮成好丽友的‘好利友’,一不小心就中了圈套。

  ——山东潍坊农民 周金龙

  小孙今年23岁,在北京一所高校读研究生。小孙老家在山西朔州农村,每年寒暑假回家,他都有一个“烦恼”:“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总要托我从北京买一大堆东西回家,路上带着很费劲。”

  小孙说,这几年,老家亲戚腰包渐渐鼓了起来,没想到收入涨上去了,花钱却成了新难题:“商品质量不高、冒牌多,高档商品少,想在乡下买到货真价实的商品不容易,跑到县城里都不一定买到称心如意的东西,所以我就成‘采购商’了。”

  小孙告诉记者,从他到北京上大学开始,他们家就成了村里的商品“周转站”,每次回家,都会有一群乡亲托自己买东西,小到洗发水、化妆品,大到手机、笔记本电脑……“凡是我一个人能带的,都会尽量帮他们买。”小孙说,乡里乡亲的,这点忙总要帮,可要买的东西太多,路上实在吃不消。

  相比小孙,家在山东潍坊农村的周金龙对农村消费不方便的感受更直接。

  2003年起,周金龙买了辆货车,和父亲一起给村里的采石场跑运输,有了一些积蓄后,想给家里添一些大件商品,挑来挑去,想买称心的商品太难了:“在村里和镇上基本上买不到大件家电,即使有的商店有货,也只有一两个品牌和款式,根本没得挑;至少要去县里才能买到差不多的东西,但真正中意的商品也不多。”

  周金龙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去县里买了台燃气灶,当时看外包装写的是“老板”字样,回家装好后才发现根本没有“老板”商标,去店里交涉,售货员告诉他,外包装上的“老板”是生产厂家的名称,并不是老板牌燃气灶,“商店说产品没有质量问题,是我自己选的,所以不给退换。”

  周金龙说,燃气灶用了不到两年就出现了问题,他没有维修,直接换掉了:“这种小作坊生产的东西,用着也不放心,时间久了真怕出危险。”

  “像家电这些大件商品还可以跑到外面买,日常的小商品总不能也跑到县城里买吧。”周金龙告诉记者,“平常在村里或者镇上买的食品、饮料、香皂什么的,很多都是容易让人上当受骗的劣质货:比如假扮成青岛啤酒的‘青鸟啤酒’,假扮成好丽友的‘好利友’,假扮成舒肤佳的‘舒服佳’,类似情况很多,真是‘眼花缭乱’,一不小心就中了圈套。”

  近年来,随着农民收入的持续增长和家电下乡等政策的实施,农村居民的消费能力有了明显改善。据中国商业联合会、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统计的中国商贸流通业发展情况显示,我国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78年的67.7%下降到2008年的43.7%,下降了24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的购买力明显增强。增强农民消费信心,改善消费环境刻不容缓。周金龙希望国家多搞一些像家电下乡这样的政策,“不仅农民能够得到价格上的实惠,关键是可以买到正品真货,买得更放心。”

  网络购物:爱你并不容易

  快递不签字不让验货、商品退换过程繁琐、商品与网站图片不一致、受骗无处投诉、购物网站倒闭……这些现象都极大影响着网购信心。

  ——北京金融企业白领 杨女士

  杨女士是北京一家金融企业的白领,也是个十足的网购达人。“现在每天下班后,我都会在几个主要的团购网站转一圈,看有没有合适的东西。”杨女士说,现在网购已经成了生活习惯,只要打开浏览器,就会不自觉地打开收藏夹里购物网站的地址。

  然而,钟情网络购物的杨女士却有自己的网购“纪律”:“一般手机、电脑什么的大件商品我都不会在网上买;衣服、鞋之类的东西也不会在网上买,除非能在商场试好尺码;团购也会非常谨慎。”

  “现在网上卖东西的越来越多了,但服务质量和消费环境却没有明显改善,甚至还有下降。”杨女士说,以前网上商城只是卖些简单的图书音像、化妆品、生活用品等小件商品,现在网上的东西比以前丰富多了,从水果蔬菜、餐饮服务到黄金首饰、家用电器都有,但网上购物模式却没有太大改进,缺少消费信心,比如:水果新鲜不新鲜、家电是不是翻新机、餐饮服务到底如何等,就没有办法保证,让人消费起来很没有安全感。

  “有一次团购了一张火锅店的四人套餐券,火锅店规定必须提前2天预约,可我一直约了近一个多星期还没排上队。”杨女士说。

  杨女士说,上网时间久了,自己网购的经验比较丰富,上当受骗的情况还比较少,可身边一些参与网购的新手,遇到的网购纠纷总是不断,“除了服务质量难有保证外,快递不签字不让验货、商品退换过程繁琐、商品与网站图片不一致、受骗无处投诉、购物网站倒闭……这些现象都极大影响着消费者的网购信心。”

  杨女士告诉记者,前几天,有同事在网上买了一部手机,收到货后才发现,手机的包装袋被打开过,电池的两个金属接片有很深的划痕,这显然是手机被用过后留下的痕迹。但商家坚持称手机是新品,并且表示,只要没有质量问题,就不能退换,“因为是签收以后才开盒检查的,所以根本没法证明电池的磨损是谁造成的。花钱买了部旧手机,同事很无奈。”

  消费维权:不该忍气吞声

  要把治理消费乱象、改善消费环境作为维护经济秩序、促进经济发展的关键环节来抓,从根本上增强和提振消费者的消费信心。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刘俊海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教授认为,我国当前要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扩大内需是关键,而没有好的消费环境,扩大内需只能是一句空话,“不仅要让老百姓有钱花,还要让老百姓放心花钱。”刘俊海说。

  一方面,畅通流通渠道,增加商品的供应和服务,另一方面降低消费者维权成本,让消费者敢于维权、能够维权,坚决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行为,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刘俊海说:“现在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法规已经比较健全,但维权的举证成本太高,有时候花费的成本远远高出商品本身,这造成很多消费者不愿意维权。”他认为,不能让消费者为了追回一只鸡,就杀掉一头牛,很多地方还需要政府部门和消费者维权组织帮助消费者讨回公道。

  周金龙告诉记者,在当地农村,买到假冒商品,大部分人会选择忍气吞声,“农村没有消费者协会等维权组织,找工商部门又很麻烦,打官司的话时间、精力、成本都负担不起。”他有个亲戚曾经买到假货后找工商、消协都处理不了,最后找到山东电视台的《生活帮》节目曝光后,镇政府第二天就出面解决了问题。

  “政府部门和消费者维权组织不能总是采取被动的‘民不告官不理’的做法,而是要主动采取各种措施,把治理消费乱象、改善消费环境作为维护经济秩序、促进经济发展的关键环节来抓,才能从根本上增强和提振消费者的消费信心。”刘俊海说。

  一季度北京消费者信心指数微降(延伸阅读)

  上海消费者信心回升

  北京市统计部门近日公布数据显示,一季度北京市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08.1,比上季度下降1.8点。

  一季度,北京消费者对当前经济状况满意程度的满意指数为108.1,比上季度下降1.6点。其中,消费者家庭收入状况满意指数为100.7,仅略高于景气线;消费者宏观经济满意指数为111.7;就业状况满意指数为102.3;家庭物质生活水平满意指数为117.6。

  一季度,北京消费者对未来经济前景看法的预期指数为108.0,比上季度下降2.1点。其中,家庭收入状况预期指数低于景气线,为98.8,显示消费者对家庭未来收入状况轻微悲观;消费者宏观经济预期指数为117.4;就业状况预期指数为111.9;家庭物质生活水平预期指数为104.1。

  另据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公布,一季度上海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08.7,比上季上升3.4点,连续两个季度回升。其中,上海消费者整体经济信心指数为113.1,比上季上升5.1点。消费者对家庭收入信心大幅提升,指数为116.4,比上季上升5.8点。

  生活质量信心再度提高。一季度,上海消费者生活质量信心指数达111.5,在前一个季度大幅提升的基础上继续上升3.4点。一季度,通胀压力进一步缓解。被访者中,认为当前“物价过高,难以接受”的占30%,比上季下降2.4个百分点;认为物价将继续上涨的占51.6%,下降5.1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表示,由于受春节和阴雨天气的影响,一季度物价略有上升,但消费者对于物价的接受度有所提高,加上对家庭收入信心大幅提升,生活质量信心继续增强。

  一季度,上海消费者购房时机信心指数为74.9,比上季上升2.7点,比去年同期上升25.2点。从指数上看,消费者对购房时机的预期指数较现状指数高出16.5点,表明随着市场对房价下调预期增强,消费者购房信心跌幅继续收窄。

    相关评论:
    人民财评:经济增长减速,百姓收入不能回落 
    我能成为中等收入者吗?
    人民财评:教育资源有必要向低收入群体倾斜 

    人民日报关注消费系列报道:
    收入还是不够用 消费信心从哪儿来
    人民日报:外来务工人员“漂”在城市里,花钱没底气
    民生视线:让民声“入耳” 促民生“落地”

    关注收入相关报道:
    国务院:大力调整收入分配格局 增加中低收入者收入
    我国收入差距缩小的拐点或已来临
    去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 从3.23:1降为3.13:1 
    收入问题连续四年成第一难题 老百姓从不用GDP来衡量幸福 
    今年将深化收入分配改革调研 配套体制必不可少 
    增收,重在中低收入群体 要鼓“钱袋子”也要减“担子”
(责任编辑:聂丛笑、李海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