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中国石油风险依然存在 对外依赖日益加深--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专家称中国石油风险依然存在 对外依赖日益加深

2012年06月11日05:22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21世纪人类为何而战?而争?而诈?而赛?世界各个地缘政治区为何存在着如此不平衡且相互角力?究竟谁是地缘政治权力之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小杰在其新著《石油啊石油——全球油气竞赛和中国的选择》(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一书中给出的答案是:石油是地缘政治权力之源。谁掌握了石油,谁就掌握了财富增长的动力和现代工业与社会生活的“血液”,谁就拥有了政治权力和博弈的资本。大国油气地缘政治的权力和参与全球油气竞赛的能力来自他们对石油和天然气的现实控制力。

  那么,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将如何参与全球油气竞赛,扮演何等角色?中国在能源问题上能否及如何与世界和平共处?中国该如何选择未来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就上述问题徐小杰研究员接受了《思想者》的采访。

  石油是地缘政治权力之源

  《思想者》:想先请教一个小问题。如果看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其实面临着很多危机,比如:耕地危机、水资源危机,还有粮食危机、生态危机以及近年来的金融危机……您为什么把能源危机、石油危机看得如此重要呢?

  徐小杰:你看,你刚才说的耕地危机、水资源危机,更多地出现在生态恶化的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则缘于贪婪无度的发达国家的金融城,继而肆虐全球。而石油危机,不论贫穷地区还是富裕地区,不论发达或欠发达国家,都普遍存在。不过对欠发达国家而言,它表现为能源贫困或“资源诅咒”;而对发达国家而言,则表现为过度消费或油气污染。

  当今的客观事实是,过度依赖石油的生活方式难以持续发展,但人类离开了石油恐怕也寸步难行。

  《思想者》:所以,有人说石油竞争的过程是没有硝烟的博弈。

  徐小杰:可是,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油气领域经历了重大的变迁,对能源的角逐愈演愈烈,出现了各种对抗或对立,甚至发动战争诉诸武力。

  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我认为,我们的世界仍然在为石油而战。虽然,现在大规模的石油战争难以爆发,但主要油气国与消费国之间、国际石油公司之间依然在相互角力。

  《思想者》:所以,您说“石油是地缘政治权力之源”。

  徐小杰:现代石油工业迄今为止已有150多年的历史。尽管现在全球已经消耗掉已知常规石油储量的三分之一,但随着科技进步,深海和非常规油气资源仍具有巨大潜力,石油足以为人类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美好前景。但问题是,这些不可再生的油气资源分布极不平衡,消费也不平衡,不可再生性和难以获取的程度更加突出。因此,不管用何手段,获得油气资源就拥有了世界上最为稀缺的财富、最可耀眼的权力和难以打破的优势。

  中国石油风险依然存在

  《思想者》: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得非常快,几十年的工夫,从过去贫穷落后的国家,成为今天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国家。当然,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自身对石油能源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比如,我们很多的家庭中都有汽车,石油与我们中国人的生活有了很密切的关系。有学者说,中国不断膨胀的石油需求好比一头大熊进入大超市,必然会使世界原有的油气体系失去平衡,引发重新调整的必要。您能概括一下中国石油发展的现状吗?

  徐小杰:毫无疑问,中国的崛起是21世纪的一个重大事件,也是30年改革开放的必然产物。

  我认为,这30年来,中国石油工业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石油经历了短暂的徘徊,中期出现短期大幅增产。随后进入缓慢增长期,石油进口开始持续增长。

  第二个阶段: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随后中石油和中海油跨出国门,参与国际油气勘探开发。

  第三个阶段:从2000年开始,中石油和中海油国际化经营逐步跟进。

  应该承认,那时世界并没有充分认识到中国的崛起,中国人自己也没有认识到。比如,2005年国内普遍认为,中国的油气是中国人自己的问题,世界油价与我们无关。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世界政治与经济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中国、印度、巴西、南非等国家的崛起越来越冲击着全球现有的油气秩序,特别是中国石油供需缺口加大,对外石油依赖日益加深。

  《思想者》:是不是这种对外石油依赖的日益加深,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呢?

  徐小杰:当然。因为你直接冲击着西方国家既定的油气格局,让西方公司难以适应。而过去20年来,对中国参与全球油气竞赛过程背后的冲突、矛盾、风险却少有人理会。

  全球油气地缘政治格局现状

  《思想者》:既然“石油是地缘政治权力之源”,能不能给我们的读者简要地介绍一下目前全球油气地缘政治格局的状况?

  徐小杰:近10年来,北美地区的非常规天然气开发明显加速。这不仅改变了美国的天然气供应状况和能源结构,还挑战了传统石油心脏地带,特别是俄罗斯的天然气地位。深海和极地地位在上升。美国墨西哥湾、里海、西非和巴西深海及北极海域的油气资源潜力巨大,深海和超深海油气开发已成为势不可挡的方向。同时,围绕这一心脏地带的需求“月牙形地带”也发生了新变化。月牙形地带中的欧洲对石油的需求趋于成熟和下降,处于需求外月牙形地带的北美对石油的需求处于饱和。

  此外,全球还涌现出新的油气权力中心。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三个南美国家形成了突出资源国利益、对抗西方已有合作规则的资源民族主义的油气权力中心,巴西在南美成为一个相对分离的新的油气权力中心;中亚三国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形成了摆脱俄罗斯垄断的油气权力中心;非洲的尼日利亚、安哥拉等重要油气资源国形成极力维护本国资源利益的另一个油气权力中心。这些新油气权力中心的兴起使全球油气权力变得更加多元化了。

  “黑天鹅”到“白天鹅”之变

  《思想者》:那么,在如此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下,中国如何应对?中国能否与外部世界建立一座“能源桥梁”?

  徐小杰:应该说,中国能不能与外部世界建立一座“能源桥梁”这是一个世纪命题,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我以为,中国的未来在于从“黑天鹅”到“白天鹅”的转变。

  《思想者》:您说的“黑天鹅”、“白天鹅”有什么特定的含义吗?

  徐小杰:所谓“黑天鹅”理论,是美国哲学家、金融数学专家纳辛·塔里伯提出的。简单说,塔里伯是指历史上罕见的重大事件、重大影响的不可预见性,即它比一般事件具有更大的冲击作用。比如,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对全球石油市场的冲击就类似于“黑天鹅” 事件。对西方人来说,中国的崛起,中国参与全球油气竞赛,也是西方难以用常规的思维观察和分析的“黑天鹅”事件——因为中国的崛起是超出世界预料的,中国的崛起是用常规的理论难以解释的,中国的崛起对世界具有非常巨大的影响力和冲击。

  “白天鹅”,则是指现实舞台上那些已知的事物和秩序。

  《思想者》:您认为今后中国如何从油气竞赛中的“黑天鹅”变成“白天鹅”呢?

  徐小杰:中国能否完成从“黑天鹅”到“白天鹅”的转身,取决于诸多方面。我认为,总的来说,中国期待一种综合性、可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的油气供需解决方案,中国作为负责任的消费大国,必须向世界呈现自己的需求增长趋势和方向,提出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国际能源治理趋势相协调的综合解决方案,要增进双边合作和多边合作,要营造共同合作制度和机制,培育合作文化,提升能源安全互保和全面的合作对话,推动油气权力制衡,体现中国的责任,尊重资源民族主义,推行全方位的合作战略,建立新型的石油合作伙伴关系,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油气地缘政治局势,才能建立新的全球油气秩序。

  《思想者》:也就是说,我们要与世界通过沟通达成共识,通过融入达到合作,完成从“黑天鹅”到“白天鹅”的转变。

  徐小杰:是的。最终以更加透明、更加负责任、更具有魅力的白天鹅形象树立于世界,这是2050年前中国面临的重大战略课题。

  《思想者》:谢谢。
(责任编辑:崔东)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