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油价或迎"三连跌" 7月上半月可能再次下调--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国内油价或迎"三连跌" 7月上半月可能再次下调

2012年06月11日10:03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还是机械化操作好。”6月10日,在田头劳作半天的老顾一边喝水,一边对记者感慨,“这既能节省体力,还能提高效率。但与以往相比,为数不多的缺点是,柴油这几年是越来越贵。”

  对于前年租了一辆二手柴油耕种机的老顾来说,油价一直是他的“烦恼”。为了“省点开支”,他愣是好几天没用,直到柴油价格年内第二次下跌后,才又拿出来用。

  事实上,老顾只是诸多关注中国油价变动的消费者中的一个。自5月底布伦特、迪拜和辛塔三地原油变化率破4%以来,业界关注的焦点始终没有远离油价——直到6月8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在官网发布《通知》,决定自6月9日零时起,将国内汽、柴油价格分别降低530元/吨和510元/吨,换算到下游零售加油站的价格,即90号汽油和0号柴油(全国平均)分别降低0.39元/升和0.44元/升。

  据本报了解,本次调价是自2009年5月《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实施后,成品油下降幅度最厉害的一次,且首次实现了“两连跌”。此前的纪录在2008年12月,当时汽、柴油价格分别下跌900元/吨和1100元/吨。

  降价是否不及预期

  对于这次调价,老顾还有一个疑问,“柴油价格能不能再降低一点?或者,过几天之后,国内能不能再将柴油价格下降一些?”

  不止是老顾,在一些汽车论坛和微博平台中,不少消费者的疑问都是,“油价是不是降得有点少?”

  据本报从金银岛、卓创资讯、中宇资讯和息旺能源等几家资讯机构了解的数据,截至6月8日,三地原油22天的加权均价已不足108美元/桶,与上次调价时的118美元/桶左右相比,变化率在-9%以上。由此换算到国内市场,比较上述机构的预估值,上述机构预测的汽、柴油价格下跌范围在560元/吨至700元/吨以上。

  然而,最终市场调价幅度低于机构的猜测。对此,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这样解释:一是参考油种不同,“近期美国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跌幅较大,但中国成品油参照的油种是一揽子的、综合的”;二是原油期货和现货价格存在一定差距;三是最近几天国际油价有些反弹;四是最近人民币有所贬值。

  息旺能源分析报告称,按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公式计算,此次汽柴油零售价格实际执行的跌幅和理论跌幅有100元/吨的差距,“这或许刚好填补了3月20日未与国际接轨的那部分涨价”。今年3月20日,国内油价第二次涨价时,国家发改委曾解释,考虑到诸多因素,那次涨价未完全到位。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调价不及预期或是为了顾及“三桶油”。因为,当国际油价下滑时,虽然中游炼化成本下降,但下游降价过大,同样可能导致零售环节利润缩减,这也会影响到企业的生产积极性。

  市场各方影响几何

  从市场影响看,降价后最直接的变化是,全国所有城市的93号汽油价格都回到了8元/升以内。以上海为例,93号汽油现在为7.58元/升。当然,由于降价不及市场预期,市场中不是所有的油价都回到8元以内。同样以上海为例,97号汽油价格目前是8.07元/升,油品更高的98号汽油为8.65元/升。

  但下跌不意味着零售市场已“毫无利润”。金银岛提供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的内参资讯显示,油价下调虽对批发贸易环节形成打压,但成品油零售环节“依然有利可寻”。首先,市场供应持续充足;其次,成品油价格下调可促进私家车等用油群体提升出行和用油的意愿,这将提高汽柴油的消费水平。

  与此同时,油价的下跌对整个宏观经济也产生了影响。中宇资讯油品市场分析师王金涛分析,一方面,成品油零售价下调幅度较大,可抵消流动性提高对国内整体物价的影响;另一方面,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基础能源消费品价格降低,“将刺激终端,如汽车、柴油车等的消费热情。这恰好从侧面配合了国家‘稳增长’的基调,并为下半年中国经济的回暖提供了基础”。

  机制为何还未出台

  据统计,自《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实施以来,国内成品油上涨11次,仅下跌5次,且市场中总是充满了各种质疑。

  日前,一则市场出现过多次的对比再次在业界流传:以纽约原油期价为例,2010年4月14日,纽约为84.05美元/桶,国内汽油价为7420元/吨;而截至上周收盘,纽约为84.82美元/桶,国内汽油却为8320元/吨。对此,媒体质疑,“两相对比,国际油价与两年前相差无几,国内油价每吨却涨了将近1000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再次凸显出现行定价机制“涨快跌慢”、“涨多跌少”等弊端。对此,国家发改委曾多次表示,要“择机”推出改进版的定价机制。而“择机”的重要标准就是国际油价和国内的通胀形势。

  据央视4套《中国新闻》6月9日报道,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表示,关于现行的定价机制,业界反应主要有两个问题:首先是22天的调价周期太长,另外4%的变化幅度也存有争议。

  周望军说,下一步的方向就是改革现行机制,增加透明度,“同时,进一步缩短22天的调价周期,且4%的幅度是不是可以缩短到2%或更低,这些都可以研究”。

  周望军的表态并不新鲜。事实上,本报2010年就曾报道,业界专家的建议就是将22天的机制缩短到10天或14天,且4%的变化幅度或可调整得更小一点。

  对此,卓创资讯认为,机制难出台的一个原因是“后期国际油价面临止跌回涨的态势”。高盛日前发表的报告认为,从中期看,有三个因素将推高国际油价走势:对伊朗制裁的大限即将来临,原油供给可能大幅缩紧;若主要经济体政府采取措施减少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提高流动性),则国际油价可能迅速反弹;随着第二季度需求淡季即将结束,原油供应趋紧将会推动国际油价走高。

  卓创资讯还认为,“目前国内经济形势不佳,定价机制修改后必然会频繁调价,对经济的稳定性影响较大。”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新机制推出及国际油价大涨前,国内市场可能迎来“三连跌”。王金涛预计,以现在的原油走势,“三地变化率将在6月下半月的时候迅速向-4%靠拢,7月上半月国内成品油零售价很可能会再次下调”。(记者 黄烨)
(责任编辑:聂丛笑、李海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