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今日女老板跑路续:500万高利贷导致瞬间崩盘--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山东今日女老板跑路续:500万高利贷导致瞬间崩盘

2012年06月12日09:03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300多名今日系的员工聚在厂门口。他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年初至今,公司已经有四个多月时间没有发放工资,共拖欠700余万元。事实上,从年初开始,公司的订单就在减少,工作的繁忙程度也大不如前。5月6日,李欣的表弟接手公司后,开始辞退员工,但大部分员工并没有签字同意。

  500万高利贷毁掉了山东“今日系”?

  山东女老板“跑路”引发连锁反应,

  多家金融机构深陷泥潭,政府表示“不能倒”


  李欣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为所有人画了一张大饼;而彻底崩盘,只花了几天。

  李欣,山东今日家居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山东今日”)、济南今日家居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济南今日”)、山东今日集成房屋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今日集房”)等公司的法人代表。其旗下还控制着巨龙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及今日咖啡、今日俱乐部等副产业。它们共同组成了李欣的山东今日系(当地人统称为“今日家居”)。据媒体报道,今日系拥有两大支柱性产业,一是软床、沙发等家居产品,另一个是集成房屋。

  辉煌时,今日系在全国有136家经销商,“我们的一张床最贵的卖到18万元,实际成本只有几千块。经销商到这儿提床的时候,都是提着现金,需要彻夜排队。”今日系一位副总说。

  5月5日,因为债务问题心力交瘁的李欣,将公司委托给表弟管理后,悄然隐退。虽然人还在济南,但“李欣躲债跑路”的消息不翼而飞,并迅速引发满城风雨。

  数百名工人上门讨要工资,多名债权人到其名下企业哄抢设备,还有人到法院起诉,旗下部分企业被查封。所有人都在找寻她,包括银行行长、地方官员和民间放贷者等。

  此时,上海一家创投机构针对今日集房的包装上市方案书已经拟好,只需李欣的签字。

  让这一切变为泡影的,是两笔到期的高利贷,总金额500万元。放在当年,只不过二十几张床的价钱。

  瞬间崩盘

  5月29日,记者来到位于济南出口加工区的今日系总部,厂门紧锁。

  300多名今日系的员工聚在厂门口。他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年初至今,公司已经有四个多月时间没有发放工资,共拖欠700余万元。事实上,从年初开始,公司的订单就在减少,工作的繁忙程度也大不如前。5月6日,李欣的表弟接手公司后,开始辞退员工,但大部分员工并没有签字同意。

  一位接近李欣的核心人士鲁凡(化名)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长期的融资压力使李欣血压升高,血压达到150至210之间,4月底5月初几乎不能正常工作。随后,李欣将企业委托其表弟管理。此时公司已经陷入困境,包括自然人和融资租赁公司的多项借款已经逾期无力支付。“李总在委托之前,没跟我们进行沟通,这是她的一贯作风。”

  李欣表弟主持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召开公司大会,宣布两项决议:一是进行债权人登记;二是派人召集工人开大会,宣布停发工资。

  对于上述两项决议,上述核心人士颇有微词:进行债权人登记,是宣告企业破产的象征,引起了债权人的恐慌,形成挤兑;停发工人工资则意味着对外宣布工厂停产,彻底没有产能。这两项决议激化了矛盾,加速了企业崩盘。

  据了解,李欣表弟是台湾人,亦有资金借入今日系,最高时达千万元。今日系一位高层透露,李欣表弟在接管公司后曾要求财务部门将资金打入自己账户,但被财务部门以不合规为由拒绝。管理今日系8天后,李欣表弟离职。他在电话中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现在正急于赶回台湾处理因借贷未收回引起的家庭矛盾。

  据鲁凡介绍,上述两项决定宣布的第二天,即5月7日,今日系的一处车间就遭到了两三拨不明身份、共300多人的哄抢。随后,今日系遭遇危机的消息迅速在济南城发酵。银行、融资租赁、自然人等借贷群体将其诉至法院。

  记者在今日系总部看到,各个厂房与车间都被当地法院贴上了封条。查封法院并非一家,查封日期也不尽相同。

  据鲁凡透露,法院查封李欣旗下公司9个账户时,账户基本上没有现金,公司已经严重资不抵债。

  找钱!找钱!找钱!

  “李欣是一个资本运作高手。”一位机构人士评价说。

  从2010年9月28日今日集房成立开始,李欣似乎只在做一件事——借钱。在其之前主营业务——家居产业式微后,李欣将经营重点放在了发展今日集房上,并积极推动其上市。

  今日系一位副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2011年,由于整个家具行业市场萎缩,公司每卖一张床要亏损1500元,生产积极性下滑。彼时,李欣正在全力发展今日集房,于是就决定将床的生产停下来。当时他劝过李欣,就算亏本也不能停,因为它能带来现金流,每个月能卖到3000多张,回款特别快。对此,李欣并不认同。

  这位副总说,去年11月份,他发现李欣总是在忙着融资,也不管业务上的事情。就是“缺钱缺钱缺钱,李总到处找钱找钱找钱,不是和投资基金谈,就是和个人谈,内容都是资金的事情。”鲁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所有与今日系接触的投资基金都是意向投向今日集房的。

  记者获得的一份关于今日集房的简介书中有如下描述:“今日集房”不是单一的商品,而是一种“标准化、模块化、工厂化、科学化、产业化”的整体集成建筑解决方案。简介书中还大量列举了今日集房已经获得的订单及成就,比如称已正式与日本某公司签署合同,一期项目订单为1.4亿元,总项目约32亿元,首批执行合同4000多万元,并将于今年4月1日前交付使用。

  但鲁凡告诉记者,今日集房与日本方面的项目是有,但距离成功还很远,没有资金往来,只是今日系做了个方案,得到了他们认可,还没有正式签署合同。

  记者从一家投资机构处获得了李欣为其提供的带有保密性质的企业资料。在资料中,李欣重点展示了山东今日、济南今日以及今日集房的收益、负债、工商登记资料等。上述三家企业分别成立于2001年5月28日、2009年4月8日、2010年9月28日。注册资本金分别为5000万元、2000万元、1000万元。资料显示,上述三家企业的法人代表均为李欣。这意味着上述企业互为关联企业。“如果要推今日集房上市的话,这样的企业架构比较方便通过内部关联交易等方式做大做强今日集房的业绩。”山东一位证券业分析人士说。记者梳理上述三家企业的报表发现,其中亦有不少关联交易,体现在应付账款和应收账款项目中。

  而从上述三家企业的负债表来看,其与多家银行发生的借贷主体大多数为山东今日,今日集房的负债率很低,是一个干净的壳。

  “今日集房”的新颖概念成为很多人或机构愿意借钱给李欣的筹码。但大多处于股权投资意向阶段,并没有实质性的入股。也有多家投资机构将现金注入今日集房,准备启动股权投资。

  鲁凡表示,公司已经接触过PE、投行。上海一家投资基金针对公司上市的包装,已经做好了前期的规划方案。只要签字,就可以启动上市的步伐。

  事实上,今日集房在短期内并不能产生明显效益。记者在一份针对今日集房2011年的审计报告中发现其净利润为负。鲁凡坦言,上市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李欣也比较实际,她想先把今日集房推向市场,不能只是“叫好不叫座”。

  催命的高利贷

  据了解,当时今日系旗下的土地与厂房大部分已经抵押给了银行和融资租赁等金融机构,很难再从正规渠道融到资金。为了偿还到期借款,向民间以高息借贷成为李欣不得不做的选择。

  上述今日系的副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去年有老职工告诉他,公司比较麻烦,借了很多高利贷。他很难相信,因为从业务层面看,公司有产品,前期可以有预付款,根本用不上高利贷。

  这位副总去找李欣了解公司的借贷情况。李欣手一挥,“你别管了,资金的事情我来考虑。”李欣告诉他,“没有办法,前期我投入了很多钱。”比如今日集房做了几十套的样板房,而一套样板房的造价就得几百万元。

  “我当时就指出,你只要借了高利贷,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温州那么多公司倒闭,老板跑路不都是因为这个问题?”这位副总说,李欣当时很不高兴。

  已经陷入借新钱还旧钱怪圈的李欣没有选择。据负责登记债权人的相关人士透露,在借款给李欣的自然人中,最高的月息竟达15%,折合年利率则为180%,而同期银行的一年期基准贷款利率为7%左右。其最低的月息也为百分之三点几,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基准利率的近四倍。

  而直接引发今日系崩盘的,正是两笔分别为200万和300万的高利贷。

  据知情人透露,今年5月初,上述两个债权人急于取回他们的钱,但今日系正处于困境未能偿还。两个债权人就叫了一些“社会上的人”来收账,堵门口。这让李欣几乎没办法工作。随后,李欣因为身体原因没来正常上班,他们就变本加厉,对外称李欣跑路。

  此外,在正规融资渠道方面,一家租赁公司借给李欣的贷款是通过银行委托贷款渠道,并通过银行征信系统。4月底借款到期后,因李欣未能及时偿还,引发今日系在银行征信系统上出现不良记录。随后各家银行有所察觉,经过贷户检查后,将今日系诉诸法院。

  至此,李欣的借贷链条坍塌,今日系迅速崩盘。

  一位投资界人士在得知李欣跑路的传闻后,在实名认证的微博上说:“最后一次见她是去年年底,公司放假最后一天,受一老大哥委托,带两家投资公司去洽谈合作,办公室很有腔调,只是账目混乱,其一句话绝倒了我们,‘风险投资就是有风险才投,不然你们叫什么风险投资’,至今音容笑貌宛若眼前。做实业,还是要脚踏实地。”

  初步统计:借债3.5亿元

  今日系的借贷事件之所以在济南引起强烈风波,是因为其资金链断裂的背后牵扯多家银行、担保、PE机构。

  据上述接近李欣的核心人士鲁凡透露,今日系的债权人从结构上主要分为三类。第一部分是银行系统,牵扯到8家银行,有长期借款与短期借款。银行方面显示的今日系的借款数额是1.46亿,其中一家银行的3500万借款已经偿还,由省担保公司给予代付;再加上一些临时、短期的4000多万借款,银行借款加起来达1.5亿多元。

  《中国经济周刊》获得的今日系截至今年2月29日的长期借款明细、短期借款明细以及应付票据借款明细上牵涉的银行名单有:深发展、民生银行、浦发银行、润丰农村银行、华夏银行、建设银行、兴业银行、交通银行、青岛银行。

  第二部分则是创投基金。有北京、上海的多家投资机构,牵涉的金额接近一亿元。这主要是此前众多投资机构想参股今日集房,作为股权投资。但钱进入之后,因为没有洽谈好,在发生危机之后,这部分钱也变成债务。根据约定,这些钱进入后,在没有发生股权投资之前,年化收益率基本和银行持平。

  第三部分则是民间借贷的自然人。初步统计,民间借贷近一亿元,但鲁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实际金额远远不止这些,一是还没有登记完全,另外,一些债权人碍于身份没有公开来登记。

  润丰农村银行建设路支行行长杨锡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已经通过山东省高院诉讼他们了。”对于借款给今日系,杨锡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们银行在给它授信和风险审查的时候,很难了解到其民间借贷的情况,只能通过银行的征信系统,看它在哪个银行有贷款,了解其负债情况。其他方面的借款和社会融资,这个征信系统没法监视,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风险。”

  杨锡勇说,“我们这一块儿额度比较大一些,很关注他们,平时在贷户检查时经常跟企业交流,而且这个企业前期建设得也很不错,规模很大,干了将近20年,经常做广告,业务很火。”

  据记者了解,润丰农村银行对今日系的借款有房产、厂房抵押,而其他多家银行仅为保证、担保类贷款。

  今日系在山东省有较高的知名度,此前在银行系统没有出现不良记录,且资质良好。接受记者采访的投资公司、租赁公司、担保公司亦表示,向今日系提供融资时,主要依据为其此前在银行机构的信用情况。

  政府:“今日系不能倒”

  记者了解到,今日系的几位管理层正在牵头对公司进行重组。他们提出,对于100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则主张以债转股的方式入股将来重组的公司。基金投资机构是他们债转股的主力。

  据悉,今日系管理层将牵扯借款的几家银行的副行长召集在一起开了个碰头会,希望得到支持。“我们建议他们找政府,如果没有政府的协调,重组肯定不能实现。”当地一位银行人士表示。

  事实上,据接近李欣的核心人士鲁凡透露,山东省金融办的领导已经表示,今日系不能倒,他们会给银行做工作。

  山东省金融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关于今日家居的事情还不清楚,还没有形成最终的结论。

  鲁凡表示,目前公司正在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企业的资产和负债进行审计,对以前的借款逐笔核实,是高利贷的将不会主张高息。超过1000万元的会做工作,希望参加债转股。“这样大家同心协力,渡过难关,避免公司破产。”

  对于拖欠工人的工资,今日系负责重组的副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不管债转股成功与否,都会借助政府的力量筹集一部分资金,解决他们的工资。但最好企业还是能存活下去,不然他们会有就业压力。

  针对李欣跑路的传言,他明确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李欣没有跑路,只是在养病。而且目前身体状况正在好转。不久前他还和有关领导去医院见了李欣。对于债转股,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出路,李欣表示同意。

  此外,相关人士透露,目前今日系的债务风波正由济南市高新区政法委牵头处理,并协调公安机关对即将恢复营业的企业进行保护。

(责任编辑:乔雪峰、李海霞)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