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延迟退休”不是办法--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只“延迟退休”不是办法

2012年06月19日09:09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郑秉文表示,当期财务是安全的,但从长期来看,中国社保制度不改革,财务的不持续性是显而易见的。郑秉文认为,当前中国的养老基金处于结余状态,这得益于我国正处于社保普及的“窗口期”,每年有几千万人加入缴费队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凤桃|北京报道



  延迟养老金领取年龄的消息一出,便引发了民众的热议。

  近日,人社部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似乎势在必行,然而反对的声音随之而起。

  “在制造业或劳动密集型产业,无论从体力上还是精力上,人们很难接受60岁之后还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而在智力密集的领域和岗位上,比如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大学教授,延迟退休可以让他们在岗位上继续发挥作用,领取相对优越的工资。”一位行业研究者向《中国经济周刊》坦言。

  中国养老金制度很多环节“跑冒滴漏”,很多资金消失在不合理的环节,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是个系统化的改革,单一推行某一个参数的改革往往阻力巨大,难以实施。

  养老金目前没有压力

  “养老金缺口”所带来的支出压力,早已是业界共识。许多人认为,延迟退休可成为纾解这一压力的重要途径。

  近日,由中国银行、复旦大学有关学者牵头撰写的《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发布。报告称,短期内,我国养老金收支压力主要来源于转轨成本;中长期内,人口老龄化逐渐成为导致养老金收支缺口的更为主要的因素。该报告的一位主要撰写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在目前养老制度不变的情况下,缺口会逐年放大。

  人社部社会保险研究所原所长何平则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目前来说,是否实行延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与养老金缺口并无直接关联。

  中国人保集团养老金研究人员崔鹏认为,一般意义上来说,目前我国的养老金缺口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基本养老保险收不抵支的部分,一个是统筹账户挪用个人账户的部分,也叫“空账”。对于当前我国基本养老基金是否存在财务缺口,反映在第一部分。

  从养老金的收支状况来看,目前中国的养老基金并无压力。根据人社部发布的《2011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下称《公报》)计算,2011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结余为4130亿元。据媒体报道,到2011年末,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余额为1.92万亿元。

  此外,据何平透露,我国为应对老龄化高峰时期社保问题的战略储备基金全国社保基金已有1万亿元的规模;而且,2011年我国财政收入达到10.37万亿元,增长24.8%,政府有足够的财力能够保障民众的养老问题。

  有媒体报道,我国部分省市养老金缺口巨大,比如2010年,企业部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征缴收不抵支的省份(含新疆建设兵团)共有15个,缺口高达679亿元。何平表示,这是由我国各省份的发展差异所决定的,而且对于那些养老金收不抵支的省份,国家每年会给予财政补贴。《公报》数据显示,2010年,这笔资金为1954亿元。何平认为,国家进一步推行养老金区域之间的流动,由中央统一调配,就能解决各地之间的不平衡。

  “缺口”将在10年后

  从长远来看,“空账”将带来养老金支付的潜在风险。专家认为,“空账”所引发的资金缺口可能发生在10年后。

  据媒体报道,截至2010年底,中国养老金个人账户记账额1.9万亿元,其中做实账户仅2039亿元,由此导致了1.7万亿元的缺口。

  多名专家向记者表示,养老金“空账”中,国有企业的欠账是其重要组成部分。1996年之前,国有企业都未曾给职工缴纳社保,社保制度改革后,这些人员的社保“视同缴纳”。这是造成“空账”的重要原因。

  郑秉文表示,当期财务是安全的,但从长期来看,中国社保制度不改革,财务的不持续性是显而易见的。

  郑秉文认为,当前中国的养老基金处于结余状态,这得益于我国正处于社保普及的“窗口期”,每年有几千万人加入缴费队伍。2011年,我国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增长率达到25.9%,高于20.9%的总支出增长率。当前的养老金结余还基于两个因素:一、我国城镇职工的社保缴费比例高达28%,在世界上属于缴费比例较高的国家;二、每年我国各级财政给予养老基金2000亿的财政补贴,而且补贴的数额还在增加。

  我国的劳动保险制度是建国后确立的,当时测算的人均寿命为55岁,如今,人均寿命可达到75岁。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按照女性退休年龄55岁、男性退休年龄60岁计算,平均养老年限从原来的10年增加到25年,养老负担也增加了一倍。

  郑秉文算了这样一笔账:当前我国社会基本养老制度的覆盖人口约为2.6亿人,其中1.9亿人为缴费人口,而另外7000万人为领取养老金的人,这就意味着3个人上缴工资的28%来支付1个人的养老金。何平告诉记者,随着未来老龄化社会高峰的来临,将是两个年轻人赡养4个甚至5个老人。随着老龄化社会高峰时期来临,何平表示,资金压力将出现在10年后。

  延迟退休还没到时候

  在中国,女性职工和干部的退休年龄分别为50岁和55岁,男性职工的退休年龄为60岁,平均下来只有57岁左右。

  不同于社保制度已经全覆盖的欧美国家,中国的社保覆盖人群还在扩张,而且当前账务资金充足,在这个阶段是否适合“提高退休年龄”这项改革?何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在还不到时候,要实际推行可能还要一二十年的时间。

  两年前,全国妇联就提出妇女职工退休年龄延期的政策建议,目的主要是为了在退休年龄上实现男女平等,从而保障妇女权益。今年三八妇女节,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组织部部长张黎明再次强调,应循序渐进地推行弹性退休政策。此前,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也曾建议人社部可以把提前退休的选择权交给妇女。

  何平表示,当前提高退休年龄的改革要小步慢走,弹性退休,逐步取消工人干部、男女职工退休年龄差别,将其统一到60岁,然后逐步提高退休年龄的改革才有可能提上日程。

  单项改革无济于事

  人社部相关人士透露,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国家社保研究机构就对延迟退休的课题进行过研究。对于这样一项政策,有关“弹性”的规定更是一个缓和的政策,职工自愿选择是否提高退休年龄,将大大减少改革的阻力。

  郑秉文则向记者坦言,对于社保制度单改某一个环节很难。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也曾表示,社保制度要做好顶层设计,从社会分配的高度看养老,国家对社保占财政比例、养老金收入支出的额度、养老金缺口填补等方面要进行中长期规划,从而进行社保制度的多项改革。

  对于解决国有企业的“空账”问题,国家采取了一些措施。2009年6月开始,国家将部分国有股的“减持”改为“转持”,要求凡在境内证券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含国有股的股份有限公司,将首次公开发行时实际发行股份数量的10%转由社保基金持有。戴相龙表示,2009年6月至2011年底,共实现境内国有股追溯转持74亿股,发行市值554亿元。这已成为社保基金“存量”的一个重要部分。坊间传言,在合适的时机,国有企业将部分股权兑现充实养老金,但至今没有明确的政策规定。

  一位从事社保研究的专家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国有企业“视同缴纳”的欠账有多少,数据未见公开;下一步,国有企业是否执行股权兑现,何时执行?这些也应该与养老金“参数”的改革同时推进。

  不仅如此,在当前的社保制度下,政策设计还有很多缺陷,“跑冒滴漏”现象非常严重。郑秉文表示,比如,当前设定的缴费标准是以上年社会平均工资为标准,而每年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相比上年要增长14%,这就意味着社保基金缴纳的基数缩小了。

  中国处于社保制度的扩张期,因而每年增长的缴费收入掩盖了制度的缺点。郑秉文认为,10年后,中国实现了“应保尽保”后,其不可持续性就会暴露出来,所以中国应该在窗口期关闭前尽早实现改革,否则就是把矛盾推向了下一代。

  延迟领取养老金,你同意吗?

  反对94.1%

  支持2.4%

  中立1.9%

  其他1.6%

  基本养老金

  也称退休金、退休费,是一种最主要的养老保险待遇;此外,还有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和职工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

(责任编辑:乔雪峰、聂丛笑)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