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儿子新书惹争议 售书现场谈财产纠纷(图)

阎锋

2010年08月24日14:16  来源:《南方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季承的新书《我和父亲季羡林》。南方日报记者张由琼摄
季承。资料图片


  于上周五开幕的南国书香节,季羡林先生的独子季承作为重头嘉宾出席了惠景书城的签售仪式。《我和父亲季羡林》出版后,有人痛骂季承“不孝”、别有用心,也有不少人说读完后感觉这并不是一本令人愉悦的书。这本坦白之书的价值究竟何在?《我和父亲》能否作为回忆录的新标杆?抑或这只是一场并不厚道的缺席审判?

  在半个小时的访谈时间里,季承激动和动情地谈到季家与北大在父亲遗产纷争上的是是非非。谈及父亲、家庭和《我和父亲》这本书,他的回答都是爽快而利落的。这或许让外人很难理解,这是一个儿子在谈论自己德高望重的父亲。这究竟是一种释然和坦荡后的表现?还是一如书中字里行间透出的冷静与克制?

  20分钟大谈财产纷争

  “大家不要有顾虑,作为继承人我是会很负责任的。”、“我不是来夺财产的,请大家相信季羡林的继承人不是贪财之人,我个人不需要这么多钱。”

  记者看到,现场排队等待签名售书的读者,手中买到的《我和父亲季羡林》已经是加印版了。加印本上赫然增加了吸引人眼球的推介语:“一本引爆家庭伦理大讨论”的书。凤凰卫视知名主持人马鼎盛说:这本书的热销有媒体推波助澜、广泛传播的功劳。“只要是一沾着季羡林这三个字就不用担忧,保证畅销。”名人效应在书香节上同样体现的淋漓尽致。

  事实上,季承先生令人感觉比较随和,他请提问的阿姨坐下来慢慢说,看到记者在采访中笔突然没水,立刻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笔来“用我这个”。但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季承用了几乎20分钟来谴责“北大的不道德”、“这是一个衙门作风、官僚作风的大学。”这些恩怨大多集中在季羡林先生的财产和捐赠问题上,季承多次重复说:“大家不要有顾虑,作为继承人我是会很负责任的。”、“我不是来夺财产的,请大家相信季羡林的继承人不是贪财之人。我个人不需要这么多钱。”

  季承,幼时原名“延宗”,作为季羡林先生唯一的独子,在季羡林去世前后,这个名字频频进入媒体和大众视野,他的出现总是难以与北大纷争割裂开来。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季承非常强调自己继承人的身份。

  在讨伐北大时,他加快语速,情绪激动。他说:“财产捐赠是父亲的意气用事。”他用“滑稽”来形容季羡林2001年“一桌一椅、一印一印盒、一笔一砚”的捐献。“2001年父亲的捐献是不合法、没有清单目录的,甚至可以说是一场非常滑稽的捐献。”

  借书抒怨还是情绪的自然流露?

  “有人说读了这本书后感觉到郁闷,我想你不要郁闷,应该高兴才是。因为我为你们还原了一个真实的人物。”

  季承小时候的家,也就是季羡林少时从乡下来到济南后的居所,是在济南的佛山街。“因为济南曾经有个千佛山,人们就把这条街叫做佛山街,与佛山的名字是凑巧了!”季承笑言,首次来到佛山,对佛山此前的印象就是享誉中外的佛山陶瓷了。

  在书香节仪式开始前,季承与记者闲聊起来。问起季羡林对他的影响,季承回答之爽快出人意料:“我小时候很少与父亲接触,我3个月大时,父亲离开家一别十二载,父亲回国后也只是一年回家度假两次。即使是1952年我考到北京以后,父亲对我的影响很有限,我们的专业方向完全不同。”

  除了为学,在接人待物和为人等其他方面呢?“在热热闹闹的学术追捧中,父亲的内心是冷的、寂寞的。我们接触的时间太少,唯一的一次是他摸过我的头后,立刻去水缸里掏舀了一瓢水冲手。他从来没有亲过我或者拉过我的手。”季承引用了书里的话作答。

  斩不断、理还乱,季承在书中也有屡次的感慨:“人间恩怨,如何理得清楚!”然而,季承却用大量的篇幅去写一个女人“趁虚而入”,描写了他父亲晚年生活经过的“夕阳的光彩”……究竟有没有必要把这争宠似的怨恨还原给国人?加之季承本人也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并且也有发妻和年幼的儿子。中国人讲究为尊者讳、“子为父隐”,季承在做这本“坦白之书”时又是如何看待的?是不是如外界猜测是抒发怨气?

  “我认为我的坦白不会有损于季先生的崇高形象,相反大家会更加了解这位大师,为尊者讳的道理我自然明白,这个讳是有界限的。”说到这里,季承的声音忽然提高:“其实我还有话要说!”

  季承说希望大家仔细读读这本书,这本书里有很多故事。他强调说:“我不是说父亲不好,而是想说说我们季家和我父亲的一些事情。希望大家通过阅读来了解大师,不要用消极的观念看待这本书。”他又加了一句:“我写这本书不是随便的。”

  以季羡林在《清华园日记》中对于家庭观念的描写为例,季承先生告诉记者几年前看到时感觉很惊讶,但无可否认,在书中尤其是涉及到父亲的章节中,季承的叙述又是平淡、质朴的,难以带给那些想从中猎奇、偷窥的人以快感。回忆者是否又在克制情绪?“我要舒一舒怨气。”面对广大读者,季承又说,“或许我又不是抒发怨气,而是一种情绪的自然流露吧。我就是想我把了解的东西写出来。”

  “有人说读了这本书后感觉到郁闷,我想你不要郁闷,应该高兴才是。因为我为你们还原了一个真实的人物。”但在言语中,季承非常乐意与父亲的性格划清界限,“我自己是一个俗气的人,我没有父亲那么多的学问。我不会那样对待我的家庭。”

  回忆录是不厚道的缺席审判?

  “我和姐姐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参加了工作,我们常暗示要把母亲接到北京来,这时父亲才说了一句话‘我和你妈没有感情。’这是拒绝我们的建议的话,也是真话。我父亲和母亲是没有感情的,他并不情愿和自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他们的结合是勉强的、机械的,他们的婚姻和生活是悲剧的……”

  在朗润园,“我们和他可以谈天说地,论古道今,可就是谈不了心里话,交流不了感情。大家表面上一团和气,可内心里却隔着一堵墙,这堵墙是我们家先天条件造成的,这种先天不足的情况很难改变的。先天不足,是我们家不幸的根源。”季承说。

  记者发现,与季承在接受采访时谈及财产纷争时的激动和动情相比,在谈及父亲、家庭和《我和父亲季羡林》这本书时,季承的回答总是爽快利落;难以动情、动容。季承在书中有一个基本的论调:季家是悲剧的家庭、不幸的家庭,每个人都是悲剧的人物,尤其是父亲“只看到悲剧能净化灵魂,并且甘愿做悲剧式的人物,求仁得仁。”而父亲和母亲的感情非常不好,引用父亲一句话说“我和你妈没感情”。

  同为名人之子的凤凰卫视主持人马鼎盛在《开卷八分钟》节目中,对季承在书中评价父母感情的问题颇感不忿。马鼎盛说:“我和你妈没感情”这句话即使是说过,可能只是一时,不代表他们漫长几十年的相濡以沫,当时30年代、40年代、50年代过来这批老人,由于夫妻之间文化巨大的差异等,可能是没有西方那种浪漫,那种罗曼蒂克;但是他母亲一辈子是忠忠耿耿地跟着父亲,至于夫妻之间老人的感情,其实是后辈不宜去评价的,特别是当儿子的,就不宜去评价了。“这对老夫妇已经都去世了,然后你现在出来讲一些他们感情不好的话,我们听着觉得起码是不厚道,这是一个缺席审判。”

  所谓真实的回忆,有时候往往是先入为主的情绪左右了回忆本身的色彩,这本书究竟能否被称之为“树立了写回忆录的标杆”?抑或只是如马鼎盛所言:“只是一场并不厚道的缺席审判?”面对这样的疑问,季承回答说,书出来后引起了争议,中间也有很多非议。“我没有关注到这位马先生的评论。但是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先入为主的情绪和论调。”

  “你说的先入为主,是我对北大吧!可以说,在财产纠纷案之前我对北大也没有怨气。我生活在北大,我对北大很尊重,而我对父亲依旧很尊重。在这本书里我们家人舒一舒怨气,也让社会了解一位更真实的大师。”

  季承在该书的最后,引述了季羡林一篇没有写完的文字,题目叫做《最后的抚摸》:“老伴卧病在床已经将近一年了……德华你和以前一样躺在那里,似睡非睡,脑袋直摇晃。我抚摸了她的手,她的额部,都是温温的。这温暖直透着我的心。她没有睁眼,也没有看我,哪知道这就是最后的抚摸。”

  温暖的最后八个月

  “他仍坚持清晨四时开始工作的老习惯,成了朗润园里最早亮起的灯。他继续撰写《糖史》,回复散文的写作,参加各种社会活动,社会地位和学术地位日见其高。他之所以能这样做,家庭的和睦是极为重要的条件。”

  家庭的事务全部由叔祖母和母亲承担,父亲享受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待遇。静思片刻,季承告诉记者,或许大师就应该有很好的静心做学问的条件,对家庭事务可以一概不管,大师才有空间去做学问,作为大师的家属应该多承担一些。“我的母亲和叔祖母就是这样的女性,文化大革命后我和姐姐也承担了家庭的很多。”尤其是姐姐,季承在书中对季家的三位女性形象:叔祖母、母亲和姐姐婉如着墨颇多,而且这种回忆是温暖、包含着感情的。

  季承说,“父亲去世前的八个月,应该说我完全了解了父亲,我完全释然了。”事实上,这本书让人稍感温暖的只有最后的八个月。季承说,父亲弥留之际的八个月时间,父子之间谈话的内容很多,涉及面很广,“一言以蔽之,这一段时间真是充满了温馨、真情,是我们父子之间最为融洽的时光。父亲曾对护工说,这是他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光。”

  季承在书中记录了一些聊天内容。比如谈到大师的称号,季羡林说,有很多人垂涎大师的称号,争着要当大师,他建议漫画家画一张漫画,上面是大师的桂冠,下面是一群鸭子,把脖子伸到桂冠下面,张着嘴,要戴上大师的桂冠。

   ◎

(责任编辑:乔雪峰)
更多关于 经济人物 的新闻
· 任志强:一位不露相的资本运作高手
· 任志强的公司伪造公文西安骗地?
· “三最”官员贪腐的钱是哪来的
· 罗亚平再破腐败记录的“悲剧”根源何在
· 亿元女贪官公开犯上为何无事?
· 任志强华远地产被疑骗地 华远5841万贷款或打水漂
· 十大最吸金作家 暮光之城教母上榜(组图)
· 辽宁"女文强"财色兼收贪1.45亿 市民称很丑很疯狂
· 台湾女子中4.9亿捐1亿 曾立誓中奖一定大额捐助
· 中海油高管层调整 杨华接替傅成玉任中海油CEO
相关专题
· 人物
留言
我要发表留言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到强国社区注册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生活中12大有毒美食生活中12大有毒美食
野狼差点撕下猎狗一层皮(图)野狼差点撕下猎狗一层皮(图)
盘点北京最奢侈的十大购物地盘点北京最奢侈的十大购物地
曝光娱乐圈"一夫多妻"曝光娱乐圈"一夫多妻"
   精彩新闻
·农商行被骗贷七亿仅追回一半 八干部受贿千万
·华尔街要崩盘?
·悍马售后将全凭经销商"自觉" 配件可保供10年(图)
·美药企再遇反海外贿赂潮
·看公务员工资的世界行情
·中国民航局:航空公司须预留2%运力应对延误
·香港包机飞赴菲律宾 处理被劫持旅行团事件
·一碗面要200元 桃园机场餐饮贵旅客最不满意
·人大常委会提出尽快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
·人保部将统筹考虑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播客·视频
教你如何“揣测”领导教你如何“揣测”领导
李敖之子挑衅韩寒遭声讨李敖之子挑衅韩寒遭声讨
   资本市场热点追踪
·午评:地产钢铁股引领反弹 沪指涨24点报2664
·开盘:两市小幅低开 沪指跌2点开报2636
·深市上市公司公告(8月24日)
·8月24日沪深股市最新交易提示
·101只基金披露半年报 股票方向基金损失惨重
   频道精选
鲁迅24年收入480万元鲁迅24年收入480万元
培养亿万富翁最多的大学排名培养亿万富翁最多的大学排名
·超九成80后无法赡养父母 2.59亿"彩王"挤地铁上班
·经济周刊:既要压上涨、又要保发展  楼市调控,进还是退?
·普通人如何从八千赚到百万 女孩怎样在奢华中迷失
·任志强再抛雷人语录 黄光裕全力筹钱背水一战
·黑势力已成经济毒瘤 开发商挣钱挣得都不好意思了

[一语惊坛]贪污有理,不赞成开征富人遗产税哪奇怪?
[论坛]中国所犯战略错误在琉球·9成网友看清美国阴谋!
[访谈]杨翠芝、黄生留谈郑垧靖·社会学家谈保护孩子
[辩论]郭德纲该不该遭封杀?·申遗花费十几亿,值么?
[博客]女文强让中纪委开眼界 女党委书记拒啥潜规则遭打?
[博客]朱镕基经典语录让人镇服 任志强:房价为何仍在上涨
   无线·手机媒体
手机上网就上强国论坛手机上网就上强国论坛
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