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界现“小费经济”读者出手高达几十万--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网络文学界现“小费经济”读者出手高达几十万

2011年12月20日13:43  路艳霞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漫画/赵春青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旧时艺人卖艺,看客叫好声四起,赏钱自然少不了。作为旧时盛行的风俗——“打赏”,如今在网上再度走红,不少读者出手大方,网络小说作者开始频频接赏。

  “击节赞叹,拍案而起,非此犒赏不足以表吾之意!”早先流行的各种激励作者的赞语,在眼下似乎“诚心”不足。为了充分表达情感,许多读者开始自掏腰包,为喜欢的作者付 “小费”。小费少的折合人民币仅1元,多的高达几十万元,而几十元、上百元的小费实属稀松平常。

  46万元打赏

  惊了作者

  网络文学催热了一批网络写手,随着打赏风潮的到来,如今网络文学世界又诞生出一大批超级粉丝,他们有一个统一称谓,名曰“盟主”。

  花人民币购买各家网站的读书币(100读书币相当于1元),进入网络文学作品阅览页面,点击打赏图标,打赏就轻松完成了。看起来简单的操作,背后却潜藏着严格的等级制度,而为了获得高高在上的等级,唯一的做法就是多砸钱。

  在起点中文网,读者等级森严,共分学徒、弟子、执事、舵主、堂主、护法、长老、掌门、宗师、盟主10个等级,看一本书,当学徒的各种花销要5元,要想成为掌门需花费500元,最高级别的盟主花费则要1000元。

  截至18日,网络小说《仙逆》已拥有313位盟主,而众多的宗师、掌门、学徒更是无法一一列举。在300余位盟主中,一位叫“Fning”的粉丝在粉丝榜中高居榜首,而他被大家称为“仙逆总盟”,当然是因为他为《仙逆》花钱最多。

  《仙逆》作者“耳根”对“Fning”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是一位好读书的人,一位爱书的人,《仙逆》在总盟Fning的眼里,无疑是一个新生的孩子,他尽力去呵护、帮衬,为此他花费了46万多元去打赏。”

  连初出茅庐的“耳根”都觉得这个数字不可思议。“这么多的钱是什么概念?在我们那里(编者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不用贷款就可以有车有房了。”“耳根”将盟主的行为视为对文学的爱和对自己的爱,“在虚拟的网络上要有多么巨大的力量才可以驱使总盟去这么做!”

  打赏纪录水涨船高

  两年前,打赏开始在网络文学中现身,起点中文网是始作俑者,其理念来自游戏世界;晋江原创网、纵横中文网、逐浪小说网、飞卢小说网等许多文学网站则后来跟上,纷纷为读者打造这种全新的体验。而随着打赏体验的升级,打赏纪录也开始水涨船高。

  打赏出现的头一年,一些头牌作者一本书最多能拿到1万至3万元。而2010年底,《重生之贼行天下》诞生了单人打赏10万元的纪录,一时间网上一片哗然,“是不是有钱没地儿花了呀!”

  但今年以来,10万元的打赏纪录已是明日黄花,金钱数额变得越来越高:《重生之贼行天下》盟主一掷20万元,《吞噬星空》第一盟主打赏高达45万元……文学网站编辑小非说:“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为一本书打赏上百万元的可能性都存在。”

  尽管这些惊人的纪录在打赏榜上还是极少数,但出手大方的打赏者搅乱了网络阅读的一池水,其打赏动机不断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读者刘渊认为:“网络文学的商业味越来越浓,铜臭味也越来越浓,一些人拼命砸钱未必是对文学的喜爱,很可能有攀比、斗富的心理。”

  而某些有钱人在热捧网络文学的同时,也的确将挥金如土的习性带进了这个圈子。据《仙逆》盟友榜描述称,“总盟主腰缠万贯,一掷千金……据闻年已不惑,喜结交朋友,喜抱打不平。”

  对这些少数人的极端行为,也有读者表示赞赏,读者刘玮伦称:“其他行业不是还有人花几十万元搞赞助嘛,网络文学怎么就不能有赞助呢!”

  精心推出的商业游戏

  打赏习俗尽管出自旧时,但这其实是商家精心推出的一款商业游戏,玩家则是读者和作者。

  看书网总编辑李智弟认为:“从本质上来说,打赏是网络文学赢利模式的一种探索。”在他看来,由于盗版难以遏制,网络文学的VIP收费阅读也已走到了顶点,作者靠章节收费很难赚更多的钱,“打赏的到来,弥补了作者的一些收入,它的出现也是必然的。”

  但看客注意了,既然是游戏,就有其内在的规则:首先,打赏钱不是全部落入作者的腰包,一般是网站和作者五五分成。其次,作者和读者都要有人缘,要欲望足够强。

  小非说:“现实社会是什么样,网络文学世界就是什么样。那些文笔还行,会跟人处关系的作者,自然会获得打赏。”据介绍,除非像唐家三少这类“大神”级的作者不会在乎打赏,不少写手都把打赏看得很重。

  很多写功平常的小说因作者的热情赢得了打赏。网游小说《重生之贼行天下》的作者“发飙的蜗牛”就很下工夫,每每有人花钱打赏当上盟主,他必定头版头条置顶示众,高呼“威武”。不仅如此,他还把读者名作为角色名写入小说,吸引了相当一批读者,以满足他们欲声名远播的心理。

  但正因为打赏是一种游戏,它也一样具备满足玩家虚荣心和无止境欲望的游戏特质。

  对读者来说,虽说为了保住“总盟主”的地位,要不停砸钱,但当上总盟主,不仅令其名声大振,而且他们可以享受权威带来的快感,在粉丝中发号施令以捧红作者。而对作者来说,他们虽说需不时向读者示好,甚至央求读者打赏,以谋求作品在网页有个好位置,但这为其作品获得影视改编等商业利益铺好了路。

  尽管打赏令读者、作者失去平常心,但李智弟还是预测,网络文学类似像打赏这种娱乐形式,以后会像雨后春笋一样越冒越多。“这也是数字出版比传统出版好玩的地方。”

  声音

  误导作者创作媚俗

  北京大学社会系教授夏学銮:网民手中有钱了,想和昔日地主、老爷一样,尽可能地给点赏钱,以表现自己高高在上的绅士风度。在21世纪的网络时代,网络文学打赏完全承袭了过去给地主老爷家唱堂会的腐朽形式,这不是健康文化现象,不宜提倡。

  对于作者而言,打赏客观上对作者写作有一点激发,但是对于需要沉静心态的文学创作来说,可能更多是消极的帮助,往往会误导作者向媚俗方向发展,作者为了迎合喝彩声,只会让作品质量越来越低下。

  有助于阅读付费观念的形成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翁昌寿:打赏其实是一种网络文学阅读的“基础设施建设”。这种鼓励创作的方向是好的,促成读者形成付费阅读的观念也是可贵的。网络文学“基础设施”建起来,更多的创作者才会被吸引过来。以后网络文学自然会出现更多的细分,像那些更有文学品质的严肃文学可能随之出现。

  □路艳霞

(来源:中国新闻网)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