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建国冲击世行报告发布会:我没接受任何人资助(1)--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杜建国冲击世行报告发布会:我没接受任何人资助(1)

2012年03月01日08:56         手机看新闻

杜建国火了。

几天前,这名山东汉子在经济学界还是名不见经传,然而,经历前日在世行报告发布会现场的一闹,已然成为全国舆论界炙手可热的人物。更出人意料的是,杜建国的“行为艺术”再度挑起了社会各界对国企改革路径选择的激烈争论。

昨天,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几乎要把他的手机打爆。轮到南方日报记者拨通时,他已经是第四次给自己的手机充电了。

焦点

1

是独立学者,还是“既得利益者”?

杜建国到底是谁?此前,网络上并无太多关于他的信息。而杜建国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只是介绍自己是山东人,未上过大学,曾在环保部下属的《绿叶》杂志工作,目前在给两家网站做顾问,专注于西方近现代史/经济思想史和政治学的研究。

他在当天的记者会上派发自己写作的《世界银行,带上你的毒药滚回美国去》时,一直自称为“独立学者”。然而,学术界,并没有很多人听过这个名字。

他真的是独立学者吗?昨天,面对南方日报记者的追问,杜建国一再强调,“独立学者”是目前对自己最为恰当的概括,因为当天到现场抗议,是他根据自己多年的研究独立作出的决定,他的研究,从来没有依靠过任何人和任何机构的支持,也从来没有受过任何个人和机构的刻意影响。

他认为,那些指责他在“为既得利益集团服务”,完全是以己度人。“当下确有很多学者在为利益集团说话,但我没有。”

杜建国还举例说,很多名流在网上为钱说话,有些甚至还是拿了钱的,却没被骂成为利益集团服务,唯独他给国企辩护了几句,就被扣上了一顶帽子。“事实上,我还为讨薪工人说话,为无家可归的人说话。”

杜建国说,国企改革是一个贯穿改革开放全过程的话题,特别是近年来,整个社会都在讲“国富民穷,国进民退”的话题,他很早就予以关注,并为此做过调研,写了一系列文章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缉刊》、《环球时报》和《中国改革报》等报刊上。

他透露,为国企说话的文章其实很难发表,最近几次,杂志社答应得好好的也反悔了。“如果真为某些利益集团服务,文章应该很好发表才对。”

焦点

2

炒作自己,还是揭露真相?

当杜建国昨天成为全国媒体都想抓住的新闻人物时,有人说他“的确成功了”。

在微博,一些人质疑杜建国此举完全是为了炒作自己,根本不是为了要打破什么话语权垄断和揭露真相。

而面对南方日报记者的采访,杜建国反驳说,这样的判断是毫无道理的。“我以后会陆续把自己的研究文章发表在博客上,以供大家阅读研判。”

回忆起前日在佐利克行长面前抗议的那一幕,他解释为是自己站在坚实的学术研究基础上的“冲冠一怒”,“在一个严肃的学者面前,世行那些人都是一群有权势的骗子,根本不值一提,我若不是为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着想,根本不屑于搭理他们,更不会想借世行来出名。”

杜建国对记者说,现在的舆环境很糟糕,话语权都被一些真正的利益集团垄断了,想为国企说话很难。

杜建国说他选择为国企说话,基于以下一些事实:

一是,国企老老老实交税,已是对中国最大的贡献,这保证了政府财政的充盈,这一点即使有同等资产、同等就业人数的民企都做不到。大多数民企都在想尽办法地偷漏税。政府要改变民生、办大事,都得花钱。现在我要问谁交税最多,答案肯定是国企,尤其是央企。

二是,除了交税,国企也在向国家上缴部分利润。民众普遍有误解,国企剩下的利润都给管理人员私分了。事实上,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而是被夸大了。多数情况下,企业留着钱,是出于保运转和扩大再生产的需要。中国经济要保持高速增长,每年的投资都很大。表面看来,国企的收入很多,实际上其投资压力非常大。对于国企有哪些钱没花好的,这个可以先调查,再就事论事。

三是,国进民退是个伪概念。事实上,很多方面,政府对私企更好。譬如,在央企参与房地产开发的问题上,媒体曾群起攻之,后来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下文要求央企退出。按理说,在市场经济下,谁都可以来投资。但事实上,国企面对的条条框框和不自由、不公平,比民企多。

(来源:南方日报)


【1】 【2】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