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大葱缘何跻身“贵族菜”--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平民大葱缘何跻身“贵族菜”

2012年03月19日08:55  嵇芸芸       手机看新闻

继“蒜你狠”、“姜你军”之后,“向钱葱”登场。近期,多城市市民发现大葱价格飙升,北京和济南等地花10元钱仅能买到两根大葱。昨日,走访上海的菜市场发现,相较于北方城市,上海大葱价格算是便宜不少,但身价同样倍增——价格大致在4.5元/斤-5元/斤。

在分析人士看来,今年大葱种植户大幅减少,再加上近期阴雨绵绵,产量降低引发供求失衡是导致大葱价格暴涨的主因,而流通环节过多也助推葱价上涨。

价格快速攀升

昨日,本报记者走访上海的菜市场发现,由于进货渠道不同,大葱最贵要5元一斤,便宜的也要4.5元一斤。当记者抱怨太贵,摊主辩解称,“这段时间是大葱货源的空白期,前一批收获的大葱基本已经卖完,离新的收成还有一段时间,所以眼下大葱供不应求,造成价格高涨。”

摊主对记者指出,上海人并没有拿大葱当配料的习惯,因此相较于北京“10元两根”的价格还是低了不少,但今年以来的确涨价不少,从之前3.5元/斤涨至目前的5元/斤左右。

中国其他省市也惊现“天价大葱”。据了解,北京各大蔬菜批发市场的大葱批发价格达到了每斤4元以上,而去年同期,每斤才合几分钱。在济南的批发市场上,去年这个时候每公斤大葱的价格为2.4元至2.8元,但现在每公斤的价格达到6.6元。而零售市场及超市,葱价达到每公斤近10元,甚至更高。

据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与往年走势不同,今年2月中旬以来全国大葱价格持续上涨。与2月10日相比,3月14日,全国大葱价格上涨22.9%。目前,全国大葱价格同比涨幅不断扩大,3月14日价格同比上涨66.7%。

高昂的大葱价格一时牵动消费者的神经。众网友纷纷抱怨,直呼生活压力大。据业内人士介绍,今年初以来大葱价格涨幅较大,主要是受气候及种植规模缩小等因素影响。连续两年的坏行情导致部分地区葱农积极性受到严重影响,大葱种植面积出现下降。不仅种植面积减少,大葱亩均产量也有下滑,这造成了市场供应量的短缺。

与此同时,大葱从地头进入老百姓餐桌上至少要经历“种葱-小经纪人-大经纪人-运输户-大批发市场-小批发商-市场”等环节,各中间环节层层加价,进一步助推大葱价格上涨。

通胀将抬头?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3.2%,物价指数重回“三”时代,但进入3月,以大葱为首的蔬菜价格集体上涨,加剧了人们对通胀抬头的担忧。

的确,近期涨价的不仅仅是大葱,多个品种蔬菜价格都在上涨。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3月上旬数据,与3月下旬相比,蔬菜价格强劲反弹。其中,大白菜价格反弹11.8%至2.18元/公斤;芹菜价格上涨6.6%至5.80元/公斤;黄瓜涨2.0%至7.53元/公斤;西红柿涨4.9%至7.06元/公斤;豆角涨6.8%至11.93元/公斤;土豆涨0.3%至3.12元/公斤;油菜价格回升1.4%至5.87元/公斤。

东方艾格农业资讯公司分析师马文峰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尽管有多方面因素导致大葱价格上涨,而货币投放过多是根本原因。“大葱价格高涨只是一个例子,实质是新一轮物价上涨”。

马文峰表示:“今年1月M1投入9000万,去年12月投入3000万,过亿的投入量集中表现为货币太多、流动性过分充裕。”据央行发布2011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2011年末,M2余额为85.16万亿元,同比增长13.6%,年末M1余额为28.98万亿元,同比增长7.9%。从2003年到2011年,M1和M2年均增速均超过年GDP增速与CPI上涨率之和,差距达5个百分点,从而造成流动性过分充裕,而超过经济增长正常需要的货币供应量都会表现为物价上涨。“这就是通货膨胀抬头的根源所在。”马文峰指出。

政府加强监管

尽管在商家眼中,大葱的高价难以长期持续。有菜商认为,随着天气的转暖和种植的扩大,大葱的高价很快会得到缓解。“天气转暖之后,北方的大葱陆续上市,市场供应就有保证了”。

其实,早在2010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曾指出,要制定完善蔬菜市场供应应急预案,建立蔬菜储备制度,确保重要的耐贮存蔬菜品种5-7天消费量的动态库存。但此后,郑州、北京、徐州等多个城市随之建立的蔬菜临时储备制度,但多数城市所储备的蔬菜均为大白菜、白萝卜、胡萝卜、土豆等,而大葱大蒜等常用配料菜未曾被列入其中。

“农产品从地头到摆上老百姓的餐桌中间经历太多环节,导致原本并不高的价格竟然可以连翻几番。”山东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建议,尽快推进农超对接和农资生产企业与农户对接措施,逐步压缩农产品中间流通环节,同时建立全国范围的农业信息发布网络、完善农户了解相关信息的渠道,指导农民科学种植,采取农超对接等方式减少流通环节,让农产品价格尽快回到合理水平。

马文峰则表示,针对货币投放过多造成通货膨胀,央行应采取一系列措施有效控制物价,充分考虑百姓的可承受能力。“除了控制银行贷款,还需要把各种间接融资渠道都纳入控制范围。这就需要对现有的融资方式进行认真的梳理,把各种实际上属于间接融资的货币投放都要甄别出来,纳入广义贷款投放监控范围。”马文峰称。

另外,马文峰认为,各地政府要发挥政府职能,利用现代化的传媒工具,及时通报市场信息,指导菜农、养殖户、种植户、果农、农民根据市场需要,安排自己的种植计划,平衡供求矛盾,以免造成盲目跟风,一哄而上。(陈偲 实习生 嵇芸芸)

(来源:国际金融报)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