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扶持金”去向不明  江苏灌云最大鸡场负债倒闭血本无归--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百万“扶持金”去向不明  江苏灌云最大鸡场负债倒闭血本无归

2012年05月07日09:14  郭树宾       手机看新闻

内容摘要:江苏省灌云县共盈肉鸡专业合作社是当时的该县明星企业,为推动该县养殖经济发展,县委领导在视察养殖场后,当即指示以全县示范性规模进行扩建;2010年4月,在县委相关精神指示下,所在的南岗乡政府与合作社签订了“连云港兴隆养殖场建设协议书”协议规定养殖场按约定项目扩建总面积不低于16800平方米,南岗乡政府确保县补助资金60元/平方专项用于鸡场建设。当年9月,扩建完成,并迎接了全县农业现场会。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协议中的专项扶持资金却迟迟不见下来。相关投诉人称,2011年春节后,他们意外得知省里批下的100多万专项资金被县相关部门挪用给另一无关单位……这种结果直接导致共盈肉鸡专业合作社的倒闭,他们为兴建养鸡场而投入的200多万也随之血本无归……

江苏省灌云县共盈肉鸡专业合作社“连云港兴隆养殖场”是当时该县明星企业,为响应县委领导要求推动该县养殖经济发展的号召,与该乡政府签订协议进行接受专项扶持性扩建;然而投入200多万元扩建竣工后,扶持资金100多万元却不翼而飞,导致“连云港兴隆养殖场”倒闭,扩建人负债累累。

  灌云县共盈肉鸡专业合作社经营的“连云港兴隆养殖场”曾经拥有的辉煌;多次被连云港市委、市政府以及灌云县委、县政府及各级部门的相关表彰。

积极响应县委号召 签约投巨资扩建养殖场

南岗乡政府与连云港兴隆养殖场签订的建设协议书规定:养殖场按约定项目扩建总面积不低于16800平方米,乡政府保证扩建竣工验收合格后专项扶持资金60元/平方到位。

《2010年省级高效设施农业项目资金扶持建议表》上载明签约扩建的兴隆养殖场重点扶持100万元。

  2008年,47岁的潘庆双与他的妹夫张以武带领另一兄弟与妹夫四家一起在家乡江苏省灌云县南岗乡东于村四组租地77亩投资55万元兴办养鸡场,当年赢利近15万元。他们的成功极大地提高了周边养殖专业户养鸡积极性,同时带动了周边100多户养鸡产业的发展。

  2009年7月,在众多养殖户提议下,张以武与潘庆双牵头成立灌云县共盈肉鸡专业合作社;8月成立连云港兴隆肉鸡养殖场。

  他们的养殖技术与发展经验得到了该县相关领导和部门的认可、推崇。

  “当时的县副书记陆华视察我的养殖场后,当即说很好,很值得学习与推广;他还表态要对鸡场进行扩建并称扩建好养鸡场,全县要在此召开农业现场会将此作为养殖致富典型在全县进行示范性推广。”

潘庆双回忆说,2010年4月,在县委相关精神指示下,南岗乡政府与他们养殖合作社签订了“连云港兴隆养殖场建设协议书”协议规定养殖场按约定项目扩建总面积不低于16800平方米,南岗乡政府除协调乡县有关部门配合扩建外,负责向县财政申请专项扶持资金并确保专项补助资金用于鸡场建设项目。协议规定:甲方南岗乡人民政府负责协调市县乡相关部门为养鸡场提供很必要的服务,同时确保养殖场扩建竣工验收合格后专项扶持资金60元/平方到位;乙方灌云县共盈肉鸡养殖合作社负责筹措好自筹资金,办理好土地相关手续,保证工程进度并保证主体工程和配套工程建设在2010年9月30日前完成,保证县农业现场会前新建鸡舍饲养量达标。

自筹200万迎接“现场会” 百万扶持金却不翼而飞

  曾经红火的养鸡场就因响应领导号召与乡政府签约政府却不守约而负债累累停滞倒闭……曾经迎接全县农业现场会的招商牌已经破败欲坠,投资人的生活也已风雨飘摇……

  被骗后的养鸡场已经“人走鸡空”主要投资人潘庆双说,他不得不把过去建设的鸡舍低价转让,新建的鸡场基本停产,只出租了一间给了外地人。

  “为了赢得这次国家扶持的千载难逢发展机遇,我们决定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上……”潘庆双说,协议签订后,他们立即分工行动起来。

姑舅四兄弟东筹西借加上银行贷款总共投入200多万元,又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建设是,于9月30日前如期完成新扩成的养殖场主体与配套工程建设,并经过验收合格,使全县农业现场会于11月顺利在装修一新的养殖场成功召开。此后接待周边地区参观近60场次,由政府出资扶持的连云港兴隆肉鸡养殖场成了灌云县周边的养殖亮点,也成了灌云发展养殖的代名词。

  可是令潘、张心痛的是,协议中的专项扶持资金却迟迟不见下来。

  “开始我们见天天来参观学习,也是受鼓舞的,但随着我们借亲戚朋友以及银行的钱,期间快到了,却总不见扶持资金下来,有点急了……”

  潘庆双说,此后他不断到乡、县问询,但基本都是说已经批了,但还没下来,让他们再等等。“几乎每次都是这样的回答和问询结果。”

为了证明他们的说法是真的,他们还拿出一份《2010年省级高效设施农业项目资金扶持建议表》给潘庆双看,“我一看,上面果然有我们养殖场,上面载明重点扶持100万,这让我们放心了,我不可能不相信政府部门这样有根有据的事情。”时间向前推进,过了2011年春节,潘庆双仍然没有得到这100万扶持资金,而这时,还款还贷开始催紧,他不得不找县相关部门的内线人员打听,结果令他大惊失色:一位县相关部门的亲戚偷偷告诉他说,他们专项扶持金早下来了,但被相关单位挪用了。“我们急了,就不断向上问,起初他们还不承认,说别人无根据瞎说的,后来问紧了,承认先借用其他单位急用了。说在2011年计划中重新申请,可是听说当年申请下来的50多万,又被别人挖走了,我们只能空等一场……”

  由于扶持资金落空,投入的大量资金不能还上,投产的流动资金又紧缺,造成养鸡场运行停滞。

  “我们不得不把过去建设的鸡舍低价转让,新建的鸡场基本停产,只出租了一间给了外地人。”

  至今,潘庆双兄弟四家在县委号召下兴建的养鸡场因专项扶持资金被相关单位挪用而负债累累、关门倒闭……

5月4日,一位自称是兴隆养殖场法人代表叫张以武的给记者打来电话,称2010年县里申报并与养殖场协议中“专项扶持资金”确实没能到位,但乡里2011年给予了补偿。记者问,是不是2010年专项扶持金没到位,2011年又用另一项目名称申报50万而只给了10多万,其他还没到位?张承认是的,并且说钱在他那儿。当记者问,2010年协议中称的“100万专项扶持资金”与2011年补偿金性质是不是一样时,张称一样,“2010年的钱没到位,用2011年的钱还,就是这个道理”。

  而潘庆双坚称,直至鸡场倒闭、变卖、出租,他和其他兄弟三人没见一分钱补偿金。

乡里承认“专项扶持”没兑现 县农委回避说不知

4月21日下午,记者前往南岗乡人民政府了解和求证相关情况。该乡负责宣传工作的单维礼在一位分管乡计生工作领导联系下,来到“谈心室”与记者交谈起来。

  对于记者开门见山的问话,单很客观地介绍了兴隆养鸡场的扩建与签约扶持资金的具体情况。

  他首先对潘庆双向记者反映的情况表示认可,但对造成兴隆肉鸡养殖场最终扶持资金不能兑现的原因,单苦笑道“这不是乡里想这样的,乡里领导也很气愤但无奈,(资金)跑哪去了不好说,据说是县里拨给别的单位了(另一养鸡场)”。

  单在陈述情况时,记者问是不是乡里还要其他养殖场也申请了扶持资金时,他肯定地说,当时乡里并没有定其他养殖场,定的就是潘庆双他们的共盈肉鸡养殖合作社的兴隆肉鸡养殖场并且只与他们签订了“扶持扩建协议”。

  交谈中能看出单维礼同志接受记者采访的诚心、替被扶持者蒙受损失的不平以及道出乡政府对于这件事所面临的种种尴尬与难处……

  他说,本来记者采访按当地规定是要汇报县委宣传部的,但考虑是周末休息,二是记者想了解的也是一个客观存在,应该正确面对才是。

他替南岗乡辩护说,因为乡里与兴隆肉鸡养殖场有协议,而前年又没落实到位,为补偿潘庆双他们,去年乡里又从县财政局那儿弄了一个项目(项目名称他记不清楚了),项目数额是补贴50万元,去年已经到位15万,还有35万没到位。”单告诉记者说,这个工作具体是分管农技中心朱凤勤负责,“是他具体操作的。”记者问及那前年申报的按合同扶持兴隆养殖场的100多万元是否肯定追不回来时,单称,乡里负责向县里申报,(资金)回来进了别的单位,那乡里肯定没办法。

  离开南岗乡政府,记者下午来到灌云县负责农业资金扶持工作的主管部门灌云县农委。

农委会办公室值班女士告知记者分管领导李主任电话,并称李主任不在农委会3楼办公的话,就可能在畜牧局那边,然而,记者在下午15:15时许,电话联系李主任时,此位李主任听到记者想了解的事项时显得很是不耐烦。开始说是听不清楚,记者说那去找他当面交流一下时,他又说不用找他,他不在办公室。当记者极力还想争取他同意当面交流时,他又称“刚调来,分管时间很短,不懂(不知道)”后又称“我和你见不了面,你说的事情好像和我们没关系吧……我往山东菏泽开会,不用找我”。

作为甲方与连云港兴隆养殖场签订专项扶持建设协议的灌云县南岗乡政府

  灌云农委会极力回避此事,不接受采访;与分管相关工作的李主任通电话时,他称“刚调来,分管时间很短,不懂(不知道)”后又说到山东开会了找不着他。

中央强调 虚报冒领挪用专项资金坚决严查

  采访结束时,记者连线的相关专家认为,从法律上看,本案可以适用《合同法》进行调整。我国《合同法》第七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

  本稿中的养殖场与灌云县南岗乡人民政府在协议中处于法律的同等地位关系,双方依法成立的合同协议,就应该受法律保护。不管是何种原因,因南岗乡违约或者是不能履行约定,就属于违约行为,而由于南岗乡政府的违约行为造成养殖场的经济巨大损失,协议方南岗乡政府就应该承担违约责任,受害的潘庆双等受害方可以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追索相应的赔偿。如果协调、商谈不成,受害方可以通过法律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从相关政策法规来看,本次调查的江苏省灌云县出现养殖专项扶持资金突然“张冠李戴”式地没有到达协议中的被扶持单位,这其中根据不同的情况可涉及虚报、冒领、截留挪用等多种违法违规行为。

  财政部《农业专项资金管理规则》早有规定,对农业专项资金的管理,必须保证专项资金专款专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挤占或挪用,凡虚报冒领的,一经查实严肃处理。

近年来,中央也一直一再强调要加强三农资金监管,今年2月,中央正式公布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持续增强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见》,意见重申强调,要切实加强财政“三农”投入和补贴资金使用监管,坚决制止、严厉查处虚报冒领、截留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令人觉得遗憾的是,5月4日,灌云县政府在本网即将发稿时,发来函告称,“《2010年省级高效设施农业项目资金扶持建议表》只是年度项目安排初步建议方案,不是最终项目确定实施方案,2010年共盈肉鸡合作社高效农业项目未获得省级相关部门批准,不存在‘百万扶持资金被冒领’的现象。并称,灌云县、南岗乡两级政府对该养殖场一直予以重视,2011年为扶持其发展壮大,帮助其申报争取了高效设施农业、菜篮子工程等项目,并陆续拨付了部份项目资金,待验收合格后将全额拨付项目资金”。试问,如果《2010年省级高效设施农业项目资金扶持建议表》只是年度项目安排初步建议方案,不是最终项目确定实施方案,那么作为一级政府的南岗乡与养殖场为何要签订具有法律效应的“专项扶持建设协议”,这是视法律而儿戏,还是有意耍弄百姓,还是有借此项目实施彼项目之意图?《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那么协议中规定养殖场扩建竣工并于当年成功迎接召开县农业现场会后南岗乡政府确保的“总面积不低于16800平方米,60元/平方米的专项扶持资金”跑哪儿去了?如果,果真是当年申报项目没能批下,且不谈不能批下的原因,为何目前为止,乡政府一直未就“变更合同内容”与受害当事人商谈过一次,受害人手上一直拿着的还是老合同。难道,当地政府有权违法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再者,果真如《函告》所说,灌云县、南岗乡两级政府对该养殖场一直予以重视,原本就生产得好好的养殖场为何在“重视”下变卖、出租,关门倒闭?2010年有合同,有结果,有全县现场会“强劲东风”,该兑现的“专项资金”都未能到位,现在企业关门倒闭了还能大谈“待验收合格后将全额拨付项目资金”,究竟是有要对“倒闭情况”进行验收,还是有意滑稽?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政府机关依法行、行政诚信是人民生活安定的重要保证,作为政府部门不但要遵守国家政策、法规、法律,而且要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万万不能失信于民众,更不能对群众产生侵害,让农民兄弟流汗又流泪!!

0

(来源:中国经济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