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召开阶梯电价听证会 部分地区被指首档太低--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多地召开阶梯电价听证会 部分地区被指首档太低

2012年05月12日09:54         手机看新闻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3月28号,国家发改委在2012年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提出,今年上半年各省将陆续推出居民阶梯电价。所谓“阶梯电价”就是把居民用电量设置为若干个阶梯,当用电量在一定数量之内为第一阶梯,价格较低;当用电量超过第一阶梯,就进入第二阶梯,每度电的单价也要升高。当超过第二阶梯进入第三阶梯,电价会继续增高。

  根据发改委提出的方案,实行“阶梯电价”以后,80%的居民家庭,电价将保持稳定,困难群体还可以享受一定的免费电量。而高于地区平均水平一定幅度的二、三档电力消费,每度电将要多缴费,第二档每度电提价5分钱左右;第三档每度电调高2毛钱左右。

  本周五北京、上海、山东、安徽、浙江、河南等地阶梯电价听证会密集召开。作为一线城市,北京、上海的听证会格外引人注目。作为一档电量设定较高的两个地方,听证代表会有何意见呢?

  在北京,虽然听证会下午两点半才正式开始,不到第一点半听证会门就已经人头攒动。虽然主办方仅仅允许21家媒体入内采访,仍有没有获准入内的记者守在门外,期望获得听证会的一手消息。北京两套方案的差别很小,区别在于,一档电量就是230度还是240度。一半以上的听证会代表都倾向于一档电量为240度。

  消费者代表曹苏娟:我认可阶梯电价第二方案,覆盖83%的居民,高于国家要求。虽然覆盖率只差3%,但是实际上约有18.5万用户居民能够实际纳入到这个标准电价当中去,对比起来第二项方案覆盖面更广,受益的居民更多。

  由于北京居民用电户中卡表用户比较多,因此选择了一年周期执行阶梯电价。

  北京市发改委价格处处长彭红:本市一户一表居民用户以年为周期,试行居民阶梯电价。按照国家规定,本市未实行一户一表的合表用户和执行居民电价的非居民用户,例如学校、社区居委会、社会福利机构等,暂不试行居民阶梯电价,电价水平按照居民电价平均调整水平调整。本市已实行居民峰谷试点电价的居民用户,暂不试行居民阶梯电价,继续实行居民峰谷试点电价政策。

  和北京不同,上海的公布了月度、季节性月度、年度三套方案,与会代表几乎一边倒的支持年度方案。

  听证会代表丁明:赞同年度方案,这一方案包容性较大,既考虑了一般月度的基本容量,也包含在不同季节、不同的用电量,居民可根据家庭实际情况自己掌握。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按年收费对老百姓有好处,但是它不能达到真正的节能减排或者抑制用电高峰的效果。正是因为夏季用电过于集中,造成了电网以及电厂的很多设备在低峰期效率低下,消耗大量电力。

  韩晓平: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制定了一个按月或者按季度的话,大家才会更多的去购买节能电器或者是低能耗的电器。否则的话,大家还是不愿意去购买节能或者低能耗的电器,还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从技术上来解决我们节能减排的问题。

  相对与北京、上海的第一档电量,很多省份阶梯电价起步阶梯被质疑为“电量太低”。在同一天举行的山东、安徽、浙江、河南等地阶梯电价听证会上,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

  根据各地公布的方案,湖北、河南、安徽等地区的第一档电量集中在120度上下。以安徽为例,他们的两套方案把一档电量分别定在了120度和150度。听证代表孙自铎对两个方案的一档电量都不满意。

  孙自铎:刚才提出的两套方案我认为偏低,我建议改成最低一档的180度,第二档改成260度。我们与外省相比,总的基础用电量是偏低的,但是我们的实际情况来说,不应该比他们低。

  对此,有关权威部门也曾经表示,对于一档电量的设置不会一成不变,将来会随着居民用电量增多会进行调整。

  财经评论员马光远:我们现在的城镇化正处于一个高速行进中,农村居民的用电量远远小于城市用电量,如果说城镇化步伐加快的话,这个平均数也要上升。那么未来整个居民的平均用电量的上升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所以我觉得应该留一定的空间。

  山东听证代表陈华的观点独特,他认为实施涨价,先要弄清楚成本,另外阶梯电价执行后,增加的收入也应该被纳入监管。

  陈华:这次阶梯电价实行之后,增加的收入全部用于低保户和五保户,那这个谁来监管呢?是让企业自己吗?这个是不合适的,这个全部收入一分钱都不进入电力公司腰包,你们信吗?

  根据测算,由于电压的问题,居民用电成本较高,大约为工业用电成本的1.5倍。北京发改委成本调查队队长柯似在听证会现场还公布了北京的居民用电成本。

  柯似:经测算,不满1000伏电压等级的购电成本为每千瓦小时7毛零2厘5。

  我国的居民用电每度的成本在八毛左右,但是平均电价只有5毛,每一度电的背后都是有补贴的。另一份数据显示,用电多的5%的人用了24%的电,现行的一刀切电价制度造成了给富人补贴多,给穷人补贴少。上海市发改委价格处处长李荃又提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家庭人口造成的用电差异。

  李荃:人口结构的变化造成了有很多家庭有可能是两代到三代住在一起了,多的会有八口人。听听证会参加人今天是否能够提出很好的建设性的又有操作性的这个建议来。

  有人提出是否应该按人口计算阶梯电价。不过这种方法也存在问题:试想在人口流动如此迅速的当下,统计每家的人口,并不断进行修正的成本将是相当庞大的。韩晓平表示,各地会因地制宜,采取相应的措施。比如说“拆表”。

  韩晓平:这个还是有一定可行性的,有的时候在某一个家庭或者房子里头,住的人比较多,装两个电表或者三个电表的话,把人口分摊开,这可能是相对合理一些。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