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危機暴露溫州商人的"三大軟肋"--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債務危機暴露溫州商人的"三大軟肋"

沈錫權 張和平 商意盈 黃深鋼

2011年10月13日08:59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1日下午,剛剛從美國回來的溫州“跑路”老板、信泰集團董事長胡福林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做了幾點反思,他認為,溫州此次的民企務危機風波,首當其沖的教訓就是“急功心切,擴張過快,投資過大,沒有穩扎穩打,想一口吃成胖子”。他曾一口氣投下5、6億元巨資,建起3個太陽能生產基地,目標直追產值100億元……

  “哪裡有市場,哪裡就有溫州人﹔哪裡沒有市場,哪裡就出現溫州人”,長期以來被視為中國“市場經濟的風向標”、“商業文明的先行者”的溫州人,在這次債務危機風波后,對近年來自身表現出來的浮躁之氣,進行了反思。專家斷言,溫州商人能否超越自我,決定了他們能否在新的國際市場競爭中繼續獨樹一幟,創造新的輝煌業績。

  誠信崩盤

  “熟人社會”商業模式的一次潰敗

  位於洞頭縣的溫州奧米流體設備公司老板孫福財在逃跑之前的中秋節,居然破天荒的請公司全體員工300多人去雁蕩山旅游,不去的還要罰款200塊,原本一天來回的旅游線路,特意安排了兩天。員工們玩了兩天回來上班時發現,廠裡價值上千萬的設備全部不見了,老板也跑了——玩“調虎離山”計的孫福財因此被網友稱為最有“創意”、也最“無恥”的“跑路”老板。

  民間借貸“崩盤”,企業面臨倒閉,老板紛紛“跑路”,溫州人一直通行的“熟人社會”為特征的誠信基礎和企業家社會信用脆弱得仿佛在一夜之間就可以土崩瓦解,抱團“炒作”的溫州商人玩起了“跟風”跑路,“跑路者”對溫州商業文化環境的破壞作用將使這個“市場之都”蒙上一層陰影。

  經營鞋革的喀雷芒進出口有限公司總經理高峰說,以前溫州人到全國各地“炒”這“炒”那,能夠快速融資,靠的都是民間誠信。溫州人之前改革30多年建立起來的民間誠信、信譽,頃刻之間就被摧毀了。現在是企業銀行互不信任,企業說銀行不好,銀行認為你貸了錢用到“老高”身上了。

  高峰說,現在很多老板企業手機不敢關機,不敢出差,聽到投資公司,象避瘟疫一樣的。以前,差幾百萬,企業家之間大家都會借。差個30萬50萬,一個電話過去就給你打到卡上。現在,不敢了。一怕人跑,二怕錢拿去做“老高”。“前天,剛有朋友要借100萬給工人發工資,要是以前一句話,我早轉過去了。現在,隻能人人自保了”。

  對於溫州老板“跑路”現象,有關專家嚴厲指出,溫州一些民企老板“跑路”后,盡管政府的應急機制發揮了作用,沒有造成明顯的社會負面后果。但這種現象對當地的商業文化環境的破壞作用,是值得警惕的,它是以誠信的大面積遭受損害為代價,而且這種損害很可能將形成連環效應。

  溫州市龍灣區一位領導說,溫州這個地方,既有商業文明中最先進的因子,也有傳統文化中最落后的因素。此次債務危機以及業主“跑路”事件也是對溫州長期以來推崇通行的“熟人社會”規則的一種否定。

  他說,以私人關系構成的“熟人社會”行為模式已經嚴重阻礙了溫州的現代化進程和市場經濟的發展。溫州必須在陌生人社會中謀求現代誠信的建立,從“熟人溫州”走向“規則溫州”。

  過度投機

  瘋狂的“快錢游戲“其亡也忽”

  在過度投機心理驅使下,一邊是瘋狂的“快錢游戲”,一邊是不斷加劇的“產業空心化”,“炒棉花”“炒大蒜”“炒煤”“炒”……直至“炒錢”,以實業起家的溫州人迷失在各種急功近利的“炒團”之中。迷戀虛擬資本游戲,倚重高息的民間借貸,押寶房地產,最終隻能飲鴆止渴,埋下了債務危機的伏筆。

  溫州中小企業聯合會會長周德文表示,這幾年溫州老板雖然一直在搞投資,但基本上是找能給他們帶來比較快收益、短期回報高的項目、產業,包括投資房地產、高利貸等暴利行業,而且相互“跟風”,這種投資的方式,外部環境一變化,就可能造成滅頂之災。

  浙江大虎打火機有限公司董事長,有打火機“教父”之稱的周大虎印証了周德文的觀點,溫州產業以低、小、散為主,在產能過剩的大背景下,近年來生存環境越來越差,基本年利潤約在3%至5%之間,卻不得不承受原材料和勞動力大幅上漲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一些中小企業將流動資金和銀行貸款投入高利貸運作,炒“快錢”、炒“熱錢”。在此輪民企債務危機中倒下的企業家中有不少就充當著“老高”的身份。

  浙江東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周前認為,溫州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與溫州商人將大量流動資金投入房地產行業不無關系。“溫州老板中的絕大部分都在利用流動資金投資房產,以期回報最大化,卻忽略了投資風險。因為房產的投資回利需要一個過程,恰恰又碰上政府出台限購政策,房屋無法出手,導致實業資金鏈斷裂,無奈隻能轉向高利貸。”

  “辦廠的老板被炒房的老婆瞧不起”,在溫州商界流傳這樣一個源於真人真事的說法,當地一位有一家1000多名員工的工廠企業主,一年辛苦下來利潤不足百萬,而他的老婆在上海投資了10套房產,8年間獲利超過3000萬。

  “溫州的服裝企業中,絕大部分都在做多元化投資。有實力的自己開發房地產,小的企業就炒樓。”浙江闊帥服飾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政杰說。業界曾統計“2010溫州市百強企業”中,除2家房地產公司和6家建筑公司外,其他40多家制造業企業,無一不涉足了房地產開發,包括康奈、奧康、報喜鳥等知名制造業企業。

  據了解,溫州資本於2003年進軍山西煤礦、2007年收購新疆油井,“投資視野”越來越開闊。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后,溫州資本開始涉足創投公司、小額貸款公司等金融領域,並於近一兩年的時間中,在銀根收緊的背景下投向民間借貸市場。

  貪大求快

  “豪賭”心態導致盲目跟進

  曾擔任過民風溫和的浙北嘉興市委書記的浙江省副省長、溫州市委書記陳德榮將兩地商人做了這樣一個比較, 嘉興人如果賺 了兩元錢,會把其中一元存起來,另一元用於投資﹔溫州人賺了兩元錢,會再去銀行借兩元,用4元錢搞投資。陳德榮說:“溫州人更有冒險意識,膽子大,能力撐得比較足,鏈條也比較容易斷。”

  周前說,溫州商人中相當一部分人有冒進想法,比如溫州很多企業家不了解、不懂得房地產和金融行業,卻隻因看到別人賺錢了自己就蠢蠢欲動,盲目冒進、貪大求快,導致很多問題出現。

  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說,轉型不是單純轉行、轉業,而是不斷創新的過程,要立足自身、立足本地區,保持自己的優勢,通過技術創新,營銷模式創新、發展模式創新,努力從附加值低的產品制造、服務向產業鏈高端升級,實現產業的提升發展 。 無 論是政府還是企業,轉變發展方式,首先要推進思想觀念轉變創新,在發展過程中一定會有陣痛,有時甚至要犧牲眼前的利益。

  周德文認為,溫州企業家的決策層、決策水平現在還是比較落后的,大部分的企業缺乏完整的公司治理結構,那些決策機制實際上是如同虛設,習慣於人治,什麼事情都是老板說了算,決策實際上還是在靠憑經驗拍腦袋,因此增加了更多的風險。(沈錫權 張和平 商意盈 黃深鋼) 
(責任編輯:曹華)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