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發展亂象:肖遂寧兩年掙1570萬 員工維權社保--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深發展亂象:肖遂寧兩年掙1570萬 員工維權社保

2012年04月06日08:29    來源:中國經濟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銀行高管薪酬高,銀行員工維權難。2011深發展年報顯示,董事長肖遂寧2011年年薪為745萬元,此外,肖遂寧2010年與2011年的年薪合計為1570萬元。對此,深發展行長辦公室於慧梅女士向中國經濟網表示,高管薪酬是合理的。

  就在肖遂寧享受年薪的兩年間,深發展71名老員工卻正走著漫長而失望的維權路,銀行並未給他們足額繳納社保。經過一年多的官司,員工們獲得了勝訴,卻未得到經濟賠償。對此,深發展未直接回復是否已補繳員工社保。

  肖遂寧兩年年薪共計1570萬元 

  作為今年首家披露年報的上市銀行,深發展2011年年報發布備受業內關注。有媒體報道,深發展2010年度、2011年度兩份年報顯示,2010年末、2011年末深發展職工總數分別為12203個、13778個,支付給職工的薪酬分別為187900萬元、360000萬元,人均年薪為15.40萬元、26.13萬元。這意味著,深發展職工2011年度人均年薪比2010年度增加10.73萬元,同比增幅達69.68%。

  在普通職工收入大幅增長的同時,深發展高管們的薪酬也發生了變化。據了解,深發展董事長肖遂寧2011年薪酬為745萬元,2010年薪酬為825萬元。雖年薪有所下降,但在業界仍處較高位置。數據顯示,肖遂寧2010年與2011年的年薪共計達1570萬元。在銀行高利潤備受社會質疑之時,深發展高管的年薪位居前列令民眾咋舌。對此,深發展表示,公司擁有完整的治理結構,高管薪酬是經董事會以及薪酬委員會審定通過的。

  另外,行長理查德·杰克遜2011年的年薪為869萬元,比上年增加315萬,同比增幅56.86%﹔副行長馮杰年薪同比增幅更是高達968%,由2010年度的28萬元增至2011年度的299萬元。

  肖遂寧:銀行業並不暴利 

  隨著上市銀行年報的披露,銀行業的高利潤成了百姓關注的焦點,對此,深發展董事長肖遂寧表示,社會對銀行業存誤解,銀行並不暴利甚至也不高利。“我們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十多小時,管理1萬多億總資產,而總資產利潤率才1.04%”。他還稱,銀行業說自己不暴利沒用,媒體影響力大,拜托記者多幫忙。

  對於“銀行暴利說”,肖遂寧認為,用暴利來形容這個行業的盈利狀況其實是對其不尊重的一種做法。而銀行業既不是壟斷行業、也不是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利潤,怎麼可以用暴利來形容。同時,他表示,實際上銀行業“高利”都算不上,利潤實際上超低。計算高利一般是指單位投入所得回報。目前銀行業資產收益率隻有1%,前幾年還隻有百分之零點幾,而一般制造業這個指標能達到5%,“所以銀行業既非暴利也非高利”。

  前董事長紐曼五年7221萬元 

  2010年,深發展新舊高管交接,執掌深發展的5年的紐曼4年都被評為“上市銀行最貴CEO”。而他也毫不避諱的談及自己的薪酬問題,在多次年報新聞發布會上,紐曼一再表示,首先,自己作為“外腦”,薪酬評估機制與本土銀行家著實有所不同,沒有可比性﹔其次,“既然董事會決定給我這麼多錢,我想我還是值這個價吧”。

  據悉,2005年到2009年的5年時間裡,紐曼從深發展獲得的年薪分別為602.57萬元、995萬元、2285萬元、1598萬元和1741萬元,共計領取7221.57萬元。而其他不少上市銀行董事長年薪不到200萬。

  深發展不足額繳納社保 

  2009年12月14日有媒體報道,深發展百余名老員工在離職后才發現,單位為他們繳交的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及住公積金,所依據的工資標准遠低於實際發放工資,而國家相關法律規定,參保人繳費基數應以個人工資為准。據了解,深發展由深圳信用社轉制而來,涉事老員工大部分是原信用社員工,由於這批老員工已不符合用人要求,深發展要求他們能退休的退休,不能退休的則協商離職。

  之后,深發展離職員工自發組織維權。維權員工代表表示,經統計,僅養老保險一項,該批員工就少繳5萬元到20萬元不等。老員工於09年5月開始多次向原單位提出補繳請求,但均被拒絕。深發展認為,他們已與老員工簽訂了《協商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雙方因解除勞動合同產生的爭議已全面解決,老員工不應再向總行提出任何其他要求。對此,深圳市社保局曾表態,深發展確有侵權之嫌,但根據規定,隻能責令該行為老員工們補繳最近兩年的社保,此外的應補繳部分已超出追溯范圍。

  深發展71員工狀告社保局 贏了名聲沒能贏錢 

  2009年起,深發展的71名老員工走上了維權之路。老員工們對投訴不予受理的深圳社保局告上法庭。直到2011年5月,部分起訴的深發展老員工才領取到判決書。最終,老員工們勝訴,但他們表示,只是贏了名聲,法院並沒支持他們的賠償訴求,真正的賠償沒有拿到。

  據悉,此案的一審歷時13個半個月,三次開庭,還經省高院批准延長了審限。據判決,法院確認被告深圳市社保局的處理決定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社保局在該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4個月期限內對原告71人的申請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但同時,法院也駁回了71名老員工要求社保局補償此前身發展漏繳、欠繳的社保金、養老金、計劃生育獎金等金額。

  對於深發展是否為老員工補繳社保的問題,深發展方面這樣解釋:老員工將社保問題訴諸法院,依據2011年法院判決,社保局在判決生效后四個月期限內對原告的申請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並駁回原告的第二項訴求(即要求社保局查處深發展未足夠繳納養老保險費等要求)。二審維持原判,此案已經終審。因此,深發展的處理是依照法院判決的。

  銀行高管年薪定價遭拷問 

  銀行業的壟斷暴利早已引來各界聲討,而銀行業中上市銀行的高管薪酬更是引來各界的唏噓側目。截至2012年4月3日,已有 12家上市銀行披露2011年年報。在股份制商行中,2011年高管年薪漲幅最大者為深發展。2011年,該行行長理查德薪酬869萬元,比去年的554萬元上漲57%,高於深發展單體業績漲幅。目前,多家股份制商業銀行高管薪資遠遠超過五大行,然而這樣的價碼究竟是否屬於市場合理定價卻引人深思。

  事實上,對銀行高管高薪的質疑更多來自對銀行高管“不作為”的高薪的拷問。高管薪酬與銀行風險關聯度不強一直是為社會詬病的關鍵所在。“責權匹配不均衡是有目共睹的事實。銀行旱澇保收,出了什麼亂子,都有國家兜著。”上海中小企業協會一內部人士抱怨道。一位銀行業內人士也表示,目前國內銀行高管的薪酬並無制定標准,不少銀行打著薪酬市場化的幌子,高管不斷加薪,市場薪酬最高者就成為了標杆,其他銀行逐年向其靠近。

  國內銀行業門檻較高、缺乏競爭成為了高利潤的主要原因。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曾表示,銀行高管薪酬高要有合理性。我國國內市場化競爭的條件還不夠成熟。另外,銀行員工和高管的收入能夠完全的與業績相吻合,這是銀行業未來發展的方向。國家監管機構有必要對銀行員工和高管的收入進行監督。
(責任編輯:曹華)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