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5月3日下午,銀監會發布消息稱我國將於2012年1月1日開始執行新監管標准,提高資本充足率、杠杆率、流動性等監管標准。明年起實施的新標准比起金融危機后的巴塞爾協議III(“巴三”)來更嚴格,對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杠杆約束率要求更高。不過銀監會稱,“巴三”是國際通行的最低標准,中國的監管標准雖然比其嚴格但不會對銀行業產生太大影響。

中國版“巴三”VS 巴塞爾協議Ⅲ
    • ·一是強化資本充足率監管
          《意見》改進了資本充足率計算方法,嚴格資本定義,提高監管資本的損失吸收能力。將監管資本從現行的兩級分類(一級資本和二級資本)修改為三級分類,即核心一級資本、其他一級資本和二級資本。此外還優化了風險加權資產計算方面,擴大資本覆蓋的風險范圍。
    • ·二是杠杆約束率嚴一個百分點
          銀行體系過度杠杆化是本輪金融危機負面效應顯著放大的重要原因。美國曾經一度掀起“去杠杆化”浪潮。因此,巴塞爾協議III也確立了杠杆率的監管標准,該標准為3%。而根據此次銀監會公布的新標准,杠杆率,即一級資本佔調整后表內外資產余額的比例不低於4%。此外,國內新資本充足率監管標准與結構安排和巴塞爾協議III總體上一致,差異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國內核心一級(普通股)資本充足率最低標准為5%,比巴塞爾協議III的規定高0.5個百分點。二是國內系統重要性銀行附加資本要求暫定為1%。
    • ·三是改進流動性風險監管
        《意見》建立了流動性覆蓋率、淨穩定融資比例、流動性比例、存貸比以及核心負債依存度、流動性缺口率、客戶存款集中度以及同業負債集中度等多個流動性風險監管和監測指標,其中流動性覆蓋率、淨穩定融資比例均不得低於100%。
    • ·四是強化貸款損失准備監管
        《意見》建立了貸款撥備率和撥備覆蓋率監管標准。貸款撥備率不低於2.5%,撥備覆蓋率不低於150%,原則上按兩者孰高的方法確定商業銀行貸款損失准備監管要求。新標准自2012年1月1日起實施,系統重要性銀行應於2013年底前達標﹔對於非系統重要性銀行,設定差異化的過渡期安排,並鼓勵提前達標:盈利能力強、貸款損失准備補提較少的商業銀行應於2016年底前達標,個別盈利能力較低、貸款損失准備補提較多的銀行應在2018年底前達標。
    • ·1.一級資本金比率
          根據巴塞爾協議Ⅲ,普通股最低要求,即資本結構中吸收損失的最高要素,將從當前的2%提升至4.5%。這一嚴格的資本要求將分階段實施,從2013年1月1日開始,2015年1月1日之前實現。一級資本金(包括普通股和其他符合要求的資本)比率將在同一時間從4%提升至6%。
    • ·2.資本留存緩沖
          巴塞爾協議Ⅲ引入了2.5%的資本留存緩沖(Capital Conservation Buffer),由扣除遞延稅項及其他項目后的普通股權益組成。這一留存緩沖的目的在於確保銀行持有緩沖資金用於在金融和經濟危機時期“吸收”損失。盡管銀行在危機期間可以利用這一緩沖,但資本比率越是接近最低要求,受到的限制也會越大。一旦銀行的資本留存緩沖比率達不到該要求,監管機構將限制銀行拍賣、回購股份和分發紅利等。這一機制可防止一些銀行在資本頭寸惡化時也肆意發放獎金和高紅利的情況。
    • ·3.反周期緩沖
          巴塞爾協議Ⅲ還提出了“反周期緩沖”的資本要求,這一新的緩沖比率為普通股或其他能完全“吸收”虧損的資本的0-2.5%,將根據各國情況具體執行。“反周期緩沖”是基於一項更廣泛的宏觀審慎目標,要求銀行在信貸過分充足的情況下居安思危、未雨綢繆。對一國而言,這一緩沖僅僅在“信貸增速過快並導致系統范圍內風險積累”的情況下才會生效。一旦“反周期緩沖”生效,將作為留存緩沖范圍的延伸。
    • ·4.杠杆率要求
          除了上述這些基於風險的資本要求,還有一項並不基於風險的“杠杆率”要求作為輔助。巴塞爾協議Ⅲ要求各國對3%的一級杠杆率在同一時期進行平行測試。基於平行期的測試結果,再於2017年上半年進行最終調整,並希望在2018年1月1日進入新協議的第一支柱部分。
監管新規對我國銀行業的影響
●對我國銀行體系沖擊不大
    在危機以來的國際金融監管改革過程中,實施新監管標准對宏觀經濟可能產生的影響備受各方廣泛關注。巴塞爾委員會和金融穩定理事會的研究結果表明,就全球平均水平而言,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提高1個百分點,4年半后GDP向下偏離基准水平的最大幅度為0.19%,提高資本監管標准不會對全球經濟復蘇產生重大沖擊。【詳細】
●資本新政倒逼 銀行轉型箭在弦上
    資本標准的提高對於銀行來說或許是一場危機,但危機也意味著轉機,在新監管標准的指導意見中,監管層表示,希望銀行業能從規模擴張的外延式發展模式走向質量擴張的內涵式增長之路,並提出了調整業務結構、強化管理、創新服務的要求。【詳細】
●有利於房地產相關貸款等的風險防控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表示,貸款撥備率不低於2.5%的要求,對於商業銀行的經營和業績會有不小的影響。“但撥備資金量大,對地方融資平台貸款和房地產相關貸款等的風險防控,是一道有力屏障。”【詳細】
●銀行監管新規利於債市發展
    銀監會近日發布的銀行業新監管標准,明確了資本充足率、杠杆率、流動性、貸款損失准備等監管標准。整體來看,我們認為監管政策的變化對銀行當前的業務沖擊不大,但2.5%的撥貸比要求將影響到商業銀行的放貸意願,一定程度上會增大其對債券的需求。【詳細】
●銀監會稱新規對股市影響不大
    對於銀行及資本市場的影響方面,銀監會態度則略顯謹慎。銀監會一方面稱,目前國內主要銀行已經達到了新監管標准,商業銀行的資本缺口很小,無需大規模補充資本,但另一方面也坦言,從長期看,因國內經濟增長對銀行信貸供給依賴性強,為支持經濟持續增長,銀行信貸規模需保持一定的增長速度,為持續達到資本充足率監管要求,商業銀行不可避免地面臨資本補充需求。【詳細】
網友留言(點擊查看)
昵稱: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