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財經>>理財頻道>>銀行頻道

個人貨幣“幽靈”Ripple:比比特幣更瘋狂

李耀東

2013年10月16日07:48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個人貨幣“幽靈”Ripple:比比特幣更瘋狂

[ Ripple網絡的欠條支付功能隱藏著一個顛覆性思想,那就是用戶可以發行自己的貨幣!“個人貨幣”的思想看起來荒誕不經,它卻直指貨幣的核心——信用 ]

2013年4月,比特幣價格的暴漲暴跌引起人們對這一去中心化、依靠算法發行的虛擬貨幣的廣泛討論,也使得一些比特幣之外的虛擬貨幣開始浮出水面。

英國《經濟學人》4月中旬的一篇文章提到:“另一個對使用者技術要求更低的比特幣替代貨幣是Ripple。使用Ripple比使用比特幣簡單得多……Ripple的起源光明正大,沒有任何神秘之處,也沒有與犯罪集團或其他可疑活動相關聯。”同月,Ripple的運營公司OpenCoin獲得包括安德森·霍洛維茨在內的幾家著名風投機構的投資,Ripple開始站到聚光燈下,接受虛擬貨幣愛好者的審視與檢驗。

開放支付體系

事實上,Ripple項目遠早於比特幣。2004年,Ryan Fugger就推出了Ripple的第一個現實版本。它主要針對銀行間轉賬與匯款的高昂手續費,目標是構建一個基於互聯網的支付與清算網絡。它的運作方式類似於銀行的清算系統——在進行跨行匯款時,銀行間款項的實際結轉會被盡可能延后到夜晚,此時銀行計算它與其他銀行的應結款項,有可能來自某個銀行的待轉入款正好與它要轉給該銀行的待轉出款相抵,這樣它實際上不需要轉出、轉入任何款項﹔即使不能完全相抵,它實際結轉的金額一般也會遠遠小於客戶的電匯金額之和。

該項目早期,Ripple的用戶一直不多,僅流行於若干個孤立的小圈子,原因很簡單:Ripple的設計思路基於熟人關系和信任鏈,收款人與付款人必須是朋友(互相建立了信任關系),或者有共同的朋友(經過朋友的傳遞形成信任鏈)。否則,轉賬無法進行。也就是說,一個人如果不是和他的朋友一起加入Ripple網絡,就無法使用其主要功能,這一要求無疑大大制約了Ripple的發展。

該狀況隨著OpenCoin公司的成立得以改觀。2013年的新版Ripple網絡引入兩個措施解決孤立小圈子的問題:其一是推出Ripple幣——XRP,它作為Ripple網絡的基礎貨幣,就像比特幣一樣可以在整個Ripple網絡中自由流通,而不必局限於熟人圈子﹔其二是引入網關(Gateway)系統,它類似於貨幣存取和兌換機構,允許人們把法定貨幣、虛擬貨幣注入或抽離Ripple網絡,並可充當支付雙方的橋梁,即作為陌生人之間的“共同朋友”,使得XRP之外的轉賬可以在陌生人之間進行。

舉例來說,如果用戶A想向B支付一定數量的美元,二者不是朋友,他有兩種方法把這筆款項付給B:一種方法是,先把美元兌換成XRP,把XRP直接發送給B,B再把XRP兌換成美元﹔另一種是,A找到B信任的一個網關C,自己也添加對於該網關的信任,把美元存入網關C,然后通過網關C轉給B。

對這一例子的第二種情況進行擴展,如果A和B分別位於兩個不同的國家,A無法把美元存入網關C,隻能存入本國的網關D。隻要網關D與網關C存在信任關系,A同樣可經過D→C→B這一通道把錢匯給B。其中網關C和D負責資金的實際流動,而Ripple網絡負責記錄A、B、C、D的賬目,使得賬目余額的變化與資金的實際流動相匹配。

這就是說,Ripple網絡其實提供了一個通達全球的款項結算/清算基礎設施,各個網關相當於用戶的“錢包”,用戶通過銀行轉賬、電匯等形式把資金存入網關后,這些資金便可借助信任鏈(包括網關之間的信任鏈以及用戶之間的信任鏈)在整個網絡上流動。Ripple網絡維護所有網關和用戶的總賬本,並根據資金流動情況實時更新各自的賬目。網關隻需關心存取款和線下資金流轉事宜,用戶隻需關心轉賬本身,數據處理和維護由Ripple網絡完成,所有信息公開、透明,轉賬匯款的費用變得極其低廉,遠遠優於經由銀行或線下匯款公司的轉賬和匯款。

若對上述示例進一步擴展,例如:A擁有歐元,要向B支付美元﹔A擁有虛擬貨幣,要向B支付法定貨幣﹔甚至A暫時沒錢,要向B簽發一個欠條,等等,Ripple網絡均做了全盤的考慮,使得該網絡可以直接支持全球范圍內多種貨幣之間的兌換、轉賬與匯款。

發行“個人貨幣”

尤為引人關注的是,Ripple網絡的欠條支付功能隱藏著一個顛覆性思想,那就是用戶可以發行自己的貨幣。由於用戶可以自行設定欠條的名稱、單位,甚至規定它與其他貨幣的兌換關系,對於信任該用戶的人來說,欠條就可以在這些人手裡像貨幣一樣流通。“個人貨幣”的思想看起來荒誕不經,它卻直指貨幣的核心——信用。

設想一個信譽良好的Ripple網絡用戶A簽發了自己的欠條DB幣,並規定DB幣與美元的兌換關系是1:1,他用DB幣向信任他的人(朋友)支付所有費用,在朋友要求兌換時,能夠立即把DB幣兌換成美元還給朋友。那麼他的朋友也可以放心地把DB幣支付給自己的朋友。如此一來,DB幣就能夠在熟人圈子裡流通,A也在事實上獲得了一定程度的貨幣發行與借貸權力。如果DB幣的信譽足夠良好,它甚至可以在熟人圈子取代美元,從而實現幾乎零成本的貨幣流通。

同時,用戶A在准備一定量的美元儲備以便響應朋友的兌換需求后,他還可以超發DB幣“貸款”給別人,把自己變成一個DB幣銀行,甚至開發相應的金融衍生工具,Ripple網絡也將由此變身為網絡借貸與金融體系。可以想象,當每個人都可以發行、經營自己的貨幣時,當用戶的轉賬和匯款日益脫離銀行及其他中心化平台、直接在P2P網絡上進行時,受到沖擊的將不僅僅是匯款機構,國家化的貨幣發行機制亦會受到影響。Ripple網絡極有可能催生“個人貨幣”的幽靈,這是它在開放支付體系之外帶給人們的最激進實驗。

三個層次的金融實驗

總結起來,Ripple網絡事實上在同時進行三個層次上的金融實驗:

首先是交易技術層面的點對點支付,提供網絡結算/清算的基礎設施,拋開銀行和傳統匯款機構,僅通過信任鏈進行轉賬和匯款,所有信息公開、透明、及時,大大提高了貨幣流通效率,降低了相關費用。

其次是交易結構層面的混合性網絡,每個用戶是網絡的一個小節點,每個網關是網絡的一個大節點(局部中心節點),用戶之間、用戶與網關之間、網關與網關之間都存在著錯綜復雜的連接關系。節點之間既存在競爭關系(如網關之間的業務競爭),也存在合作關系(共同搭建信任鏈以連接更多的用戶)。該網絡為用戶提供了多樣化的交易路徑,為專業服務商提供了充分、低成本競爭的環境。

最后是新型的權力契約,這種契約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網關服務契約,用戶根據網關服務的質量,通過建立、解除信任關系對網關進行投票,從而使得好的網關可以脫穎而出,給予好網關較大的權力。其二,個人信用契約,“個人貨幣”(欠條)依托個人信用發行,其朋友可通過接受、拒絕這種“貨幣”乃至解除信任關系進行投票,確定“個人貨幣”和個人信用的價值。前一契約解構銀行、匯款公司等傳統機構的壟斷性貨幣流通權力,后一契約則直接針對貨幣發行的國家壟斷權力,有望開創“個人貨幣”發行的新局面。

截至2013年10月中旬,Ripple網絡的注冊賬戶有26000多個,網絡總賬本的條目由270多萬條。顯然,這一實驗才剛剛開始,但其內容豐富而深刻,值得我們期待。

(作者系第一財經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李棟、劉陽)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