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财评:银行收费问题需厘清的几个基本原则--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财评:银行收费问题需厘清的几个基本原则

郭田勇

2011年07月14日08:19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人民财评:证券市场监管慎言照搬西方制度

  人民财评:移动明抢联通暗讽 运营商3G用户争夺战贴身火拼

  人民财评:高铁频发断电停运事故暴露三点不足

  人民财评:美国印钞还债“贼喊捉贼” 紧盯欧亚债务欲何为

  近些年来,随着银行业的竞争加剧,金融创新异军突起,我国商业银行也在努力逐渐摆脱传统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竭力扭转以存贷款和利息收入为主要经营内容的局面,大力拓展中间业务领域。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少银行由于中间业务起步晚,起点低,又急于在短期内提高中间业务收入,于是采取增开收费项目、提高价格等手段来增加业务收入,诸如跨行查询费、小额账户管理费、密码重置费、点钞费、短信通知费等,但这却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颇多争议。

  既然银行提供了服务,就应该收取相应的费用,这本无可厚非。但为什么银行收费问题会引发如此大的争议呢?我认为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当前银行业占据金融市场主导地位,而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又处于银行业的相对垄断地位,在垄断竞争的格局下,形成机制就缺乏效率,恐怕难以制定出统一的有效价格。二是国内中间业务缺乏行之有效的定价机制,大银行根据经验制定价格,小银行是唯“大银行”马首是瞻,混乱无规则的定价很难正确评估中间业务产品的价值,银行定价的主观随意性必然会引发不满。

  基于以上分析,我认为,在银行业收费问题上有几个原则需要厘清。

  首先,从经营理念上,银行发展中间业务需放水养鱼而不可拔苗助长。中间业务发展在未来将会变得更加重要,但金融机构应该在观念上有所更新,不能把发展中间业务的重心仅仅盯在收费上。由于中间业务的总量是由种类数量和价格两个因素共同作用,所以发展中间业务应该放水养鱼,即通过创新金融服务工具和服务内容来扩大“税基”,增加业务总量,以此此来提高收入,而不能在没有产品创新和服务能力提升的情况下,仅仅依靠提高价格来带动收入,这样就有“拔苗助长”的嫌疑。

  其次,银行收费应做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结合。银行在新增一些收费项目不能简单地就事论事,还应当从长计议、符合经营发展的长远需要。比如,日前有银行针对银行卡刷卡的短信提醒服务收取短信服务费,我认为这一举措是值得商榷的,羊毛出在羊身上,银行卡刷卡后银行会从商家获得远高于短信通知费的回佣,此时再收短信费就会给人锱铢必较的印象,长此以往有可能会使银行在客户中形象受到影响,得不偿失,因此,银行在新增收费时需有长远眼光,切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第三,银行需不断提升中间业务产品的定价能力。西方国家的大银行的中间业务发展比较成熟,与其有一套成熟的定价体系是高度相关的。他们在推出一项新业务时,会按照某一定价方法,如撇脂定价法、渗透定价法,建立定价模型,并计算出最终价格。由于其定价过程清晰透明,并有理论和模型做支撑,价格自然也就具有公信力和说服力。反观我国银行,由于在定价机制上的落后,价格形成通常依靠拍脑袋或简单估算,出现争议和质疑也就在所难免了。因此我说,中间业务大发展、定价机制需先行。

  最后,规范银行收费还做到外部监管和银行自主定价的有机结合。由于我国银行业市场竞争并不充分、少数大银行有相对垄断地位,因此,定价权还不能完全交给银行,发挥银行业监管机构、国家价格管理机构等政府部门的作用,对银行收费进行外部的指导与监督是必要的。其实,关于银行收费,我始终认为,对于针对广大公众的基础类金融服务应以低收费或免费为主,而对于高端类、竞争性的中间业务应给予银行充分的自主定价权。因此,在监督上也要有尺度的把握,其重点应在于前者。而为了鼓励金融创新、提升银行的竞争力,应对高端类、创新性的金融服务项目给予银行充分的定价权。

  专题:银行服务收费大玩加减法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曹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