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贷逼温民企集体逃亡 倒闭呈现"多米诺"效应--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高利贷逼温民企集体逃亡 倒闭呈现"多米诺"效应

丁开艳 张慧敏

2011年09月26日08:19    来源:《北京商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尤其是温州频繁曝出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的消息,其中还有不少担保公司老板跑路的传闻。进入9月后,在温州的一些网站和微博都在流传着一份《近期温州老板跑路清单》,其中涉案金额都达到了几千万、几亿甚至十多个亿的规模。温州有关分析人士表示,温州对外投资多年资金实现了增值,金融危机后,山西煤改、迪拜危机、楼市限购、股票暴跌,使钱都回流到了温州,受高额利益驱使,便进入了民间借贷。目前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已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是2到6分,有的高达1角,甚至1角5,年利率达180%。而在温州做实业,大多数中小企业的毛利润不会超过10%,一般在3%-5%,借高利贷把企业逼上绝路。

  高利贷+“不务正业”导致巨亏

  温州中小企业家集体跑路

  面对一再提高的融资成本和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仍不顾后果地一味扩张涉猎领域,这种“不务正业”的赌徒式发展模式终于让部分温州中小企业在深秋尚未来临之时率先倒下。

  最近包括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在内的多个温州老板跑路的消息迅速传开,其中从9月12日-22日的10天时间里,温州当地已经有数家企业的老板被卷入“失踪”漩涡,行业范围主要涉及机械、阀门等制造业,此外,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也透露,仅9月22日这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核心原因均为业务扩展过快导致资金周转不灵,加之巨额的融资成本导致的资不抵而跑路。

  以信泰集团为例,这家拥有3000多员工、手握中国眼镜业惟一驰名商标“海豚”的温州知名企业,据统计,去年光眼镜的产值就有2.72亿元,今年1-8月产值1.25亿元。然而由于涉猎业务过多,数亿元的产值无法满足其扩张的需求,公开资料显示,信泰近年来的业务还包括太阳能光伏、地产等,而这些行业对于资金的需求量甚大。

  信泰到底欠有多少务外界并不完全知晓。有猜测的数据显示,信泰集团胡福林真实欠款高达20多亿元,其中,民间高利贷12亿元,月息高达2000多万元,银行贷款8亿元,月息500多万元,在光伏发电成本回收较慢、地产业遭遇楼市调控后,过大过快的投资规模将信泰推到了资金链断裂的边缘。

  无独有偶,今年5月注册资金达1580万元的江南皮革公司、6月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同样因为不能偿还贷款,外逃避债。

  “温州地区中小企业出现生存问题,无视整个外部融资环境和经济环境的变化,疯狂借取高利贷却又无法偿还是原因之一。”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中小企业研究中心陈乃醒告诉记者,温州的民间借贷的钱并不是担保形式的,一般是普通家庭把钱交给中间人,中间人再把钱交给公司,是层层上交的金字塔形式。央行温州中心支行最新公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极其活跃,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目前温州民间借贷规模高达1100亿元。

  然而在今年央行六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后,当提高官方融资门槛的同时,也推高了民间借贷的成本。工信部也显示,有的过桥贷款利率甚至高达30%以上,民间更是传言,目前温州中小企业的民间拆借利率高达60%以上。

  “一个老板跑路了之后,担保公司的老板势必抵不住,一个担保公司老板跑路后,跟他相关联的企业势必受到影响,周而复始,恶性循环。”陈乃醒的担忧不无道理,今年7月,浙江巨邦鞋业老板逃离企业,主要原因是涉足一家非法担保公司,担保公司老板出逃,他也被迫外逃。

  在陈乃醒看来,尽管温州一直以来均有民间借贷的习惯,但由于“不务正业”式发展带来的不可确定性,温州的中小企业终于提前迎来了自己的寒冬。
【1】 【2】 

 
(责任编辑:曹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