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信贷风暴救赎:产业为重 金融为轻--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民间信贷风暴救赎:产业为重 金融为轻

中国产经新闻报

2011年10月20日08:35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只有产业和金融协同互动,才能让4万亿影子银行资金和10万亿民间资本真正找到出路。

  把本轮民间信贷风暴根源归结于货币紧缩乃至于滞后的金融改革,只会舍本逐末。上期本报社评已经指出,民间信贷风暴凸显的是产业转型之痛,这应当成为我们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指针。

  发端于本世纪初并聚焦于低成本的中国制造,在形成全球规模的产能过剩后,只能向产业链两端寻求突破。然而,全球主要的化石资源供应格局早已形成,无论是原油天然气还是铁矿石铜矿等基础金属,还是大豆玉米棉花等大宗农产品(000061),莫不如此。而商品品牌的建立需要长期的积淀,但中国市场的开放已经让外资品牌毫无竞争地渗透到了几乎所有消费品领域。

  当然,如果全球市场还能不断做大蛋糕,那么中国还可以在新增的市场空间中寻找到品牌成长的空间,然而不幸的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发达经济体消费市场的收缩基本杜绝了这一希望。

  由此,战略上决定了中国实业升级将无比艰难,继而拖累中国股市。

  2005年以来,中国开始倡导产业转型,包括鼓励企业“走出去”,但加工贸易模式的简单重复性以及信用证下货款回收的可保障性让企业舒服得难以自拔,企业缺乏自创品牌和拓展产业的动力,于是积累的大量资本在实业之外的资产市场和金融市场四处寻找机会,貌似实物的地产被首选为重点投资领域,温州早年组建的八大财团实际上沦落为炒房团,并没有向新兴产业寻求突破,而全流通刺激下的股市更是吸纳了众多资本竞相进入,中国产业转型的第一次机遇就这样错过了。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出台4万亿元财政刺激计划,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进一步推高了房地产,而将房地产概念注入上市公司更是成为推动股市暴涨的绝佳题材;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大量非上市公司都纷纷投资房地产。中国产业转型的第二次机会就这么失去了。

  与此同时,央行更是启动了大规模的货币扩张政策,直接推动了2009年股市和房地产的暴涨,并与低迷的经济增长形成强烈的对比,虽然流动性更强的股市更早地恢复了理性,但供给不足和市场分割的房地产则延续了上涨行情,并在货币泛滥引起的高通胀环境下持续。在数次房地产调控都未能遏制价格上涨的历史经验下,房地产商更是捂盘惜售等待下一个暴利时代的到来,而具有相同期待的大量民间资本更无惧持续货币紧缩抬高的资金成本争相进入。

  然而市场错了。政策层自2010年下半年以来坚守货币紧缩和以限购为核心的房地产调控并未动摇,房地产业已经从类金融模式演变成工业企业模式,资金周转率大幅度下降,今年上半年106家上市房地产公司负率超过了72%,虽然前7月一二三线城市房地产价格均价依然上涨4%以上,但成交量却开始下降,暴利时代结束了。

  不幸的是,25万亿元银行信贷和至少10万亿元民间借贷依然深陷其中,鉴于民间信贷的高成本,投机者终于扛不住了。

  今年年中,温州首开房地产降价潮,近期温州商人更频频在香港和上海等市场低价抛售房地产。这正应了华兴资本首席执行官包凡的说法,真正的中小企业根本借不起高利贷,借高利贷者十有八九是去投机,以房地产为主。

  不过,温州信贷风暴损伤的主要是银行系统外的资金,并非系统性风险,不会引发银行危机。

  据温州银监局的最新数据显示,21家银行受总牵涉资金只有38.58亿元;温州市担保协会秘书长郭炳钞表示,目前温州担保公司在银行的担保余额共有100多亿元。但官方数据显示温州民间信贷规模不会低于1100亿元,而温州人独特的商圈意识,让温州人不敢轻易违约,否则就等于在遍及全球的温州商圈中被判了死刑。与此同时,政府也不应该轻言救市,因为银行贷款大多都是具有两倍市价以上的厂房、土地或商业楼盘等房地产的抵押贷款,而民间信贷在获取高利润的同时也应该承担高风险。

  但政府完全放弃救助也是有问题的。对于真正用于实业投资的银行贷款,必要的延期对维持信贷信心链条殊为关键,否则银行一旦抽资就引发民间借贷的一致行动,企业老板不自杀就只能“跑路”了,银行反而会增加坏账,这正如共同的挤兑会导致任何一家银行关门一样。不过,对于温州申请金融改革示范区并不敢苟同,中国金融改革已经到了普及性政策的阶段,况且犯了错误的温州却“吃小灶”也不符合常理,推金融改革示范区不如市场开放,完善中小企业对口的金融体系并增加它们的数量,比如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等金融机构,让民间资金阳光化并纳入到监管体系之中。

  在这其中,应该借鉴小额公司的改革经验,给地方龙头企业以更多的介入金融业的机会。

  此外,美国的社区单一银行制更值得借鉴。美国有高达8700家银行,这些银行的社区化是如此贴近市场,客户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掌握之中,微观金融风险就这样被消解于无形。

  相比而言,利率市场化改革并不重要,只要放开对口中小企业的金融机构设立,那是水到渠成的事。道理很简单,这些机构的设立是中国打破两元制金融体系藩篱的关键,除了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和特权阶层之外,中小企业的贷款都已经是市场化,银行理财等金融创新也推动了存款利率市场化。

  事实上,温州信贷风暴源于企业多元化的战略错误。我们理解过剩的产业资本寻找出路的想法,但实业企业多元化更应实行同心多元化,在产业上下游或有核心优势的领域进行开拓,不相关的多元化可以作为试验,但应该谨慎地控制投资规模和风险。在这方面,万向的经验和教训可以借鉴。
(责任编辑:曹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