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灵杜晓山:民间借贷危机蔓延可能性不大--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吴晓灵杜晓山:民间借贷危机蔓延可能性不大

陈莹莹

2011年10月24日08:40    来源:《中国证券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适当调整货币投放结构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和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晓山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非金融民间机构的监管机制需要继续完善,尤其需要尽快引导民间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同时,货币总量仍不能放松,而应适当调整货币投放结构,支持中小、小微企业的生产和发展。

  民间借贷风险总体可控

  中国证券报:有人担心,近日在温州爆发的民间借贷危机有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甚至可能演变成为中国式的“信贷危机”。对此,你怎么看?

  吴晓灵:说中国式“信贷危机”有点危言耸听,因为整个温州民间借贷市场的资金规模不大,即使加上鄂尔多斯(600295)等其他地区,其规模和风险也是可控的。当前,中国的经济金融不会有太多问题,最重要的是解决中小企业的生存发展问题。

  杜晓山:“危机”蔓延并恶化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从中央到各级监管层都已经充分重视这个问题,相关的解决方案和应对机制也陆续出台。温州民间借贷问题的爆发,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和警惕。目前,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都提出,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一定要加强信贷支持。同时,对于民间借贷要扬长避短,遏制其负面的作用。当然,并不排除未来在我国局部地区将继续发生类似于温州的民间借贷问题的可能性。

  中国证券报:民间借贷市场衍生的问题对我国银行业及整个货币金融体系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吴晓灵:的确有许多人担心这些问题是否会冲击银行业。事实上,在宏观经济不是太好的时候,银行出现一部分呆坏账是正常的。而且,目前我国商业银行的拨备率已经很高,不会爆发大规模风险。

  温州问题折射出金融改革不到位,未来中国的信贷市场必须分层定位经营。比如,大型银行没有必要做太小的业务,而应该去国际上竞争;中小金融机构则应该很好地为社区服务。此外,可以培育一些贷款零售商,这是中国的特殊情况所决定的。

  杜晓山:就现实而言,如果用传统的银行业务流程和风险管控制度,中小企业获得贷款难度很大。而如果通过行政手段强迫银行放款,未来的坏账率肯定会大幅度上升。值得庆幸的是,经过一系列金融改革,多家银行对中小甚至小微企业贷款的这种创新性业务,已经有了一套非常好的风险管控机制。

  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中国证券报:民间借贷市场火热折射出实体经济的困境,人们热衷于“钱生钱”,你觉得应该怎样去引导和管理?

  吴晓灵:民间借贷市场最大的问题,在于钱没有进入实体经济。与此同时,中小、小微企业对资金却“如饥似渴”,应该让愿意放贷给实体经济的人成立贷款公司,再把资金贷给真正需要的人。因此,我一再提出应该建立普惠金融的税收体系。

  一方面,我国对于引导和支持非金融民间机构的政策并不够。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国九条”,并未对小贷公司给予支持。如某机构70%-80%的资金都放给个体商户、农户这样的人群,国家就应该给予税收减免,包括中小银行和小贷公司都应享受这样的优惠政策。

  另一方面,小贷公司等机构的合法地位问题亟待解决。此外,小贷公司的资金来源要尽快拓宽。

  杜晓山:首先,各级监管部门的职能要分清,并尽快确定小贷公司等民间机构的合法身份。其次,中小企业融资、引导民资进实体经济,已经不纯粹是货币问题,需要靠一系列、一揽子的政策。

  从金融机构的角度来说,应该有更多的支持性政策鼓励他们放贷给中小、小微企业等。相关部门应从财税政策、批发基金、注册优惠、合法性地位等方面出台相关政策。同时,需要解决目前民间借贷的“规模化、普遍化、机构化、高利贷化”等问题,尽量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就民营企业、民间资本的角度来说,必须认识到脱离实业去做所谓的虚拟经济,从而投机获利是一种短视行为。从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角度来说,应多出台政策鼓励实体经济发展。同时,也要在国际经济结构转型期间,鼓励产业升级、优胜劣汰。
【1】 【2】 

 
(责任编辑:曹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