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放:新兴市场银行监管部门论坛 (17)--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新兴市场绿色信贷论坛

回放:新兴市场银行监管部门论坛 (17)

2012年05月17日17:16    来源:人民网-银行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Md.Abul Quasem]:我们应该有一个同样的风险管理观,一方面观察信贷风险,同时要看一下环境风险。同时从不同的角度分析这些不同的风险。在指南中我们也看到,还有包括社会环境的风险,这些风险是需要进行评估的。比如说对土地的项目,我们可以从信贷的角度和环境的角度对这个项目进行交叉分析。这两个不同的风险可以对他们进行一个交叉分析。这样一个方法,我想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12:17]

[Md.Abul Quasem]: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事宜,关于赤道原则,大家已经讨论了很多关于赤道原则的。看一下这种小的经济体,因为它的门槛比较高,是一千万的业务,所以,对于中小企业的项目来说,我想可以不适用这个赤道原则,可以请IFC或者一些机构建立一个半赤道原则,来适用相关的环境和社会评估。[12:18]

[Md.Abul Quasem]:在孟加拉国我们有两个孟加拉法,一个是环境法,一个是环保规则,所以,对于这两个法律,能够帮助孟加拉国发布我们自己的环境社会评估指南,所以,在孟加拉的项目都可以适用这个法律。这是我的想法和观察。[12:18]

[Edi Setijawan]:非常感谢银监会和IFC请到来自三个地方的三家银行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首先要问关于环境风险本身,我们谈到了内在的风险。谈到这个内在风险的时候,我们谈到严重性等等。IFC也出版了一些文件,比如说对采矿业,它的内在风险是比较高的,实际上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些参考性的文件,尤其是在做授信的时候。[12:20]

[Edi Setijawan]:第二,一个请求。我想大家在座的三位的是否能够支持印尼发展绿色银行业,是否有可能,比如说IFC可以扮演一个援助的角色,请你们到印尼我们的同行面前,请我们印尼同行采用赤道原则。谢谢。[12:21]

[主持人(Lakhdeep Babra)]:实际上还有两位司长要做总结陈辞,所以我们简单回答一下。怎么能够把信用风险和环境风险进行分辨。[12:22]

[Roberto Dumas Damas]:谢谢您的问题,我也同意您的想法。对于环境风险和信用风险是不同的,同时我也想,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也是不一样。操作风险也是不一样的,运营风险也是不一样的。流动性风险、运营风险和环境风险、人力风险和技术风险,出于某种特定的原因,所有的原因都会影响我的现金流,所以我们都需要考虑这些不同的风险,尤其是在授信的过程中。[12:22][Roberto Dumas Damas]:因为如果能够影响我的现金流以及我的还债能力的话,我就需要考虑,比如说我们有操作上的风险,我们怎么能够应对这些操作风险呢?所以,这些都是整个信用分析过程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2:22][Roberto Dumas Damas]:所以,信用风险实际上分析的是所有的风险,包括流动性风险和信贷风险等等,这个公司的确声誉很好,但是它年度的滚动利润可能有问题,这个时候可能就有银行性的风险了。如果它影响了我的现金流,它就影响对于银行来说是否能够还债的能力,这些都需要进行信用评估。[12:23]

[Roberto Dumas Damas]:当然,它可能是不同的部门来做这个评估,没问题,但是,对于信用部门来说,他们需要考虑运营风险。它也有流动性风险。我们不是说仅仅是单一的了解每个风险,我们要从全面的角度上来了解这个公司的风险,如果其中任何一个风险都会影响我的现金流以及这家公司还债能力的话,这个问题肯定就是个风险了。[12:23]

[Md. Abul Quasem]:总体的信用风险这些都应该放到一起。这个环境风险,尤其是在目前不断变化的环境下,需要来考虑,因为环境风险应该是最为核心的风险,尤其在我们国家,所以,总的来说,可以通过这个信用评级来对这些风险进行分析。谢谢。[12:23]

[主持人(Lakhdeep Babra)]:Nigel Beck,你要回答吗?[12:24]

[Nigel Beck]:我来回答这个门槛的问题。我觉得上千万的门槛,我觉得这其实取决于中小企业还有它所需要的交易类型,还有这笔交易所涉及的风险,还有客户本身的风险。[12:24]

[Nigel Beck]:所以,光是设一个门槛就是一千万,不是说一定就要用到一千万,也可以是九百万。我们在标准银行,其实并没有一个特定的门槛,因为我们认为如果说我们的贷款组合当中是针对某一个中小企业,像您刚才所说的,这种中小企业如果没有内部的部门可以管理它的内部风险的话,光是设定一个这样的一千万的门槛,其实是不合适的。[12:24]

[Nigel Beck]:比如,对于职业安全等等,个别的一些安全的门槛,针对各个类别来进行小企业客户的审批。这个是我们以往所使用的一个工具,来保证我们从方方面面覆盖了中小企业所有的一些风险。[12:25]

[Nigel Beck]:全球当然简单的说可以说这一千万是一个门槛,但是,我们在多哥和其他的一些比较小的非洲国家,他们有不同的一些做法,直接使用这个门槛的做法。但是,我觉得在适用的时候,这个门槛不应该成为你主要担心的问题。[12:25]

[主持人(Lakhdeep Babra)]:您刚才提到的一些内在风险的问题我来回答。因为如果我们要讲到比如说土地使用在印度就面临了大的压力,相对于一些人口不那么密集的国家,同样的土地使用在不同的国家,在审核的时候,它的重要性也可能有所差别。[12:26]

[主持人(Lakhdeep Babra)]:比如在做矿业审批的时候,这个矿业项目不管是在非洲或者是在蒙古,它的矿业审批要考虑的因素是不一样的。所以,内部风险或者是隐含风险,你可以关注,但是,它不是一个绝对值,而是这件事情对于社区、对于资源,对于这个项目的声誉,都会有所影响。对于印尼,刚才您提到的具体的问题,我们IFC可以稍后再回答。[12:28]

[现场提问]:我是来自银监会的监管条例司。在中国,我们人大在2006年通过了公司法,里面提到企业必须要承担社会责任,根据中国的这套法律,银监会的一个公司部门,就为中国去设立起草了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法以及条例。我的问题就是,是不是有其他的一些监管当局也有特别针对CASR的条例?[12:2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责任编辑:章斐然、曹华)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