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5月3日下午,银监会发布消息称我国将于2012年1月1日开始执行新监管标准,提高资本充足率、杠杆率、流动性等监管标准。明年起实施的新标准比起金融危机后的巴塞尔协议III(“巴三”)来更严格,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杠杆约束率要求更高。不过银监会称,“巴三”是国际通行的最低标准,中国的监管标准虽然比其严格但不会对银行业产生太大影响。

中国版“巴三”VS 巴塞尔协议Ⅲ
    • ·一是强化资本充足率监管
          《意见》改进了资本充足率计算方法,严格资本定义,提高监管资本的损失吸收能力。将监管资本从现行的两级分类(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修改为三级分类,即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此外还优化了风险加权资产计算方面,扩大资本覆盖的风险范围。
    • ·二是杠杆约束率严一个百分点
          银行体系过度杠杆化是本轮金融危机负面效应显著放大的重要原因。美国曾经一度掀起“去杠杆化”浪潮。因此,巴塞尔协议III也确立了杠杆率的监管标准,该标准为3%。而根据此次银监会公布的新标准,杠杆率,即一级资本占调整后表内外资产余额的比例不低于4%。此外,国内新资本充足率监管标准与结构安排和巴塞尔协议III总体上一致,差异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国内核心一级(普通股)资本充足率最低标准为5%,比巴塞尔协议III的规定高0.5个百分点。二是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资本要求暂定为1%。
    • ·三是改进流动性风险监管
        《意见》建立了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融资比例、流动性比例、存贷比以及核心负债依存度、流动性缺口率、客户存款集中度以及同业负债集中度等多个流动性风险监管和监测指标,其中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融资比例均不得低于100%。
    • ·四是强化贷款损失准备监管
        《意见》建立了贷款拨备率和拨备覆盖率监管标准。贷款拨备率不低于2.5%,拨备覆盖率不低于150%,原则上按两者孰高的方法确定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新标准自2012年1月1日起实施,系统重要性银行应于2013年底前达标;对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设定差异化的过渡期安排,并鼓励提前达标:盈利能力强、贷款损失准备补提较少的商业银行应于2016年底前达标,个别盈利能力较低、贷款损失准备补提较多的银行应在2018年底前达标。
    • ·1.一级资本金比率
          根据巴塞尔协议Ⅲ,普通股最低要求,即资本结构中吸收损失的最高要素,将从当前的2%提升至4.5%。这一严格的资本要求将分阶段实施,从2013年1月1日开始,2015年1月1日之前实现。一级资本金(包括普通股和其他符合要求的资本)比率将在同一时间从4%提升至6%。
    • ·2.资本留存缓冲
          巴塞尔协议Ⅲ引入了2.5%的资本留存缓冲(Capital Conservation Buffer),由扣除递延税项及其他项目后的普通股权益组成。这一留存缓冲的目的在于确保银行持有缓冲资金用于在金融和经济危机时期“吸收”损失。尽管银行在危机期间可以利用这一缓冲,但资本比率越是接近最低要求,受到的限制也会越大。一旦银行的资本留存缓冲比率达不到该要求,监管机构将限制银行拍卖、回购股份和分发红利等。这一机制可防止一些银行在资本头寸恶化时也肆意发放奖金和高红利的情况。
    • ·3.反周期缓冲
          巴塞尔协议Ⅲ还提出了“反周期缓冲”的资本要求,这一新的缓冲比率为普通股或其他能完全“吸收”亏损的资本的0-2.5%,将根据各国情况具体执行。“反周期缓冲”是基于一项更广泛的宏观审慎目标,要求银行在信贷过分充足的情况下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对一国而言,这一缓冲仅仅在“信贷增速过快并导致系统范围内风险积累”的情况下才会生效。一旦“反周期缓冲”生效,将作为留存缓冲范围的延伸。
    • ·4.杠杆率要求
          除了上述这些基于风险的资本要求,还有一项并不基于风险的“杠杆率”要求作为辅助。巴塞尔协议Ⅲ要求各国对3%的一级杠杆率在同一时期进行平行测试。基于平行期的测试结果,再于2017年上半年进行最终调整,并希望在2018年1月1日进入新协议的第一支柱部分。
监管新规对我国银行业的影响
●对我国银行体系冲击不大
    在危机以来的国际金融监管改革过程中,实施新监管标准对宏观经济可能产生的影响备受各方广泛关注。巴塞尔委员会和金融稳定理事会的研究结果表明,就全球平均水平而言,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提高1个百分点,4年半后GDP向下偏离基准水平的最大幅度为0.19%,提高资本监管标准不会对全球经济复苏产生重大冲击。【详细】
●资本新政倒逼 银行转型箭在弦上
    资本标准的提高对于银行来说或许是一场危机,但危机也意味着转机,在新监管标准的指导意见中,监管层表示,希望银行业能从规模扩张的外延式发展模式走向质量扩张的内涵式增长之路,并提出了调整业务结构、强化管理、创新服务的要求。【详细】
●有利于房地产相关贷款等的风险防控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表示,贷款拨备率不低于2.5%的要求,对于商业银行的经营和业绩会有不小的影响。“但拨备资金量大,对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和房地产相关贷款等的风险防控,是一道有力屏障。”【详细】
●银行监管新规利于债市发展
    银监会近日发布的银行业新监管标准,明确了资本充足率、杠杆率、流动性、贷款损失准备等监管标准。整体来看,我们认为监管政策的变化对银行当前的业务冲击不大,但2.5%的拨贷比要求将影响到商业银行的放贷意愿,一定程度上会增大其对债券的需求。【详细】
●银监会称新规对股市影响不大
    对于银行及资本市场的影响方面,银监会态度则略显谨慎。银监会一方面称,目前国内主要银行已经达到了新监管标准,商业银行的资本缺口很小,无需大规模补充资本,但另一方面也坦言,从长期看,因国内经济增长对银行信贷供给依赖性强,为支持经济持续增长,银行信贷规模需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为持续达到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商业银行不可避免地面临资本补充需求。【详细】
网友留言(点击查看)
昵称: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