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中夏:关于中国经济总量与结构性问题的思考--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理财频道>>银行频道>>行业新闻

金中夏:关于中国经济总量与结构性问题的思考

2012年10月02日14:53    来源:中国经济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现在经济增速正在缓中趋稳,但不少人心里有点没底。其实,前些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一度达到12%以上,那也是有问题的,主要是由大量的进出口顺差多拉动了几个百分点,比潜在增长率高了不少。现在增长速度回落,我们不需要慌张。如果现在的潜在增长率是8%,那实际增长率略高于7%是正常的。现在一些调控措施的力度比我们想象的大,比如财政政策,以前财政存款每年上升大约1万亿,现在是下降。这相当于财政政策在发挥逆周期的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即使经济继续放缓,我们也还有出台刺激措施的潜力,比如货币政策。现在实际利率已经由负转正,即使基准利率再适当下调,实际利率也仍然是正的。若外汇占款增量继续减少,适当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是可以考虑的。汇率也可以根据经济情况的变化进行调整,避免升值或贬值压力的积累。总之,在总量政策方面,我们还有不少回旋的余地。

  此外,我国基础设施建设还未到饱和的程度。虽然高速公路总里程已不算少,但各种公路的密度仍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铁路里程还可以加倍,高速铁路还远未全国联网,大城市的轨道地铁交通建设方兴未艾,中西部和边疆地区的铁路、公路路网仍远未连通和完善。农村水利基础设施需要大量投资,节水灌溉技术和温室大棚生产方式潜在回报率可能很高,但需要大量投资进行推广。大连-烟台跨海隧道和广东-海南岛跨海隧道等世纪工程也有待实施,大飞机项目和很多国防攻关建设也会产生很强的投资拉动和技术带动作用。投资将仍然是未来十年拉动中国经济的最重要动力。

  现在我们还需要以结构调整和改革措施去纠正一些失衡。例如,原来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收益普遍较高,随着规模增大,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收益下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适当调整基础设施投资的方向,特别要注意城乡基础设施建设的平衡发展。当前村镇基础设施建设亟待加强。我们在很多农村地区看到,楼盖得很好,一栋栋别墅,但没有统一的下水道系统,每家厕所排出的粪便只能冲到后院堆肥。这在很多中等收入以上的村镇不是一个资金问题,而是基层政府的认识和组织问题。如果我们在农村搞基础设施建设,形成村一级、镇一级的统一排水系统,道路也建得更好,甚至连通互联网,那农村居民的生活基础设施会相对接近城市的水平。农民的房产会升值,村镇生活的质量和吸引力将明显提高,大城市的房价升势会受到遏制。但这种投资需要基层政府牵头组织,以村镇居民自我集资为主,政府提供适当支持为辅。可以从大城市周围开始逐步扩展,国家或地方政府应当制定并发布村镇基础设施建设标准,既可引导村镇基础设施建设,也可作为考核地方官员的参考指标。

  我们原来的政策是有特别利于贸易部门的,现在工资增长、汇率升值都是对非贸易部门更为有利。此外,政府部门的支出增长快于收入增长,企业部门的盈利也在大幅度地下降,而农民工的工资大幅上涨,存款人的利息收入也随着正利率的重新出现而提高,但他们消费的增长慢于收入的增长,实际上是在增加储蓄,政府和企业部门的储蓄在向家庭部门转移,家庭的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以及家庭储蓄率都在提高。因此,中国贸易与非贸易部门的比价关系和比较优势在发生变化,储蓄结构在发生变化,这些未尝不是一个好的现象,要研究如何根据这些变化调整供给发展的方向,挖掘内需的潜力。

  财政结构也有待调整。现在,一些政府部门很有钱,都存在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而另一些部门却没有钱,例如铁道部就借了很多债,杠杆率过高,自有资本很少。是不是可以由富余的政府部门向铁道部注资?这样铁道部的负债率会降低,可以更多地消化债务融资,铁路建设会更快的发展,从而拉动内需。这些结构调整同样会在总量方面产生效力。还应高度关注国进民退现象。简单地鼓励民企进入还不够,因为在一些行业或地区国企已经占了太多市场份额,使得民企进不来。因此,国企应当是有进有退,或者是边进边退,国企退出之后民企才能进来。在中国,政府有自己的优势,比如组织基础设施建设。但建成后的运营就应当以公开招标或出售股权的形式交给民间,既可解决政企不分,也可改善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随着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模式出现了一些问题,下一阶段可能会再出现一轮民营化过程。

  中国在过去几十年有几次正式或非正式的民营化,例如90年代末对国企的抓大放小。还有后来银行不良资产的剥离和处置。一些非正常的私有化也在通过房地产的开发等途径暗地里进行。下一个阶段,国有资产的部分民营化过程可能不可避免,我们应该把这一过程设计得比较公平、公正、透明,避免出现上下串通,变成新的权钱交易,否则会加重一些社会问题。因此,我们要做前瞻性的规划。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金中夏

(来源:中国经济网)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