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培訓中介調查:18萬包進一流航空公司?--中國民航新聞網--人民網
人民網

空姐培訓中介調查:18萬包進一流航空公司?

2011年05月20日09:38         手機看新聞

  正如一個突然被吹大的氣球,空姐培訓近兩年在中國急速發展。而這個氣球的最大動力,來自迅速擴張的“考空”熱潮。如今大小公司展開激烈競爭,空姐培訓行業也呈現出繁華而混亂的局面。

  近日,21歲空乘專業的楚婷婷登上天津衛視一檔欄目,曝出自己因不願支付10萬元的“手續費用”與空姐失之交臂。這一報料,揭開了中國空姐培訓行業“錢規則”的一角面紗。

  隨后,本報記者針對濟南空姐培訓中介的暗訪也表明,送錢圓空姐夢,在這個行業並不罕見。這也是空乘專業培訓備受詬病之處。

  考空姐,就是燒錢!空乘專業學生曝內幕:沒有10萬元別想當空姐

  5月12日上午,記者通過中盟世紀傳媒有限公司客服,聯系上在該公司工作的楚婷婷。“我敢對自己說的每一句話負責。”楚婷婷說,她在北京一家高校學空乘專業,老家在青島,之前一直夢想回山東工作。

  去年畢業前,駐濟一家航空公司到學校招聘。經過一輪筆試選拔,連楚婷婷在內,共12人獲得到航空公司面試的機會。“我對自己很有信心。”但讓她始料未及的是,到濟南面試時,卻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一位30歲左右的男士說,她們需要每人支付一定的手續費,才能上機。而這筆手續費竟達10萬元。

  對方還拿出一份印有“航空培訓協議”字樣的合同,並保証隻要交上錢,就可通過面試、審証、體檢等各個程序。

  楚婷婷放棄了這次機會。而與她同去的12人中,有兩人很快交上10萬元。楚婷婷畢業時才得知,這兩位交過錢的同學都如願成為空姐,“我們現在還有聯系,她們覺得錢花得挺值。”

  第一次求職受挫,但楚婷婷並未放棄空姐夢。畢業后的半年裡,她奔波於各家航空公司的招聘現場,卻不斷地遇到類似情況,“隻要我肯交錢,早就能上飛機了。”不同的航空公司,所謂內部人士開出的價格也不同,最高20萬,一般都是10萬元左右。

  楚婷婷是個倔脾氣,堅持不肯交錢,就這樣忙活了大半年,也沒能圓空姐夢。“當不上空姐,做地勤人員也行啊。”接連碰壁后,她也覺得該“開開竅了”。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地勤招聘中,一位自稱是機場員工的人向她保証,交上4萬元就能進機場工作。

  這次,楚婷婷乖乖交錢了,卻等了半月都沒信兒。等她再聯系對方時,卻發現對方手機號已變成空號。“我真對進入航空公司不抱任何希望了。”近日,她登上了天津衛視一檔求職節目,並曝出自己應聘空姐時的這一連串經歷,迅速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濟南空姐培訓亂象調查:18萬上“新航”,英語不過關也行

  空姐招聘的持續火爆,入行門檻的低下,帶來了空姐培訓行業的爆發式增長,然而,與龐大的需求相比,培訓中介的步伐還未跟上市場。令當前這個行業亂象環生、困境重重。

  先交1萬元門檻費 省內公司隨你挑

  記者在百度搜索上輸入“空姐培訓”四個字,共顯示380余萬條信息。不少中介公司直接打出“包上機”、“包分配”等宣傳語。

  5月12日下午2點,記者以報名者的身份來到明湖西路一所航空藝術培訓學校。下午2時,學校空無一人,隻有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正在打電話。見有咨詢者來,工作人員暫停了通話,並為記者聯系了一位姓柳的校長提供咨詢。

  咨詢過程中,柳校長始終表現得很有耐心,對於記者提出的問題都一一回答。當記者問及該培訓學校與其他中介相比其優勢何在時,柳校長說,該校和國內十幾家航空公司都有合作關系,能保証學員進省內任何一家航空公司。“隨你挑,在濟南、青島、臨沂等機場都能找到工作。”

  去排名較前的國內知名大公司有難度,但通過與合作公司溝通,記者也有機會進知名大公司。

  “這些大公司和其他培訓機構有合作關系嗎?”記者對可靠性表示疑問,對此,柳校長坦言不清楚,但他堅稱,在這兒進大航空公司的幾率更大。

  “隻要先交10000多元錢的培訓費就夠了。這是門檻費,具體多少,你報上名再說。”柳校長說。

  說著,他拿了報名表,並表示“時間很緊,一切需要趕緊准備”。記者以回去商量為由,沒有填表。

  一份“明碼標價單” 花錢也未必有名額

  在記者調查之前,央視一則《空乘中介明碼標價20萬進國航》的新聞一時成為熱門話題。

  新聞中稱“國航、東航和南航的空乘職位已經被中介明碼標價,其中國航最貴,東航最便宜,8萬到10萬元就可以搞定。”雖然央視記者的探訪是在北京,但記者調查濟南中介機構時發現,這種“明碼標價單”真是全國通用。

  5月12日下午3點左右,記者以妹妹想當空姐為由,來到山大南路一家空姐培訓學校咨詢。“你家家庭條件怎麼樣?”接待記者的王主任問,記者說“還可以”。

  王主任說,全國知名的公司都可以選。他們有一份“標價單”。不過由負責招生的校長保管,他外出了,要想具體談要等該校長回來。

  記者再次表示父母舍得為孩子花錢,就想進大公司。王主任說,國航當然是“老大”,不過現在的行情22萬也打不住。

  “22萬?”記者驚道。

  “這有什麼?這個你也不用想了,已經沒名額了。”王主任輕描淡寫地說。他推薦記者選擇南航,標價11.8萬元。

  “能辦成嗎?我怎麼覺得拿不准啊?”記者問。“沒問題的。我們也不坑人,辦成了才收錢。我們從去年就開始了。”王主任說,這個“價目表”還會隨行就市。“你辦得越晚就越難辦,收費也越高。”

  中介又把目光盯向國外航空公司

  無論是念大學還是考空姐,中國家長往往有名校情結。而且,隨著在國內航空公司求職越來越難,許多人的目光就轉而投向國外航空公司。

  記者在搜索引擎中看到不少面向國際的空姐培訓網站。記者點開一條招生信息,信息中顯示“交3萬元學費培訓3個月,合格后便可統一安排上機。”

  5月13日下午3點,記者來到位於解放路的這家培訓機構。

  記者表示想要做空姐,但身高不到165厘米,沒達到航空公司要求,而且視力也不達標。對此,這家中介機構負責人魯經理一邊給記者“出謀劃策”,一邊催著記者趕緊報名。

  他說,國外航空公司身高卡得不嚴,而且允許佩戴隱形眼鏡。如果想去新加坡最好的航空公司“新航”當空姐的話,費用在18萬元左右,報名時需要先交3萬元,等培訓通過接到入職通知再交剩下的費用。

  英語口頭表達能力,是在國際航空公司就職頗為重要的條件,對於這一項,該中介的做法更是“大膽”。

  記者說,英語也沒通過四級,口語也不好。對此,魯經理說:“隻要會一些簡單的自我介紹就可以,其實說白了,我們就是幫你和航空公司搭線,我們也是給航空公司的經理塞錢,他們拿十幾萬元,我們才賺你1萬到2萬元。”

  記者質疑為什麼其發布的招生信息中稱隻需3萬元就行時,魯經理說,因為培訓不是其機構授課,而是要把學生送到報名的航空公司。“你在我們這報名要到新加坡才能培訓,費用當然貴。”

  在濟南的一次空姐招聘活動中,報名者接受考官目測。

  退役空姐談空乘中介現狀:這種事值得賭一把

  諸多培訓中介給出的承諾的確“誘人”,那麼可信度到底如何?

  陳麗(化名)曾在某駐濟航空公司做了4年空姐,2009年她轉行到了濟南一家金融單位工作。

  “中介承諾打點關系,這多是幌子。”昨天(19日),陳麗為記者解答了疑惑。她說,一般在每年5到10月份,畢業和升學雙重助推下,這些學校和中介都會大打廣告。在當空姐的這幾年,一些朋友或親屬常會問她:“這種事值不值得賭一把?”

  目前,國內航空公司招聘空乘人員大都通過兩種途徑。一是到開設有空乘專業的學校直接招聘,這種形式類似於定向培養,應聘者之間競爭激烈,落選者如果有能力打點關系,還有機會做地勤工作。

  另一種則是大規模的社會招聘。近幾年,這種形式被不少航空公司青睞。一方面航空公司能以這種形式擴大宣傳和影響,另一方面,對空乘人員的選擇余地也更大。

  在這種情況下,航空公司通常都會把招聘過程透明化,“誰也不願意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陳麗說,中介公司很難進行內部操作。

  不過,陳麗也坦言,航空公司到航空學院對口招聘時,也的確有內部名額。找對關系,就能請航空公司的人疏通內部關系,安排進去部分人。

  而且,許多人交個十幾萬元還挺開心。因為她們認為,當上空姐后月薪很高,一個月一萬元,以后當上乘務長后更高,四五萬元人民幣不成問題。干上幾年,這些送出去的錢就回來了。

  “正規軍”回應收費謎團:空姐出爐並非都要“錢規則”

  空姐培訓行業急速發展難免帶來失序,於是造成當前行業的“錢規則”。無論是記者暗訪的經歷,還是空姐自身的遭遇,都是空乘招聘較為普遍的現象。

  培訓機構:雅思成績必須在5.5分以上

  “我們中智是現在國內唯一一家做新加坡航空項目的培訓機構。你說的那個肯定又是冒充我們的。”15日上午,在上海中智國際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山東分公司,市場部經理杜穎關注到同行的情況,笑著說,“我們以前印過宣傳材料,結果被人冒名替用,就不敢再印了。”

  2010年度,新加坡航空公司(Singapore Airlines Ltd.,簡稱“新航”)再次被美國領先旅游雜志《康德納仕·旅者》評為“全球最佳航空公司”。這種頂級航空公司來華錄用空姐,飛的幾乎都是國際航線。“雅思成績要求在5.5以上,對相貌要求也較高。”杜穎說。

  她帶的四個學生“五一”剛參加了新加坡的航空公司考試。“有三人通過新加坡第二大航空公司——欣豐虎航的招聘,現在正在辦工作簽証。另外一人因身體原因放棄了。”杜穎說,她們都不敢承諾讓學員進“新航”工作,更別說其他機構了。

  而且,培訓學生通過國內的初試后,新加坡的老師再飛到濟南進行面對面的具體考查。考查合格后,才能去新加坡進行六個月培訓。

  費用一般分兩次付清,前期先付2.8萬元。如果正式被聘用了再收取部分費用。培訓機構開出的“18萬元”太不靠譜。

  當記者詢問新加坡是否也存在類似國內需要送錢的情況時,杜穎介紹了新加坡的教育機構“EduTrust”,表示任何一位學員的錢不會直接進入學校的賬戶,需要學生確認滿意后學校才能收到錢。

  航空公司:未委托任何中介收推薦費

  “我們公司的招聘信息會從網上發布,不會委托中介代為面試、招聘。”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簡稱“南航”)山東營業部的工作人員說,南航每年舉行的“招募大匯”都沒有接受過任何中介機構推薦,都是通過官方網站“飛呀網”公布所有招募信息,並且對於報名者不收取報名費。

  此前,中國東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簡稱“東航”)發出公告稱,招聘中從未委托任何中介及個人收取推薦費用。航空公司直接面向社會招聘並採用現場報名方式。所有招聘信息,都以航空公司網站上發布的信息為准。

  山東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andong Airlines Co., Ltd.,簡稱“山航”)客服工作人員也稱,航空公司的招聘一般都會詳細列出職位和名額。如果僅僅是羅列出招聘名額,應聘者最好親自核實。

  民航大學:中介到學校“拉客源”多為騙局

  青島飛洋職業技術學院空乘專業王老師說,有的中介機構直接找到學校,宣稱有途徑安排學生進入乘務崗位。但每個學生需要事先交6-8萬元,作為培訓費和打點關系的費用。“天上不可能掉餡餅。我們也提醒學生,不要相信這種中介。”王老師說。

  遇到類似情況的學校並不少,甚至有的中介遭拒后,背地裡打著高校的名義來招生。中國民航大學乘務學院的朱老師說,在涉及空姐就業的問題上,還有的學校打出定向委培的字眼,甚至有的學校假冒航空公司工作人員面試和招聘新生,這大多是騙局。

  空乘專業遍地開花 學生畢業難說登機

  航空中介這麼多,和當前的空乘熱不無關系。目前,包括濟南在內的全國各大城市,都有不少女孩三四年來一直在參加航空公司面試,一心要當空姐,這些人被稱為“考空族”。據了解,許多民辦學校看准了年輕人想當空乘的需求,紛紛開設空乘學院,以擴大自己的招生。

  然而,空乘學院增多,加上管理不規范,學生畢業后能否真正進入航空公司工作是個未知數。

  省內有招生資質的院校僅七所

  眾多民辦高校、中專等紛紛開設空乘專業,招生規模也逐年上升。山東旅游職業學院在2003年就開設了空乘類專業,這也是省內較早開設該專業的公辦院校。該校休閑產業管理系主任王艷霞說,目前學校開設的是航空服務專業。

  成為空姐、空少是大多數年輕人的夢想。其實,空姐、空少是對民航職位的狹隘理解,民航業的職位遠不止這些。“很多學生認為報考空乘類專業,就是當空姐、空少,這是個誤區。”王艷霞說,僅航空公司和機場,就需要空中乘務、國際客運、國內客運、航空物流、市場營銷等幾十種崗位。空乘類專業涉及面更廣。

  此外,記者從山東省招生考試院獲悉,目前省內有空乘專業、可以招生的院校有7所。社會上有很多院校都宣稱有空乘專業,其實多是與國內一些民航學校合作辦學。如果沒有省教育廳的批准,在省內就不能招生。

  一些空乘專業僅進行禮儀教學

  日前,山東旅游職業學院正式建立了航空服務實訓教學中心,購置了“飛機訓練艙”、“安檢設備”、“呼叫中心”、“貴賓服務廳”等民航服務類教學設備,用於航空服務專業學生上課實踐。

  事實上,不少宣稱有空乘專業的學校,只是在進行最基本的禮儀、航空知識方面的培訓,不能給學生提供相關的實踐場所。

  此外,師資力量上的差別也很大。一般設有空乘專業的學校,教師要經過專業師資培訓,有的水平高的教師還持有國際航空協會專業師資証書。而有些院校的空乘專業老師,多是從事禮儀方面的教學。

  僧多粥少能否登機很難說

  即使學費昂貴,仍有眾多學生涌入。據了解,學生每年的學費在一萬元左右,這並不包括其他各種校內外培訓費用。

  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是國內較早開辦本科空乘專業的高校之一。該校招生辦史主任說,前幾年本科空少空姐非常搶手,基本上八成以上的畢業生能進入相應崗位。

  空乘專業其實是“高端服務專業”。更有專家戲稱,空乘專業不過是“將盤子從地上端到空中”。不過,這兩年,空乘專業總體招生規模擴大數倍,畢業生順利當空乘人員的越來越少。“我們學校大概50%以上的畢業生進入航空公司工作。”史主任說。

  一方面,大量懷揣著航空夢的學生涌入,另一方面,航空公司也頻出大手筆,動輒上千人的招聘規模,讓更多的少男少女趨之若?。

  南航培訓中心相關人員稱,這幾年公司招聘的人數都在持續增長。該公司的“空姐新人秀”已經舉辦了5屆。今年剛啟動時,4月9日這一天,武漢賽區的報名人數就達到7000多人。而此次招聘規模在1500人左右。

  一些業內人士指出,空乘專業畢業后並沒有一些院校招生人員說得那麼好,隻要上了該專業畢業后就可以登機,而是競爭十分激烈。因為一個航班次,大客機配備5-6名空姐,小客機僅配備2-3名。航空公司是根據自己飛機擁有量配備空姐的,一個小型航空公司僅需20名左右的空姐。所以,無論是航空公司還是民航行業,對空姐的需求是有限的。(馬騰、孫昊)

  來源:《都市女報》
(責任編輯:王蕾)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