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讓西藏更繁榮、更開放、更安全--中國民航新聞網--人民網
人民網

民航讓西藏更繁榮、更開放、更安全

——訪《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課題組

2011年05月23日15:21         手機看新聞

  


  2010年10月30日,西藏第五個民用機場——日喀則機場正式通航。圖為身著盛裝、手捧哈達的藏族同胞迎接首航飛機。王海明 攝

  兩千年前,西藏靠人背畜馱開啟了高原與中原的經貿往來。一千年前,唐蕃古道上的驛站木橋讓西藏與中原腹地的聯系更加密切。1954年,川藏、青藏兩條公路成為西藏與內地往來的交通動脈﹔1965年3月,民航北京—成都—拉薩航線正式開通,成為溝通“世界屋脊”與祖國內地的“天橋”﹔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的通車再一次拉近了西藏與內地的距離。如今,西藏已有5個民用機場開航,覆蓋了西藏7個地市中的6個。民航與公路、鐵路一道,正在西藏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發展的歷史進程中發揮著獨特的作用。

  編者的話

  今天是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的紀念日。6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西藏的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而交通運輸條件的改善更是加強了“世界屋脊”與外界的聯系,為西藏的繁榮穩定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作出了重要貢獻。其中,民航以其獨有的速度優勢,在西藏架起了神奇的天橋,進一步拉近了雪域高原與祖國大家庭和世界的距離。在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前夕,本報4名記者組成了由總編輯帶隊的特派採訪組,對《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課題組主要成員進行了深入採訪,意在探尋民航運輸對西藏發展所起到的獨特作用和重要影響。

  此外,本報還將於近日組織採訪團深入西藏各地,隆重推出西藏民航建設成就系列專題報道,從歷史回眸、安全飛行、西藏民航基礎建設、助力西藏社會經濟發展、西藏民航人以及專訪西藏自治區有關領導等角度出發,揭示民航在維護西藏地區繁榮穩定、推動西藏社會經濟跨越式發展中所發揮的巨大作用,展示民航人在建設民航、發展民航、促進西藏發展的歷史進程中篳路藍縷、堅韌奮發的精神,敬請讀者關注。

  今年已經70多歲的李大立帶領著其他5位平均年齡接近60歲的老專家,自2005年以來,幾進西藏,在拉薩貢嘎機場,在青藏鐵路列車上,在藏北的昌都地區實地進行考察,組織座談、約訪,進而在返回北京、天津、南京后繼續進行周密嚴謹的數理模型演算。這些民航界資深的老專家們研究的是一項名為《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的課題。

  7年多前,已經60多歲的李大立在《中國民航報》刊發了《飛行“世界第三極”:中國民航對人類動力飛行百年的重大貢獻》一文,記述她與統計學家吳喜之對西藏航空市場進行量化普查時收獲的獨特感受。那時,中國人不僅飛進了有著“空中禁區”之稱的西藏,更保持了安全飛行38年的紀錄。文章發表后,引起了時任民航西藏區局規劃處處長鬆贊的注意。2006年,擔任中航通信息研究所首席研究員的李大立和所裡的兩位專家受西藏區局委托,牽頭這項《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項目。中國民航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都業富、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張寧、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軟科學研究所所長朱金福等5位在交通運輸規劃、航空運輸經濟領域根基深厚的專家隨即在李大立的邀請下,全力投入該項目。

  2009年,該項目獲評中國民用航空協會科學技術獎二等獎。但6位專家與西藏的緣分並未到此結束,他們正在推動項目研究成果之一

  時值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前夕,本報由總編輯帶隊,組成採訪組對《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課題組主要成員進行深入採訪,意在探尋民用航空運輸對西藏發展所起到的獨特作用和重要影響。

  西藏民航事業呈現快速發展態勢

  《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課題的發起人、現任民航西藏區局局長助理、運管中心主任的鬆贊因現場值班任務繁忙不能來京參加訪談。他熱情地從拉薩致函本報總編輯劉樹國和各位記者感謝此次採訪,稱“這既是宣傳西藏民航幾代人幾十年艱苦奮斗取得的成就,又是對課題組研究工作的肯定和鼓勵”。鬆贊回憶道:2005年8月,中國民航安全飛行西藏40年,當時的民航總局和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在拉薩舉行了隆重的紀念活動。他本人那時在區局規劃處任處長,出於對西藏民航事業的熱愛和責任感,提出了應該規劃西藏民航未來20年發展的建議。

  在時任區局局長蔣文學和民航西南地區管理局領導的支持下,他牽頭向當時的民航總局有關部門提出並申報了《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課題,並組織業內知名專家進行合作研究。“該課題研究成果得到高度評價,並且獲得了很好的應用價值。”鬆贊在信中如是說。

  鬆贊為本報提供的書面材料顯示,從2006年青藏鐵路通車,到2010年年底的4年多時間裡,西藏民航保持了平穩快速增長的勢頭。2006年,西藏民航旅客吞吐量首次突破110萬人次大關,2007年更是突破130萬人次。盡管2008年前往西藏的旅客數量因特殊事件影響而下滑,但2009年西藏民航呈恢復性反彈,當年旅客吞吐量實現同比增幅60.84%,並超過2007年的歷史峰值。在剛剛過去的2010年,西藏民航旅客吞吐量以16.87%的增幅再次領先於全國平均的16.1%的增幅,首次突破150萬人次大關,達到154.04萬人次。

  目前,西藏地區航空運輸基礎設施條件在不斷完善,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會議精神和民航局出台的《促進西藏民航事業發展若干意見》對民航的發展有著積極意義。“十二五”期間,航空運輸的基礎設施將會進一步得到改善,西藏民航的運輸生產量呈現快速發展態勢,對促進西藏地區經濟社會的跨越式發展和社會穩定將會起到積極作用。

  民航事業對西藏發展貢獻巨大

  60年前的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時,當地的運輸基本上處於人背畜馱的階段。為了鞏固西南邊防,加速西藏經濟建設,在青藏、川藏公路於1954年12月通車后,1955年中央決定開辟飛往拉薩的航線。從1956年試航西藏開始,經過10年的不懈努力,到1965年3月1日,伊爾-18飛機(204號)完成了北京至拉薩的正式通航飛行。當年,西藏民航旅客吞吐量僅為4400人次。到2010年8月,中國民航安全飛行西藏45年,旅客吞吐量突破150萬人次。這是中國民航對人類動力飛行的重大貢獻。

  空中航線的開通開辟了西藏發展的新紀元。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張寧教授告訴本報記者,他們在《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和政策研究》課題研究時曾經做過大量調查和科學測算,得到進出西藏的每一名航空旅客為西藏GDP貢獻的價值相當於6385元人民幣的結論。這一結果是他們從收回的2400多份有效調查問卷中分析計算得出的。張寧教授說:“按照國際航協的計算,民航對各國經濟的貢獻平均為7%。2005年,民航對西藏GDP的貢獻就達到了60.3億元,佔西藏當年GDP的24%。”航空運輸創造的這些顯著經濟效益,顯示出民航是西藏經濟生態鏈中的一環。民航客運是聯系西藏與外部的極端重要途徑,西藏經濟發展依賴與外部的聯系及交流,民用航空的發展大大增加了西藏的區域可及性,西藏民用航空是西藏經濟發展的重要生命線。

  西藏航空市場前景看好

  中國民航大學資深教授都業富說:“民航的優勢在於它的快速、安全、經濟性和靈活性,這些特點並不會因為其他交通運輸方式的出現而發生根本的變化。民航的機動性和靈活性,為其發展提供了比較大的空間,特別是在西部地區,我們將來要搞的普遍航空運輸服務,也是公路、鐵路很難實現的。”西藏航空市場前景看好。“十一五”末,西藏民航旅客總需求從2006年的106萬人次增加到209萬—261萬人次,平均增長率為18%—25%﹔“十二五”末總需求將達到352萬—440萬人次,平均增長率為11%—16%﹔“十三五”末總需求將達到578萬—723萬人次,年平均增長率為10%—15%。

  都教授說,他們做過預測,2020年,拉薩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將接近600萬人次,加上青藏鐵路每年為西藏帶進的數百萬旅客,航空網絡屆時將以最小的代價讓他們在西藏的廣闊地域流動起來,實現西藏旅游規劃提出的開辟“徜徉在天河”的空中旅游觀光目標。而小型旅游包機和直升機所能通達的更多景點及探險勝地,一定會受到國內外高端旅客的青睞。

  投資民航與鐵路的

  旅客回報比為10.95:1

  兩千年前,西藏靠人背畜馱開啟了高原與中原的經貿往來。一千年前,唐蕃古道上的驛站讓西藏與中原腹地的聯系更加密切。1954年,川藏、青藏兩條公路成為西藏與內地往來的交通動脈﹔1965年3月,民航北京—成都—拉薩航線正式開通,成為溝通“世界屋脊”與祖國內地的“天橋”﹔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的通車再一次拉近了西藏與內地的距離,進藏交通方式從此立體起來。公路、航空、鐵路各自在西藏發展的旅程中發揮著獨特的作用。

  剛剛過去的“十一五”的5年間,西藏交通建設突飛猛進。青藏鐵路通車,林芝米林機場、阿裡昆莎機場、日喀則和平機場的相繼通航,拉日鐵路開工建設、墨脫公路即將完工……使西藏交通條件日益改善。以公路、航空、鐵路為一體的立體交通網絡在世界屋脊開始形成。

  過去5年間,西藏公路交通建設完成投資260億元,為規劃投資總額的129.35%,超過了2005年以前55年投資的總和。公路通車裡程從43717公裡增加到5.8萬公裡,每百平方公裡公路的密度從3.56公裡提高到4.8公裡,鄉鎮公路通達率從76.4%提高到將近100%。

  “十一五”期間,西藏民航完成了改擴建昌都邦達機場、改擴建日喀則機場、新建阿裡機場、開始了拉薩貢嘎機場飛行區改造及配套工程建設等。目前,西藏由東向西有了5個機場,形成了比較完整的機場航空網絡布局,對西藏整體性帶動將會非常明顯。

  青藏的鐵路開通,直接為民航市場提供了兩個客流增長點。首先,從東部、南部地區進藏的大量游客選擇單臥單飛,以“空地聯手”的方式進出西藏,使得航空公司直接受益﹔其次,過去西藏航線上的乘客純粹以政務人員和游客為主,常年呈現旺季一票難求、淡季乘客稀少的典型季節性航線特點。而青藏鐵路的建成極大改善了藏區的物流運輸條件並刺激了當地經濟的發展,迅速帶來了西藏航線渴求的商務客流,提供了新的客源增長點。

  2010年7月1日,阿裡昆莎機場通航,把拉薩至阿裡地區原來需要兩天的行程縮短為不到兩個小時﹔日喀則機場通航后,拉薩至日喀則的空中旅程僅為25分鐘。2006年9月建成通航的林芝機場迅速成為西藏的熱門旅游路線。2009年,林芝地區接待游客已突破百萬人次。

  民航優勢更在於它是各種交通方式中投資回報比最高的一個。根據北京中航通信息研究所對民航、鐵路投資回報情況進行統計分析,“八五”、“九五”、“十五”3個五年計劃的15年間,國家對西藏民航總投資為30.275億元,而修建青藏鐵路的總投資為330.9億元。依據民航西藏區局和西藏自治區發改委提供的青藏鐵路第一年客貨運量數據計算,國家每投資西藏民航1萬元,可得到3.94個旅客的回報﹔而每投資青藏鐵路1萬元,可得到0.36個旅客的回報。據此對比,投資民航與鐵路的旅客回報比為10.95:1,即使加上貨運的回報,民航的投資回報率也還是很高的。

  通用航空,西藏航空未來的發展重點

  翻開《西藏自治區“十二五”時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加快包括交通運輸在內的基礎設施建設成為西藏未來5年經濟社會發展的一項重要內容,將建成拉薩到日喀則的鐵路,推進川藏、滇藏鐵路西藏段鐵路規劃研究及建設前期論証工作,開工建設拉薩至林芝鐵路﹔加快進出藏干線公路整治改建,加強農村公路和國防公路建設,消除省道斷頭路,提升公路技術等級和防災減災能力,西藏地面交通將愈加便捷。

  民航在西藏“十二五”以及更長的一段時期內,如何發揮自身優勢,更好地發揮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職責?西藏“十二五”規劃在用“完善”和“加快”描述西藏公路和鐵路的同時,提出要“加強航空建設”,逐步開展及完善通用航空運行。

  “根據當前西藏交通建設已經達到的水平,我們提出把發展西藏通用航空作為課題組‘加快西藏民用航空發展戰略’8項戰略的突破口。”課題組的專家們提出,在西藏已經建成由公路、航空和鐵路組成的立體交通體系前提下,進一步有側重地加大對航空的投入,大力發展包括短途運輸在內的通用航空運行,逐步建設20來個可以起降小型飛機和直升機的通用航空機場,逐步形成比較完整的航空運輸和通用航空網絡,更好地為發展西藏經濟、提高人民生活、鞏固邊境安全服務。

  課題組研究負責人李大立表示,在西部特別是經濟發展相對困難的邊疆和民族地區,應當下大決心發展通用航空,並將其作為國家戰略予以考慮。西藏因為地形復雜、地面交通不便、投資大,是最適合發展通用航空的地區。她表示,他們的政策建議已經得到中央領導的批示,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主席郝鵬去年也曾專門聽取他們對於這一戰略的匯報,並表示民航機場建設至關重要。今后10年,在完成現有機場改擴建、新建機場的同時,要重點考慮建設直升機機場和通用航空機場,特別是在西藏北部和自然災害多發地區給予安排。前幾年,藏南地區發生嚴重雪災時,公路全部被封閉,救災部隊用了63小時才到達現場。而通用航空發展起來后,自然災害相對高發的西藏將擁有比現在強大得多的搶險救災能力。通用航空還可以是西藏生態保護的最佳觀測、作業及交通運載工具,同時也是西藏大型工礦企業在作業現場和總部基地之間的快捷空中通道,是增強機動能力和后勤保障能力的重要一環。

  在西藏大力開展通用航空運行的建議得到了國家各有關部委和單位的贊同與支持,並已被列入西藏自治區的“十二五”規劃,實施這一發展戰略的關鍵環節是要有能適應在青藏高原飛行的直升機。值得慶幸的是,由中航工業直升機公司研制的AC-313中型直升機前階段在青藏高原試飛情況良好,能覆蓋西藏的所有機場。AC-313計劃今年年底前拿到民航適航証,2012年投入使用。屆時,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將有我國自行研發的直升機在翱翔,便利交通、搶險救災、護邊保疆,成為助力中國民用航空發展的生力軍,使西藏交通困難地區展現出全新的面貌。(本文採訪組成員包括劉樹國、王泓、許曉泓、胡海波,本文由許曉泓執筆撰寫)

  來源:中國民航報

  轉2版
(責任編輯:王蕾)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